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85章 来自贱种的反击
    第285章来自贱种的反击

    定睛一看,对面这位不正是自己的大仇家张振岱么?此时张振岱的脸色很难看,在张振岱身旁还站着一个华服公子,看上去与邱唯一有几分相像。

    “邱二公子,此人便是张戎!”张振岱揉揉发酸的肩膀,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邱二公子?该不会是邱唯一的二哥,邱唯山吧,怪不得长得跟邱唯一有几分相像呢。

    张戎心中暗自苦笑,真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邱唯山眉头紧皱,一脸鄙夷的看着张戎,“你就是那个张二钱?哼哼,你很有胆子,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么?”

    张戎也不是被吓大的,拱着手,挑了挑眉头,“正是张某,刚刚没注意,挡了二位的路,还请海涵。诸位,请继续走你们的路!”

    说完话,张戎跟二位美女打个手势,三人靠在路边,想要绕过去。

    邱唯山眉头狂跳,这个张二钱居然一点都不怕,“哼,本公子问你,你可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当然知道了,不光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张某人还知道如何让人去死!”张戎转头回了一句,心里非常不屑,吓唬谁呢?

    张振岱最看不得张戎这副嚣张的样子,作为东府小公爷,就连宫里几位皇子都要礼让三分,可这个张二钱,完不把他当回事。今天带着邱唯山来理刑街,就是找张二钱晦气的,可张二钱不卑不亢,毫无俱意,这让东府小公爷的脸面往哪放?

    “张二钱,你实在是太嚣张了,本公子今天要是不教训教训你,东府的脸面往哪放?”

    张振岱脸色狰狞,迈步上前,扬起右手,照着张戎的脸颊呼了下去。啪的一声,张戎觉得左脸颊火辣辣的疼。

    一时间,张戎有点懵,这可是在理刑街上,行人众多,张振岱居然还如此跋扈。实在没想到张振岱这般嚣张,说打人就打人,一点忌讳都没有,正因为没想到,便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

    已经好长时间没被人打脸了,张戎的心情可想而知,他瞪着眼,慢慢攥紧了拳头。

    张振岱可以打人,可他张二钱能无所顾忌的打张振岱么?答案是不能,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从未改变过。

    他张二钱如果今天打了张振岱,一定会麻烦不断,可挨上一顿揍呢,张振岱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顶多赔点钱。

    看到张戎还敢瞪眼睛,张振岱心里火气更大,反手又是一巴掌。他抬起脚,照着张戎的胸口踹去,可惜这一脚如同踹到了铁板上,张戎没动弹,张小公爷反而腾腾往后踉跄两步,一屁股蹲在地上。

    这下张小公爷的脸有点挂不住了,色厉内茬道:“上,打死他!”

    邱唯山可是恨透了张戎,如果不是张二钱耍心机,三弟根本不用死的。

    “都愣着做什么?没听到小公爷的话么,都给本公子上!”

    说着话,邱唯山一马当先,握着拳头轰在张戎脸上。

    唐嫣卿和柳薰儿气得脸色发红,面对这群勋贵子弟,打不得骂不得。

    如果只是打两巴掌,出出气,也就算了,很多时候该忍就得忍,以张二钱和她们的身份,根本没资格对抗东府小公爷和侍郎府二公子。可眼前这架势,这群人是想要二钱的命啊。

    唐嫣卿柳眉倒竖,剑鞘一挑,挡在张戎身前,“你们想干什么?这里可是理刑街,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们最好收敛一点。”

    柳薰儿伸手拉了张戎一把,“二钱,我们走,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张戎面露苦笑,倒想跟他们一般见识,可有那个资格么?

    刚想跟柳薰儿离开,张振岱阴恻恻的说道:“贱种就是贱种,遇事只知道逃,你是不是想去齐王府啊?哈哈,我看你这个贱种离开那个女人,连坨粪都不如。”

    张戎猛地停住了脚步,他垂着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墙边,呼吸不断起伏,手背青筋暴涨。

    贱种?我张二钱不是贱种,就算离开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我依旧可以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怒火,熊熊燃烧,眼角撇过张振岱,满满都是嫉妒。

    就因为你生的好,就可以娶凌女王?就可以无所顾忌的践踏别人的尊严?

    不,绝对不!

    我张二钱是个贱民,可老子光棍一条,逼急眼了,老子不混京城,跑到别处当土匪。

    柳薰儿脸色大变,这下要坏。

    此时,唐嫣卿和柳薰儿能清楚地感觉到张戎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这家伙发起疯来,谁能制得住他?

    理刑街两侧,行人们小声议论着,他们都认为张小公爷太过分了,可没人敢站出来多说一句话。

    东府小公爷的事情,谁敢管?

    转过身,大踏步朝着张振岱走过去,脸上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贱种?小公爷,你骂得好,今天贱种就教教你‘死’字是怎么写的!”

    话音未落,右手照着张振岱扇了下去,这一巴掌迅若闪电,势大力沉。

    啪的一声.....

    周围死寂般安静,就连邱唯山也愣在了当场。

    张二钱居然敢还手,他.....他把小公爷张振岱打了.....

    一巴掌下去,张振岱的脖子差点来个九十度大转弯,此时,只觉得自己的整个左脸颊仿佛被人用刀子刮过似的。

    脑袋嗡嗡作响,整个人是懵的,张二钱居然敢动手,他为什么敢动手?

    “你这个贱种,打死他.打死他!”

    张振岱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如果今天不弄死张二钱,他张小公爷还有什么脸面在京城混?

    东府下人还有邱府下人都扑了上来,张戎凛然不惧,张开双臂,见人就打。

    一时间,理刑街东口乱了套。

    看到这副乱象,唐嫣卿和柳薰儿长叹口气,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拦都拦不住。

    很快,两位美女也加入乱战之中,虽然只有三个人,却将东府下人们打得节节败退。

    找到一个机会,张戎狂奔两步,照着邱唯山就是一脚。虽然已经收了力,可邱唯山还是被踹的飞出半丈远,疼的哇哇大叫。

    可恶的张二钱,好大的胆子,当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