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96章 该死的都死了
    第296章该死的都死了

    跟关林说了一番话,张戎的心情轻松了许多,或许这番话在心里压太久了吧。来到刑部,再次走进了敛房。

    再次检查起林桐因的尸体,却是另一种感觉。看着林桐因的脸,张戎轻轻地摇了摇头。

    未时,一行人来到了庄家,看了一眼庄折的尸体,张戎便走到了书架前,抬手将那个精致的锦盒取了下来。

    庄折的尸体并没送到刑部敛房,此时依旧摆在卧榻上,庄家上下一片哭声。昨天,冯家也是这幅样子。

    过了约有半个时辰,冯员外以及邱天一前一后来到了庄家,看到这二人,庄老爷止住泪水,心中有了一丝疑惑。邱天面色不善的看着张戎,冷声道:“张戎,你搞什么鬼把戏,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邱大人急什么?把你们喊来,不就是为了案子的事情?”张戎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持着锦盒,张戎慢悠悠的说道:“不知三位还记得几年前的东王庄民妇自杀案么?”

    邱天等人都皱起了眉头,这件案子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才压下来的,又岂能忘得掉?

    庄老爷沉声道:“张捕,你提这件案子做什么?此案纯属旁人诬陷,这事儿五年前就已经查清楚了,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妇,突发疯病,跳进了白洋淀。”

    “疯病?好一个疯病!既然是疯病,那为何邱二公子等人会相继被害?算了,反正当年的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张戎打开锦盒,看到盒子里还有几块焦糖,“我呢,就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当年那个疯妇有一个相好的男人,那个男人名叫林桐因。”

    “什么?”

    邱天三人立刻神色大变,尤其是邱天,脸色苍白的嘀咕起来,“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如果林桐因是姜昕言的男人,那自己请林桐因替儿子看病,岂不是把儿子往死路上推么?

    张戎嘴角一翘,眼神中满是轻蔑之色,“怎么就不可能呢?此事也不是什么大秘密,你们尽可去东王庄打听一下,但凡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这事,只可惜,你们从来没想过这些。”

    邱天转头看着庄老爷,而庄老爷却一脸苦涩的摇了摇头。当年发生那件事后,大家光想着把案子压下来了,根本没想过别的。

    过了一会儿,邱天有些失魂落魄的摇了摇头,“不,还是不对,林桐因几天前就死了,我儿以及冯禅他们都是在林桐因死后才被害的。”

    “呵呵,这有什么不对吗?邱大人,谁说杀人就一定要亲自动手了?更何况是林桐因这样的郎中!郎中杀人,有的是办法,不知邱大人可还记得邱二公子吃的药?”

    “当然!”邱天似乎想到了什么,“难道药有问题?”

    “不错,邱公子吃的药丸之中有几颗药是有问题的,里边加了些血马蚍的虫卵。这种血马蚍乃是苗疆蛊虫,可在人体内孵化,借人体精血,可迅速成长,成虫能一夜之间咬破人的肚皮!”

    说完这些话,张戎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里边放着几粒药丸。伸手捻开药丸,可以清楚地看到,药丸中有一些白色颗粒,这就是血马蚍虫卵。

    邱天嘴唇苍白,双手颤抖,他很想报仇,可林桐因已经死了,又找谁报仇?

    “接下来就是冯禅了,冯禅喜欢吃知味斋的炒栗子,于是林桐因利用冯府下人的贪念,将一袋有问题的炒栗子送给了冯禅。袋子中有一些炒栗子肯定加了虫卵,冯禅独自享用这些炒栗子,早晚会把那些虫卵吃进去的。这一点,几位可以去问问买炒栗子的下人,根据他的描述的,当初半价卖给他炒栗子的,相貌跟林桐因大体一致。”

    “至于庄折,问题就出在锦盒中的焦糖里。不知道林桐因用了什么方法,一早就将焦糖放在了锦盒中,他知道庄折有一紧张就吃焦糖的老毛病。所以,只需要把有问题的焦糖放在锦盒中,接下来只需要等。邱唯山、冯禅相继死亡,剩下的庄折会紧张难安,很快就会吃这些有问题的焦糖。”

    “所以,庄折其实是死于自己之手,若非心中有鬼,又怎会心中不安?若非心中不安,又何必吃焦糖?而林桐因,布好了局,最后选择了自杀!”

    邱天等人呆呆的瘫坐在椅子里,林桐因居然是自杀的,呵呵,自杀的,这是连报仇的机会都不给人留啊。

    突然间,庄老爷就像疯了一样弹身而起,他抓住张戎的衣襟,大声道:“你.....是你.....你明明知道焦糖有问题,昨日为何不制止我儿?”

    张戎大皱眉头,唐嫣卿和柳薰儿一左一右,朝着庄老爷的手腕一砍,便将庄老爷推到了一边。

    整了整衣袍,张戎很认真的说道:“庄老爷,节哀顺变,这一切张某也是今日才想通,你把责任都怪到张某头上,就有些不讲道理了。就像面前有一杯茶,你要是不喝进去,又怎么知道有没有毒呢?”

    庄老爷坐在地上,愣愣的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便嚎啕大哭起来。他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一脉单传,这把年纪了,若想再要个孩子,那就要看天意了。想到伤心处,哭的便更伤心了。邱天、冯员外呆愣愣的站在旁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庄老爷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张戎不会同情他们,当初这些人压下姜昕言的案子的时候,想过有今日么?

    事情到了这里,案子总算了结,可谁也生不出半点轻松感。案子是破了,可该死的都死了。

    邱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庄家的,寒冷的风吹着街头,吹动那颗散乱的心。张二钱,这个人是自己命中的克星么?本来想用林桐因的案子整一整这家伙的,可到头来,自己又死了一个儿子,还连带着翻出一件旧案。

    姜昕言的案子肯定是压不住的,或许明天,或许后天,就会有折子递到宫里去。邱天突然觉得好累,或许自己真该回老家休息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