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84章 悬壶医馆
    第284章悬壶医馆

    杜老六老老实实将之前的事情交代了一遍,他当时确实没吓坏了,可是跑到半路上又回去一趟。

    当时林桐因已经死去多时,看到右手手腕处那串佛珠链不错,杜老六见财起意,立刻将佛珠链取了下来。本想赚一笔呢,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

    接过佛珠链,张戎仔细的观察一番,佛珠通体紫色,里边有着金色猫眼,这串佛珠链价钱不菲啊,倒也符合林桐因的身份。

    “杜老六,你老实招来,当时可还看到其他异常没有?例如,对岸有没有人?”

    “没真的没有啊几位官爷,这事情真的太邪门了,尸体自己飞过来的,之前还在冰面上滑太吓人了”

    杜老六面色如土,神情害怕,张戎顿时就被气乐了,“吓人?那你还有胆子回去把佛珠链撸下来,还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主!”

    又问了些问题,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樊修赞警戒一番,便放杜老六离开了刑部。

    暂时虽然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张戎也不着急,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事涉吏部尚书刘挺,表面上看,刘尚书的嫌疑挺大的,不过张戎却不急着去刘府。

    樊修赞带着人去,还碰了一鼻子灰,他张二钱领着两位美女姐姐去了刘府,更不会有什么收获。

    刘府肯定要查,却要暗中查,不妨趁着不忙,先去林桐因的医馆看看。

    林桐因十几年前不知何故辞了御医之职,随后在宣武门大街开了一家“悬壶医馆”。

    张戎一直觉得林桐因有点怪怪的,御医出身,家资颇丰,长得也算过得去,可至今未娶,独身一人。更让张戎倍感疑惑的是,林桐因好像也没什么关门弟子。

    无儿无女,没有徒弟,不说延续骨血,单就说这一身医术没有人继承,也是无法想象的。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徒弟,医术断绝。

    男人做到这个份上,也太惨了,偏偏,林桐因不是那种娶不到媳妇,收不到徒弟的人。御医出身,守着一家诺大的医馆,会收不到徒弟?

    由于林桐因的死讯还在保密,所以悬壶医馆依旧照常营业,柜台前一名瘦高男子指挥着伙计拿药,买药看病的人也自觉排着队。医馆的一切都井然有序,不见任何慌乱。

    能将悬壶医馆经营的如此好,会犯“无后”的错误么?

    张戎越来越好奇了,林桐因身上恐怕藏着不少秘密啊。

    三人径直走到柜台前,那瘦高男子拱手道:“几位,不知是看病还是拿药?若是拿药,还请出示药方和医者字据。”

    “嗯?这就奇了”唐嫣卿不由得笑道,“以前拿药只看药方就行了,怎么还看医者字据?”

    “姑娘有所不知,这是悬壶医馆的规矩,林郎中以前常说,病人就怕碰到庸医,庸医误人啊。拿药的时候看下医者字据,若真出了事情,也能核对,我们医馆也是怕沾上不必要的官司。”

    “原来如此!”张戎轻轻的点了点头,悬壶医馆这个规矩,倒是能免去不少麻烦。

    “不知先生贵姓?林郎中可在?”

    瘦高男子腼腆的笑了笑,“免贵姓于,单名一个寻字,蒙林郎中看中,当着医馆掌柜。公子唤我于寻便好了,至于林郎中,说来也怪了,他自从两天前出诊后,到现在还未回来”。说罢,于寻摇着头叹了口气。

    张戎面露难色,“这可怎么办?本公子携两位内子前来京城,就是听闻林郎中医术不凡,没想到,他居然不在。”

    二钱兄表情自然,谎话张嘴就来,唐嫣卿和柳薰儿却是面色红了红,同时垂下了颔首。

    哼哼,不要脸的张二钱,谁是你家内子?

    明明是怒,可落在别人眼中,却像是羞的,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总有些人会得一些难以启齿的病,例如不孕不育,阳气不足什么的,总之,这样的病人见多了。于寻心领神会,走出柜台,做了个请的手势。

    “三位,不如咱们去后边坐着喝些茶水,慢慢等,或许林郎中很快就会回来了。”

    于寻抬起右手,张戎不着痕迹的看了一下他的手心,只见手心处有一些淤青,像是绳索勒痕。

    似乎觉察到什么,于寻赶紧放下手,“公子先去后边等着,我再派人去找找林郎中。”

    “嗯,不急,于兄,你手上受伤了?”

    于寻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手心,同时将手拢在了袖子中,眉头动了动,不自然的笑道:“都是小伤,之前打水的时候,走神脱了手,被井绳勒的。”

    “哦,原来如此!”

    张戎微微一笑,心中却是不屑,井绳?井绳可勒不出如此细的伤痕,就算井绳脱手,也是一道伤而已,可是于寻手心处的伤明显是反复勒出来的。

    着人端上茶水,于寻陪着聊了两句,便去了前边。等于寻走后,唐嫣卿和柳薰儿就凑了过来。

    “于寻手上有伤,二钱,依我看,凶手八成就是他,咱们为什么不把他拿下?”柳薰儿支着左手,食指不断点着下巴,表情有点小兴奋。

    张戎苦笑着摇了摇头,“就算于寻有嫌疑,可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没有证据,你觉得于寻会认罪?而且,我现在还有许多没想明白的地方。”

    张戎确实有着许多的疑惑,凶手为什么要将尸体带到绿影河?还要拉着尸体在冰面上滑行,实在让人想不通。

    如果真是于寻杀人,就近找个树林子埋起来不是很方便?

    唐嫣卿也搞不懂张戎到底在想些什么,“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一直这么等着?”

    “对,就是等着,看看于寻到底有没有派人去寻林郎中!”

    申时中旬,天色渐渐暗下来,张戎借故离开了悬壶医馆。

    自从自己进入医馆后,于寻就焦急的派人去寻找林桐因,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于寻,还有那个刘府,都要好好查查。

    由于心里想着事情,没怎么看路,拐进理刑街,就跟一个人撞了满怀。

    抬起头,刚想开口道歉,张戎的脸色就变了。

    娘滴,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