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83章 尸体滑行之谜
    第283章尸体滑行之谜

    张戎本能的不想接手这个案子,邱天可真够阴的,这是想借吏部尚书刘挺之手,弄死他张某人啊。

    可要是不接案子,邱天肯定会借题发挥,不知道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呢。

    渐渐地,张戎也想开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来的迟早还会来。自己一直躲着当鸵鸟,也不是个办法,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索性,一切照旧,还就不信了,邱天堂堂刑部左侍郎,还敢明目张胆的给一个小捕头玩阴的不成?

    跟李熙月言语一声,酒楼“吉祥三宝”再次踏上了征程。

    唐嫣卿和柳薰儿你一言我一语,不断埋怨着,反正,张二钱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邱天明显不怀好意,这钱还敢赚。

    隆冬腊月,所有人都感觉不爽,唯有敛房里的死人感觉不错,因为天气冰冷,尸体不容易腐烂发臭。

    林桐因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木板上,张戎一边看仵作的尸格记录,一边观察者尸体状况。

    林桐因,今年四十有六,不过,表面上看,也就四十,想来懂得养生之道。尸体上共有两处伤口,一处在胸口,一处在手腕处。很显然,胸口处才是致命伤。经过仔细观察,胸口处刀伤乃是生前伤,而手腕处的伤口则是死后留下的。林桐因面色安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仿佛是在微笑。

    将林桐因的右手腕抬起来,除了刀伤外,手腕处还有一串痕迹,似乎手腕上戴着什么东西。

    男子,自然不会戴手镯,想来应该是宝石佛珠链。一些信佛,家庭条件好的,都喜欢戴着宝石佛珠链,当然,也有可能戴的是其他东西,不过除了宝石佛珠链,实在想不出男人手腕处还会戴什么别的。

    “关捕,发现尸体的时候,林桐因右手腕就是空的?”

    关林点点头,“是的,衙门的人到那里后,就把现场围起来了,如果手腕处戴着东西,肯定能看到的。”

    张戎对唐嫣卿使个眼色,二人合力将林桐因的尸体翻了个身。尸体北部很平滑,后背上的白袍居然一点血迹都没有。胸口中刀,按照伤口出血量看,后背位置不可能一点血迹都没有啊。伸手摸了摸背部袍子,有些粗糙感,张戎蹙了下眉头,在后背上仔细摸了摸,手心上多了些毛茸茸的东西。似乎是厚毯子上的毛,张戎不敢确定,只好出声将柳薰儿喊进来。

    柳薰儿不情不愿的走进敛房,看了看张戎手心里的毛,“就是毛毯子上的毛,怪了,之前听人说,尸体一直在冰面上滑行,难道是真的诈尸见鬼了?”

    “......”张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柳姐姐啥都好,就是有点神神道道的,你说你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竟然会怕鬼。

    “那这么多神神怪怪的,想来其中有什么内情,尸体一动不动的,还能在冰面上飞?”

    “可,那个杜老六亲眼所见,这还能有假?”

    “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张戎坚定自己的判断,如果案子是神神鬼鬼在作怪,那我还查个屁?

    从敛房出来后,张戎晒着太阳,小声问道:“关捕,此案有什么线索么?”

    “有啊,最近林桐因一直去刘尚书家诊病,前天才刚刚结束,结果,就出了这种事儿。之前樊大人去刘府问过话,但是刘尚书遮遮掩掩的,好像有什么秘密。哎,依我看啊,此案八成跟刘尚书脱不了干系。”

    “奇怪,难道真是刘尚书派人杀死了林桐因?”

    如果凶手真是刘尚书,那可就让人作难了。

    离开刑部,三人慢悠悠的来到城外的绿影河。绿影河与西城河相通,只是水流平缓了许多,一到隆冬,往往会结厚厚的冰。

    沿着岸边走了一会儿,就看到靠近河岸的冰面上有着两道细微的划痕,就像雪橇滑行留下的痕迹。又往前走了约有百丈,划痕戛然而止,站在此处望向对岸,对面正好是杜老六发现尸体的地方。

    捏着下巴想了想,张戎弯着腰,又沿着河岸往回走,这次他主要观察河沿。经过观察,河沿青砖上有不少绳索擦痕。

    “原来如此,什么尸体滑冰,都是自己吓自己。”

    柳薰儿哈口热气,歪着头问道:“你又明白了?”

    “什么叫又?还有啊,柳姐姐,你这一副不信任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张戎裹紧披风,缓缓言道,“夜里的时候,林桐因的尸体应该是放在一块利于滑行的木板上。岸上有人用绳索拽着木板,偏偏那天夜里天色很暗,白色袍子又是那么显眼,远远看去,可不就像是尸体在滑行。刚在你们留意到没有,那边冰面上又快大石头,上边有明显的磕痕。如果我所料不错,木板应该是撞在了大石头上,岸边的人脱手之下,木板掀起,将尸体甩到了对面。杜老六当时喝的醉醺醺的,猛地看到一具白衣尸体,还不当即吓傻了?慌里慌张的拿出腰间杀猪刀往后甩,便在林桐因右手腕留下刀伤。”

    说到此处,张戎就愣了下,“看来这个杜老六不老实啊。”

    唐嫣卿有些好奇道:“杜老六怎么不老实了?”

    “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张戎神秘一笑,拉着两位美女跑着离开了绿影河。大冬天,站在河边,真的是太冷了。

    回到刑部后,跟关林嘱咐两句,没多久,屠夫杜老六就被带到了刑部。

    杜老六低着头,哆哆嗦嗦的问道:“各位官爷,之前小的该说的都说了,你们还想知道点啥?”

    “你确定你都说了?呵呵,衙门之前派人调查过,林郎中生前右手手腕可是戴着一串宝石佛珠链的,你敢说你没见过?”

    “没.....没见过.....”

    杜老六刚说完话,张戎猛地一拍桌子,吓得杜老六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杜老六,你还敢狡辩,是不是想大刑伺候?”

    “啊.....别.....别.....我说,我都说.....不过张捕啊,你怎么就确定那佛珠链是小的拿走的?”

    张戎耸耸肩,一脸怪笑道:“我不确定啊,但是现在很确定了!”

    “......”

    杜老六都想哭了,张捕,你这是耍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