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86章 假冒的小太监
    第286章假冒的小太监

    张振岱的鼻子都被气歪了,不,是被打歪了。

    诺大的京城,他张振岱只有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被别人欺负过?刚缓过劲来,就看到邱唯山被踹了个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就像一只肚皮朝天的大王八。

    “张二钱,你太嚣张了,弄死他,弄死他。”

    恰在此时,西城兵马司的巡逻队打此经过,分开人群,往里边一看,顿时就有点愣神了。

    哎哟,我的天,这是谁啊,居然如此大的胆子,敢当街打东府小公爷。

    西城兵马司的人来得太及时了,张振岱捂着脸不耐烦地吼道:“你们,看什么看,还不给本公子上,把那个当街行凶的家伙抓起来。”

    五城兵马司那可是在都督府麾下吃饭的,东府小公爷发话,兵马司的人又岂敢不听?二十多个兵马司士兵冲上来,张戎顿时觉得亚历山大。

    要真生死相搏,未必就打不过,关键是不敢下重手啊。虽然张戎和二位女侠很能打,可双拳难敌四手啊。

    更让张戎脸黑的是,领头的兵马司校尉还吹起了口哨,附近巡逻队听到哨声,都往理刑街赶。

    看到越来越多的兵马司士兵,张戎暗骂一声,姥姥的,本公子今天要带着二位美女姐姐挑战整个兵马司?

    踹翻一名士兵,张戎吹一声口哨,转身就往八方酒楼方向跑。好汉不吃眼前亏,再待在这里,铁定会被围殴的。

    张戎说跑就跑,哪还有半点威风凛凛的样子,二位美女早就见怪不怪,跟在后边头也不回的往八方酒楼方向跑。

    这个时候,只要跑进刑部大门,料张振岱也不敢乱来,更何况,酒楼里还坐着一位李大小姐呢。

    张振岱也不是傻子,一看三人逃跑的方向,就知道他们想干嘛。

    呼呼,你们嫖完人,不,打完人就跑,把东府小公爷当啥了?

    “快,拦住他们,千万别让他们逃回刑部!”张振岱搓着牙花子,一脸阴狠之色。今日之辱,必让你们付出代价,本公子要切了张二钱的丁丁,扔到宫里做太监,那两个女人,部扔到教坊司。

    兵马司的人紧追不舍,还不断有人从前边拦着。唐嫣卿面色难看,一边跑一边说道:“这可怎么办?兵马司的人是玩真的了,要不,咱们分开跑吧。”

    “分开跑?也许是个好主意,那......我们刑部碰面......”

    话音刚落,三个人正好跑到一个胡同口,正犹豫着谁进这条胡同呢,胡同里就跑过来一个人。

    “张二钱.....张二钱.....哈哈,终于找到你啦!”

    来人面如冠玉,相貌堂堂,只是一身不合体的灰衫,看上去不伦不类的。这不是太监穿的衣服么?可来人绝对不是太监。

    呼呼,这不是三皇子朱垠么?张戎都想哭了,燕王殿下啊,你这个时候跑过来凑什么热闹,还有,你为什么穿着一身太监制服?

    “殿下,别过来,赶紧停下!”

    朱垠仿佛没听见一般,继续往胡同口跑,本王好不容易从宫里溜出来,怎能说停就停?

    最近,朱垠的日子过得很不舒坦,因为私下查案的原因,淑妃娘娘直接下了禁足令,一个月内不准出宫。一个月啊,就三殿下这性格,哪里忍受得住?今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手底下的小太监,偷偷摸摸的混出宫来。

    出了宫,朱垠首先想到的就是张二钱,也不知道现在张二钱手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案子。其实,查案子还是挺有趣的。

    转眼间,朱垠就跟张戎三人凑到了一起,而此时,兵马司的人也追了上来。

    “哎哟,居然还有帮手,兄弟们上,一块打。”

    一帮子大头兵二话不说,围起来就打。按说,兵马司的人不可能不认识三皇子,只可惜,三皇子现在一身太监衣服,还故意打乱了头发。心急火热的大头兵根本没仔细看,便没认出朱垠来。

    张戎和两位女侠赶紧原地展开反击,可朱垠就没这么好运了。三殿下一点防备都没有,傻愣愣的看着大拳头轰在自己脸上,一拳下来,三殿下就懵逼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本王刚出宫,就被人打。

    “你们.....你们活腻了,本....哎哟,还打,本王跟你们拼啦!”朱垠俩眼一瞪,双手握拳,左右开弓,居然打得虎虎生风。

    半盏茶功夫,张振岱和邱唯山才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看到兵马司的人已经把张戎等人围了起来,他们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哈哈,张二钱看,看你这次往哪里跑。

    张振岱和邱唯山靠在墙根地下看热闹,看了没一会儿,邱唯山就皱起了眉头,“小公爷,你看看,是不是多了个人?刚才不是三个人么?现在变成四个人了,那个小太监,看上去有点面熟。”

    “好像是多了个人,这世上还真有不怕死的啊,本公子倒要认识认识了!”说着话,张振岱仔细观察着那名小太监。

    如果说刚才是意气风发,豪情满怀,那么现在,就是情绪萎靡,恐惧至极。

    娘哎,这不是燕王殿下朱垠么?我特么居然把三皇子给打了,这......

    兵马司的人是干嘛吃的,难道不认识三皇子么?

    “停......停手......都给本公子停手......”

    兵马司的人很听话,可朱垠却没有停手。哦,你想打就打,你想停就停,你把我朱垠当什么人了?

    这会儿,兵马司这边也有人认出朱垠来了,所以,一个个乖乖地在站在墙边,认打认罚,不还口不还手。

    打了好一会儿,手心都有点疼了,朱垠才瞪着眼睛问道:“张振岱,你跟本王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

    还需要问么?这不明摆着的事儿么?

    没奈何,张振岱只好将事情叙述了一遍。朱垠撇撇嘴,很不高兴的甩了甩手,“都散了吧。”

    张振岱和邱唯山只好告辞离去,燕王殿下的面子不能不给啊。如果三殿下真较真,事情闹到朝堂上去,对大家都没好处。

    走出一段距离,邱唯山回头看了张戎一眼。

    张二钱,你等着,本公子还会回来的。

    看懂邱唯山的眼神,二钱兄跟嚣张的竖起一根中指。来就来,谁怕谁,本公子诅咒你早死早超生。

    又是一天匆匆而过!

    天亮后,发生了一件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邱唯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