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92章 隐藏的秘密
    第292章隐藏的秘密

    当年的京城三大纨绔,连续几天死了俩,想来凶手就是冲着这三个家伙来的。

    肠穿肚烂而亡,如果不是深仇大恨,又怎么会选择如此残忍的杀人方法?也不知道当年这三位纨绔子弟做了什么事,招来这样的祸事。

    庄家离着冯家并不是太远,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庄家。庄老爷一听是衙门的人来查案,不得不慎重对待。

    “张捕,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

    张戎扫了一眼,却没看到庄折,只好问道:“庄老爷,冯家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经过衙门调查,早年间庄公子与冯公子以及邱公子等人关系甚密,今天前来,就是想找庄公子打听点事情,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

    庄老爷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冯家的事,庄某听说了,不过我儿这些年已经很少跟冯公子和邱公子来往了,冯公子之死,可与我儿没有半点关系,张捕可要明察啊。”

    “庄老爷不必担心,之前张某已经说过了,今日来府上,仅仅是想打听点情况,并没说庄公子就是凶手。”

    庄老爷明显的松了口气,他站起身,领着张戎三人朝着后院走去。

    后院暖房里,一位二十六七岁的锦衣男子神色不安的踱着步子,此人便是三大纨绔之一的庄折。

    “打听清楚了么?邱唯山和冯禅到底是怎么死的?”庄折沉声问道,旁边的仆人忙不迭答道,“打听清楚了,都是被某种虫子咬破肚子,肠穿肚烂而亡。”

    “真的是被虫子咬破了肚子?”庄折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想着想着,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深。到底是什么样的虫子,能从内向外咬破活人的肚子。一想到肠穿肚烂,腹部满是虫子的死状,庄折额头上就渗出了冷汗。把仆人撵出去后,庄折依旧是坐立不安,过了一会儿,他急匆匆的拉开了门,刚想出去,就碰到了张戎等人。

    张戎三人不由自主的观察着庄折,只见这庄公子脸色苍白,眼神中满是惊恐,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看来庄公子明显是藏着亏心事啊。现在冯禅、邱唯山已死,庄折要是不怕,那才是真的不正常了。

    “儿啊,这位是刑部张捕头,奉命调查邱公子命案的,今日来找你了解下情况!”庄老爷说着话,伸手拍了拍庄折的肩膀,错身时,不着痕迹的使了个眼色。

    虽然庄老爷掩饰的很好,但还是没能逃过张戎三人的眼睛。

    哼,果然有问题,庄老爷是故意拍庄折的肩膀吧,示意庄折镇定一些,可惜,庄公子颇不争气,依旧是战战兢兢的样子。

    进了屋,庄折虽然坐在椅子里,只是双腿微微打着颤,连看张戎等人的勇气都没有。

    “庄公子,张某就是想跟你打听一下,早年间,你跟邱公子他们,可是得罪过什么人?”

    “这这年轻的时候不懂事,顽劣不堪,做了不少错事,想来也得罪了很多人!”庄折断断续续的说着,虽然做了回答,但其实什么都没说。

    张戎嘴角上翘,颇有深意的笑道:“庄公子,你再好好想想,什么人会欲杀你们而后快?这可是关系到生死的事情,可不能撒谎的,庄公子可能不太清楚,邱唯山、冯禅的死状真的是太惨了。肚子被虫子咬成了烂肉,肚皮碎肉上趴着一堆像蛆一样的虫子,看上去,真的是太吓人了”

    随着张戎的描述,庄折的脸色越来越白,不断吞咽着口水,“我我们”

    就在庄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庄老爷右手握拳,放在嘴边,急促的咳嗽起来。

    听到这串咳嗽声,庄折身子一怔,猛地站起身,朝着旁边的书架走去。书架左上方摆着一个小木盒,取下木盒,拿起一块焦糖整个塞进了嘴巴里。

    唐嫣卿和柳薰儿面面相觑,庄折到底是什么毛病?正谈着话呢,却取过小盒子吃东西。

    庄老爷赶紧解释道:“让几位见笑了,犬子从小就有一个毛病,紧张过度的时候,喜欢吃焦糖。”

    说话间,庄折又拿起一块糖放进嘴中。

    张戎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看到庄折手里的那盒糖块,他想说些什么,却最终又把话咽了回去。

    看样子今天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不过,就算庄家父子不说,就没法查出来了么?只要仔细调查下庄折三人当年都干过什么事情,很容易就能知道他们在隐藏什么。

    离开庄家没多久,唐嫣卿便冷声道:“那庄家父子很明显在隐瞒什么,当真是可恶!”

    “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庄家父子如此隐瞒,无非是一个原因,不说的话,他们还有可能躲过被杀的命运,可一旦说出来,那庄折就必然会死。所以啊,当年庄折三人肯定是犯了什么事情。只要我们仔细调查,很容易查出线索的。”

    其实张戎说的,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明白。柳薰儿背着手,恨恨道:“依我猜测,八成是害了别人性命,若不是生死大仇,凶手又怎么会选择如此残忍的杀人方式?哼,本姑娘现在到希望那凶手能成功弄死庄折,也算是为了京城百姓除了一大害。”

    “嘘,这种话心里想想就行了,可别说出来。毕竟咱们现在代表的是刑部,是律法的维护者!”

    律法,从来都是用来维持秩序的,而不是用来惩治恶人的。罪人和恶人,并不能划等号,很多时候,正因为有了律法的存在,才逼着一些好人去做罪人,而有些人能通过权势玩弄律法规则,于是罪人却得不到惩戒。

    抬头看了看天色,又要临近傍晚了么?天近暮色,冬日迟迟,寒风吹起了思绪,更添几丝惆怅。

    走了一会儿,张戎突然轻轻一笑,“或许,这就是报应,人在做天在看,仇恨永远都是最好的嗜血良药。说不定,明天一早醒来,庄折也会肠穿肚烂呢。”

    唐嫣卿和柳薰儿满脸疑惑,真搞不懂张二钱为什么突然蹦出这番话。

    你说庄折会肠穿肚烂,他就一定会肠穿肚烂啊,你当你是神算子呢?

    回到八方酒楼后,唐嫣卿并没有闲着,她想尽办法调查庄折三人的事情。

    次日大清早,刑部传来了消息。

    南城富家公子庄折今早死在了房中,虫咬腹部,肠穿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