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94章 火气旺来桶水
    第294章火气旺来桶水

    “......”张戎有点头大,“老先生,不知你想让晚辈帮什么忙?”

    “小事一桩”老头挠挠胸口,伸手入怀,很快掏出一条暗红色的小蛇,“把手伸出来,让老夫的小宝贝咬一口。”

    张戎三人直接傻眼了,刚刚看到一条绿色小蛇,现在又看到一条暗红色小蛇,尼玛,你家养的蛇都不需要冬眠的?还有啊,这蛇看上去像是有毒啊。

    唐嫣卿气的脸色一变,伸手拽了张戎一把,“这老头有病,咱们走。”

    听到唐嫣卿的话,老头顿时有点着急了,拉着张戎来到角落里,小声道:“小娃娃,这可不是毒蛇,被老夫的小宝贝咬上一口,可是有好处的哦。”

    “什么好处?”

    “强身健体,阳气旺盛,嘿嘿,咬上一口,顶十条虎鞭,嘿嘿,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咬一口顶十条虎鞭?张戎翻了翻白眼,我咋就这么不信呢?

    张戎不由之主的偷偷地瞧了瞧远处的两位美女,咬一口顶十条虎鞭,那不就是说老子以后可以当金枪不倒小霸王了?连御十女不是梦啊。床上英雄,可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否则又怎么会出现一种叫做“伟哥”的流行药?

    不过,张戎是真的不信,怪老头挠挠乱糟糟的长发,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还犹豫什么呢?小娃娃,老夫可不是乱开玩笑的人,你难道还担心老夫骗你不成?”

    “那可不一定,咱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你这小蛇若是有毒,那本公子岂不是要遭殃?”

    “瞧你说的,真要是有毒,把你毒死了,老夫还能活?你瞧瞧那两位姑娘,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老夫还没活够呢!”

    张戎摸着下巴想了想,好像怪老头说的有点道理啊。正安心想着要不要试试,怪老头却悄悄地将小红蛇放了出来,一声口哨响起,小蛇张开嘴照着张戎的手腕咬了一口。

    手腕发疼,张戎跳开两步,脸色立马就变了。怪老头却是两眼放光,急不可耐的问道:“小娃娃,有没有什么感觉?热不热?”

    “我热你个大头鬼,大冬天的,你问热不热?”看着手腕的伤口,张戎黑着脸怒道,“老头,你居然玩偷袭,本公子还没同意呢。呼呼,两位姐姐,你们看好老头,小弟要是一命归西,你们立马把老头送上西天。”

    唐嫣卿和柳薰儿一左一右,早把老头给看了起来,唐嫣卿气的拔剑指着老头的脖子,“老家伙,快把解药拿出来!”

    “哎哎哎,小姑娘,别动怒啊,老夫说过没毒的,再说了,只是加点阳刚之气而已,能有什么解药?”老头毫无惧色,依旧两眼盯着张戎,“小娃娃,还没感觉么?”

    张戎摸了摸脸颊,又伸手挠了挠胸口,好像真有点热,尤其是小腹,暖暖的。又过了一会儿,已经不能叫暖和了,几乎是丹田存了一把火,胯下小兄弟也一柱擎天。靠,效果这么迅速?这哪是顶十条虎鞭,张戎觉得,别说是十个女人,就算一百个女人,自己都能金枪不倒。

    信心,狂暴的信心,都源自丹田那把火。不好,要爆炸了。

    脸色越来越红,小腹火热火热的,张戎实在受不了了,双手捂着裆部,急不可耐道:“老头,这可怎么办?你没说火气会这么旺啊,本公子的丹田都要爆炸了!”

    “泻火啊,还愣着做什么?”怪老头小心翼翼的藏起小红蛇,满脸坏笑。

    张戎紧跑两步,一手拉着唐嫣卿,一手牵着柳薰儿,“两位姐姐,帮帮忙啊,小弟浑身上下火热火热的,跟烧着了一样。”

    柳薰儿咬着丰唇,脸颊红润,可恶的张二钱,这话也说得出口。

    柳薰儿还未开口,唐嫣卿却是心急如焚的跑了出去,“二钱稍等,我去去就来!”

    二钱兄有点懵,柳薰儿也有点懵,怪老头同样有点晕晕的。怪老头想不明白,那位美女为什么要跑出去呢?老夫都准备好给你们腾房间了,你咋还跑出去了?

    眨眼的功夫,唐嫣卿就回来了,只见她左手持剑,右手提着一只......

    一只水桶!

    张戎两眼发直,他双手捂着裤裆,脸蛋子红如猴屁股。突然间,想到了点啥,唐姐姐不是要.......啊,不要啊,唐姐姐,我说的火不是那个火呀......

    二钱兄猛地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话还没说出来,唐嫣卿已经坚定无比的举起了水桶,随后冰冷的凉水如瀑布一般浇了下来。

    冰水刺骨,更何况是大冬天,凉水泼在身上,浇在心头。

    二钱兄的心里哇凉哇凉的!

    大冬天被浇了一桶冰水,找谁说理去?突然好想哭,可美丽的唐姐姐还一脸关切的问道:“二钱,好些了么?”

    看着唐嫣卿认真的表情,就知道唐姐姐没有撒谎,她是真的很关心张戎。

    还能说什么?还能说什么?还能说什么?看到唐嫣卿提着水桶想要转身,张戎赶紧拉住了她的手,“唐姐姐,不用了,我.....阿嚏.....好多了.....阿嚏.....”

    二钱兄两眼水汪汪,也不知道是雾气还是泪水,要不说已经好了,唐姐姐一定会再弄来一桶凉水的。

    怪老头和柳薰儿神情呆滞,唐嫣卿这个女人真有点邪的,她好像对男女之间那点事毫无所知。

    半个时辰后,蹲在火炉旁烤了好久,张戎总算舒服了一些。不过经过之前的闹剧,再次证明了一件事,再牛叉的火,也顶不住一桶凉水。

    怪老头表示很失望,自己潜心研究了十几年的东西,居然顶不住一桶凉水,真的是太失败了。

    “鬼老头,你别墨迹了,快说啊,刚才那种灰白虫子到底是什么?”

    老头翻个白眼,小声嘀咕道:“你刚才拿来的虫子,叫做血马蚍,苗人也称这东西叫做灰血蛭,苗疆养蛊的,很多人都养这种东西。不过,这东西仅限于苗疆一带,怎么会出现在京城?”

    “鬼老头,那这种虫子能在活人肚子里存活?”

    老头抬起头,以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张戎,“血马蚍、灰血蛭,你听听这名字,你觉得能不能在活人肚子里存活?要是不能存活,那干嘛还当作蛊虫养?这种虫子成长的很快,幼虫到成虫,只需要四五天时间,一旦长到成虫,这些虫子就会吸血吃肉,能眨眼的时间把人都肚子给咬破。你们呀,还真别不信,苗疆那边有很多黑苗巫医就喜欢用这种蛊虫害人!”

    张戎三人都抽了口凉气,不是不信,而是太信了。

    想想邱老二那些人的死状,跟鬼老头的描述简直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