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95章 王法与正义
    第295章王法与正义

    临近午时,张戎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鬼老头的院子,在鬼老头院里待上一段时间,跟进了一趟地狱般,想不失魂落魄都难。

    半天时间,张戎便开了眼界,世上什么稀奇古怪的虫子都有,据鬼老头所说,比灰血蛭厉害的蛊虫还有许多,苗疆有一种蛊虫叫做吸脑虫,能把人的脑浆活活吸干,而在外表看不出死因。

    蛊虫,一直觉得这东西玄玄乎乎的,当不得真,没想到世上真有这玩意。

    拐过弯,三人找了个小茶馆休息下。明明没干什么重活累活,可三人都觉得很累,尤其是张戎,又是被蛇咬,又是被浇凉水的,折腾的够呛。

    期间白勺又来了一趟,张戎很好奇,白勺到底是如何准确无误的找到唐嫣卿的?

    白勺送来了不少情报,都是关于邱唯山、林桐因等人的。

    根据白勺的情报,邱唯山、冯禅和庄折当年并称京城三大纨绔,名声相当响亮。这三人凑在一起,干过不少欺男霸女的事情,至于欺行霸市什么的,那更是司空见惯了。虽然三人做了不少恶事,但由于权势压人,再加上冯家和庄家给了不少钱,事情被压了下去。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三人便散了伙。

    那件事情发生在五年前,三人约好去安新白洋淀玩耍。到了安新后,三人自然是东游西逛,玩的不亦乐乎,从白洋淀归来的时候,三人路过东王庄,看中了东王庄的一名美妇。邱唯山官宦出身,平日里胆大包天,那冯禅和庄折也是富贵出身,浪荡惯了。在京城的时候,三人就没少欺负女子,如今远离京城,更是没什么忌讳了。那天傍晚,三人借着酒劲将那名美妇玷污了。

    那天夕阳落下的很晚,三人在院中胡作非为,东王庄不少双眼睛亲眼目睹的三人的兽行。后来,三个人提好裤子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东王庄,而那名美妇不堪遭受如此屈辱,一头扎进了白洋淀,成了一具尸体。

    那名美妇叫姜昕言,据说她还有一个儿子,那天她儿子正好外出。姜昕言死后,东王庄有一些人经受不住良心的谴责,将那三个人告到了安新县衙。当年,此事在安新县闹得沸沸扬扬的,案情太过重大,安新知县不敢擅自做主,将案子送到了顺天府。在邱天、冯家和庄家的共同施压下,顺天府将案子压了下来,此案最后不了了之。

    因为此事情节太过恶劣,邱天也严令邱唯山不准再跟冯禅和庄折来往,名动京城的“三大狗”宣布解散。

    在白勺的情报里,林桐因居然去过贵阳府。初任御医那年,贵州大土司身染重疾,为了表示朝廷对贵州土司的看重,便派了一名御医去贵阳府替大土司治病,而林桐因作为一名新人,自然被派了出去。贵阳府那边势力复杂,种族混杂,十万大山中藏着许多秘密,如果说林桐因在那里接触到了蛊虫之术也不意外。

    如果说林桐因去过贵阳府,并不算什么稀罕事,那么接下来的消息就让张戎三人有些吃惊了。林桐因虽然是齐州府人氏,却因为求医的原因,曾经在安新县待过两年,而他居住的地方就是东王庄。根据东王庄的老人描述,姜昕言当年有一个相好之人,还是一名医术了得的郎中。

    再后来,姜昕言未婚先孕,生下一个孩子,只是她从未对外人说过孩子的父亲是谁。而林桐因也成了一名御医,更让人奇怪的是,林桐因终身未娶。

    根据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似乎已经渐渐有些清晰了。那个跟姜昕言有私情的男人应该就是林桐因,而林桐因用蛊虫杀人,也是在替心爱的女人报仇。可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那就是林桐因为何不把姜昕言接到身边来,哪怕对外说一声姜昕言是他的女人,那也是好的。

    这个年代,一个女子未婚先孕,还养着一个孩子,要承受多大的压力?林桐因如果真的爱这个女人,为何要如此对她?

    突然间,张戎想到了那封信,难道一切的根源还是在这里么?如果林桐因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出于保护姜昕言母子的目的,不把姜昕言母子接到身边就解释的通了。

    一封信,一个秘密,一个身世。

    张戎不明白,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累的这么多人送命?如果自己真的身份尊贵,让许多人忌惮,为何这么多年没人来找自己?

    来开茶馆后,刚刚来到理刑街,就碰上了心急如焚的关林。看到张戎三人后,关林不禁面露苦笑,“二钱,你可真让人好找,都等你半天了,那个庄折死了。”

    “庄折死了啊!”张戎点点头,一脸的平淡,似乎早就料到庄折会死似的。关林挠挠头,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二钱,你跟老哥哥说句实话,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庄折会死了?”

    看看周围没有旁人,张戎轻轻地点了点头,“我料定庄折会死,只是没想到死的会这么快,哎,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

    关林不知道该说什么,张戎微微一笑,不无讥讽的说道:“关捕,你是不是觉得我做的有点过分?或许吧,那三人作恶多端,死不足惜,只可惜,王法根本定不了他们的罪。王法定不了他们的罪,可老天爷是公平的,因果循环,我为什么要阻止呢?关捕,我跟你不一样,我当这个捕快,从一开始就是冲着赚钱来的,缉凶查案,图的是赚钱,其次是为了心中的正义。我的正义,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而不是所谓的王法秩序。秩序,永远都是约束底层的,关捕,如果你不认可,尽管去告诉白尚书......”

    关林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他能理解张戎话里的无奈,待在刑部,办的案子多了,对律法深有感触。总有那么一些人,律法是管不到的。理解,但不一定会认可,不过关林还是决定不把此事对外人说。就算说了又如何,张二钱根本就对那个捕头职位没多少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