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91章 京城三大狗
    第291章京城三大狗

    张戎的脸色越来越沉重,以至于后来双手微微颤抖。唐嫣卿离得最近,凝着眉头靠了过来。

    “二钱,怎么了?”唐嫣卿明显感觉到张戎情绪有些不对。

    柳薰儿持着碧玉长箫,也是一脸的疑惑,明明没发生什么事情,为何张二钱会突然变得神情沉重?

    长呼口气,张戎苦笑道:“没事的,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两位姐姐,你们看看这上边的四叶兰花。”

    二女盯着四叶兰花看了一眼,也没看出什么异常。柳薰儿嘟着嘴,小声道:“什么嘛,就是一个印花,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写的。”

    张戎摇摇头,手指轻轻抚摸着那枚四叶兰花印,“不,我知道是谁写的,这是我父亲的印花,普天之下,也只有他才会用四叶兰花收尾。”

    “四叶兰花?陶成?”二女同时露出震惊之色,桃花源村被黑神鸟屠戮一空,陶成夫妻二人也死在了那场灾难中。这段时间,一直想要调查张戎的身世,却毫无线索可查,谁又能想到林桐因竟然与陶成相识。

    柳薰儿很认真的问道:“二钱,你敢确定?”

    “当然可以确定,记忆中,曾听父亲提起过,母亲最喜欢的就是兰花,世人临摹兰花,都是三叶,而父亲却喜欢四叶,他说四叶兰花代表了他的名字。”

    张戎将信放进怀中,不由自主的想到,蓟州长湖村,等查完林桐因和邱老二的案子,一定要去长湖村看看。或许,长湖村是解开所有迷题的关键所在。

    三人继续在书房中翻阅着,再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待了约有半个时辰,三人颇有些失望地离开了悬壶医馆。

    走过宣武门大街,就看到关林领着十几个衙役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关林一脸焦急,看到张戎后,迈开步子跑了过去,“二钱,快跟我去趟南城。”

    “出什么事儿了?”

    “宣南坊富商冯璐的独子冯禅死在了床上,据说死状跟邱二公子一模一样,顺天府看了下现场就把案子报给了刑部!”

    又死人了?死状还跟邱老二一样。

    唐嫣卿三人也不回酒楼了,掉过头跟着关林去了南城。宣南坊居于右安门以东,而南城兵马司指挥所就设在宣南坊。

    冯家以倒卖布匹起家,历经两代,在京城也算是数得上号的巨贾之家了。走进院中,就看到一个中年妇人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她哭的泣不成声,伤心欲绝。

    房间里,冯禅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榻上,他双手扭曲,胸口还有清晰地抓痕,看指甲里的血迹,伤口应该是冯禅自己抓的。脸部表情狰狞恐怖,肚子如同一块被戳烂的猪肉,上边趴着一些怪异的小虫子。

    又是那种灰白色的虫子,而冯禅的死状也几乎和邱老二大体相同。

    又是虫子咬破腹部,肠穿肚烂而亡。

    “唐姐姐,你了解冯禅么?他跟邱老二认识?”由于是在冯家,所以张戎不得不小声一些。

    唐嫣卿蹙着黛眉,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是很了解,不过也听人说起过,这个冯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柳薰儿也插嘴道:“不错,冯禅着实不是什么好玩意,他和邱老二也是认识的,几年前京城不是有个“三大狗”么?说的就是邱唯山、冯禅和庄折。”

    “三大狗?”

    “不错,他们结拜三兄弟,自称‘京城三杰’,不过百姓都暗地里称他们‘京城三狗’,简称三大狗。这三个家伙当时仗着家里有权有势,为非作歹的,欺男霸女,欺行霸市,不过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三个人就不怎么来往了。”

    “庄折又是谁?”

    “正南坊米粮大户庄海山的独子。”

    过了一会儿,关林走过来将事情的详细情况说了一遍。今天辰时,冯禅屋中传来剧烈的痛呼声,冯家人赶紧闯门而入,便看到冯禅面色狰狞的在床上翻腾着,他疼痛难忍的挠着身子,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钻出来一般。冯璐赶紧让下人去请郎中,可人还没出门,就看到冯禅的肚皮就像针扎的猪皮,多了一个个孔,然后碎肉外翻,随后床上的冯禅两腿一蹬没了呼吸。

    看到冯禅的惨状,冯璐夫妇当场就晕了过去,一方面是伤心过度,一方面是被吓的。

    张戎仔细的观察着现场,在床头木登上,放着一个纸袋,纸袋中装着还未吃完的炒栗子。这份炒栗子包装十分精致,厚厚的纸袋,外边画着优美的图案,在另一侧写着“知味斋”三个字。

    知味斋的炒栗子远近闻名,这么一袋子可不少钱呢。同样是炒栗子,知味斋的东西可贵多了,平常百姓可吃不起。

    “这份炒栗子是冯禅的?”

    听到张戎发问,跟在身边的冯府管家赶紧回答道:“是的,公子最爱吃知味斋的炒栗子,几乎每隔两三天就会去知味斋买一袋。”

    “他亲自去买的?”

    “有时候自己买,有时候府上的人帮忙买,这一袋我记得是三牛子替他买的。”

    没多久,那个叫三牛子的仆人被喊了进来,张戎和善道:“我问你,这袋炒栗子是你亲自去知味斋买回来的?”

    “是是的啊”

    三牛子垂着双手,不时地揪着衣角,整个人看上去惶惶不安。张戎眉头一皱,冷声道:“劝你还是实话实说,若不说实话,那就是妨碍公务,你难道想尝尝蹲大牢的滋味儿。”

    “别官爷我说我说,其实这袋炒栗子不是从知味斋买的,那天晚上快到知味斋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人,那人正好买了两袋,说吃不了,便分一袋给我,价钱要比知味斋便宜一半。小的当时也犯了糊涂,便答应了下来。”

    张戎苦笑着摇了摇头,这还真是贪小便宜啊。一袋子炒栗子半价,又能贪多少钱?也就三四文钱而已,如果最终查出来冯禅就死在这三四文钱上边,那还不得笑死人?

    离开冯府,张戎三人便去了正南坊。

    三大狗,现在还剩下一个庄折,也不知道这最后一条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