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82章 这就是个坑
    第282章这就是个坑

    月色暗淡,绿影河边冷风呼啸,夜幕下一个白色影子在冰面上滑动。

    如果是旁人看到这一幕,恐怕在就吓得面色如土,转身逃跑了。但是杜老六是个浑人,那是个屠夫,几乎天天见血,再加上多喝了些酒,脑袋充血,胆子比普通人大了许多。

    “大晚上的,冰面上还有东西?什么鬼玩意儿?”打个饱嗝,杜老六晃悠着身子往对岸走去,刚走了两步,脚下打滑,砰地一声摔倒在冰面上。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可还是疼的龇牙咧嘴的,呼呼,可真凉。

    坐起身,就听到砰地一声,那白影居然朝着自己飞了过来。没错,确实是飞了过来。

    杜老六瞪大了眼睛,努力的想看清白色影子是什么东西。白影落地,黑色的长发如同枯草,一只染着血迹的手平放在冰面上。

    是人,是一个死人,穿着白衣的死人从对岸飞了过来。

    这个时候,哪怕杜老六胆子再大,也吓得惊魂失措。他翻过身,像狗一样往岸边爬着,可不知为何,脚下总是打滑,右脚腕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他慌忙回过头,就看到那死人的手正在脚腕处晃来晃去。

    “娘啊有鬼呀”杜老六头皮发麻,脸色苍白如纸,他抽出腰间的杀猪刀,不管不顾的往后甩着,当脚下轻便了一些后,总算爬到了岸上。

    有鬼,真的有鬼。爬到岸上后,杜老六回头看了一眼冰面上的死人,白色长袍瘫在那里,如同一块巨大的白布,满头的黑发随风而动。

    寒风呜咽,如同厉鬼的哭泣,杜老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屠夫杜老六一边慌不择路的跑,一边喊着有鬼,很快就惊动了不远处的酒馆食客。

    张戎最近的日子过得挺舒坦的,凌女王为了绵绵不断的得到香水,居然把王府库房搜刮了一番,送来了不少麝香和龙涎香。

    这么多龙涎香,弄香水肯定够用,若是私下卖给别家商铺,也能大赚一笔啊。可惜,张戎不敢这么做,自己身边肯定有女王的眼线,要是敢把龙涎香卖掉,女王怕是要生气的。

    今天一早去了一趟万方庄,童媛和童幂的日子过得很苦,若是让童媛来八方酒楼做事儿,也算有了条生路。

    李熙月平日里凶巴巴的,其实是个很善良的女人,听了张戎的提议,便痛快的答应下来。

    年底了,好事不断,自己赚了不少银两,估计明年就可以买宅院了,隔壁老王也有了进展。老王决定腊月二十一,与郑雅芝完婚,说是要赶在小年前,来个双喜临门。

    对于老王的审美观,二钱兄除了佩服家祝福,剩下的就是无语。

    隔壁老王终于要结婚了,自己也能松口气了,只是,送什么礼物好呢?

    八方酒楼前厅,一身士子长袍的黄小薇靠在柜台上,左手拿着苹果,右手提着一根鞭子!

    “四郎哥,你觉得小妹这鞭子耍的怎么样?”黄小薇堆着甜甜的笑容,活脱脱一个青春无敌美少女。

    四郎摸摸自己的脸颊,他很想说耍的不怎么样,可一想到黄小薇的脾性,还是忍住了。

    “这个还不错啦小薇啊,你怎么没去书院?”

    “嘻嘻,年前休课啦,我跟黄老头说好了,最近一段时间就在八方酒楼玩,二钱哥哥呢?”

    “”四郎差点没晕过去,太极书院这么不负责任的么?现在刚进腊月,你们就放假?还有那个黄老头,这不是坑人么?明知道黄小薇能折腾,还把她放出来,瞧瞧郭某人这张俊俏的脸,刚刚就被鞭子抽了一下。

    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来到酒楼门口,她走进酒楼,脆生生的问道:“这里是八方酒楼么?”

    “是的!”四郎打量了一下小女孩,笑着说道,“你就是童媛吧,二钱兄已经说过了,一会儿换件衣服,就可以干活啦。一个月二两银子,可以嘛?”

    “二两么?”童媛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生怕四郎会反悔似的。

    黄小薇伸手戳了戳童媛,笑容和善道:“你就是新来的啊,不要怕,以后姐姐罩着你,我叫黄小薇,你可以叫我小薇姐,或者,黄姐姐!”

    四郎当即就不乐意了,黄小薇,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这里可是八方酒楼,又不是你家的观鹤楼。神呐,你赶紧把黄小薇这个祸害带走吧。

    这一天,童媛来了,黄小薇也来了,然后,二钱兄就斯巴达了。

    话说,黄文观到底有没有良心,你不把黄小薇锁家里,让她来祸害我们。黄大小姐很积极,抢着给客人端茶递水,可不到半个时辰,摔了八盘菜,丢了三壶茶。最要命的是,这些钱都算到了张某人头上,我张二钱招谁惹谁了?

    黄小薇干的特别起劲儿,带着童媛一通忙活,一副老有经验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张戎很想哭,照这个速度下去,一天摔坏五十盘菜不是梦啊。

    临近傍晚,正是上客人的时候,贾九就跑了过来,不过,他不是来吃饭的。找到张戎后,一脸急切道:“二钱哥,来案子了,绿影河那边发现一具死尸,事涉吏部,上边点名让你来查此案。”

    “死的是谁啊?怎么还事涉吏部?”张戎翻着白眼,反应有点淡淡的,他其实最想问的是,赏银有多少。

    “死者名叫林桐因,御医出身,死之前曾替吏部尚书刘挺刘大人诊过病。现在朝堂上风言风语的,说是刘大人有隐疾,为了保密才杀死林郎中。”

    “竟然跟吏部尚书有关系?这么大的案子,找我干嘛?明显不是什么好事儿啊,白老尚书坑人!”

    “”

    贾九眨眨眼,将之前的话自动过滤掉了,数遍刑部,敢这么说白老尚书的,也就只有二钱哥这个奇葩了。

    “二钱哥,我听说,是左侍郎邱天提议让你接手这个案子的!”

    “邱天?邱唯一他爹?”张戎顿时皱起了眉头。

    早就想到邱天不会善罢甘休,没先到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这个案子,搞不好就是个坑啊。

    如果是普通的案子,邱天会这么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