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97章 十几个和尚
    第297章十几个和尚

    另一边,张戎带着唐嫣卿和柳薰儿离开正南坊后,并没有急着回八方酒楼。一路上,唐嫣卿一言不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眼前的二钱似乎有些变了,可到底哪里变了,自己又说不上来。

    柳薰儿手里捏着一根柳枝,随意的甩来甩去,嘴上轻声问道:“二钱,现在没有外人,能不能跟我们说句实话,冯禅等人的死真的是林桐因一人所为?”

    “当然不是,林桐因根本没有去过庄家,又如何换焦糖呢?倒是一个月前庄折过寿,于寻曾经去庄家献了一份礼!”

    “那你.....”唐嫣卿有些不解的看着张戎。

    “我为什么不把于寻的事情说出来?呵呵,唐姐姐,请问于寻为母报仇有何错?如果律法能还他一个公道,他又何必亲自动手害人?”张戎耸耸肩,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律法,哎,有时候并不是惩治坏人的,过了这么多年,又有什么证据能定那三个人的罪?更何况还有邱天等人施压,他们几年前能压下这个案子,现在依旧能压下这个案子。你们别忘了,邱唯一的事情就在眼前呢,当初若不是我耍了些手段,再加上燕王殿下帮忙,那些人也未必会受到严惩......”

    唐嫣卿无话可说,张戎说的很对,可她依旧无法接受。如果大家都这样做事,天下岂不是要乱套?

    张戎倒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维护律法程序的是朝廷,而他这个小小的捕头就是混日子的。张戎想的很简单,做事做人只要对得起良心就好了,其他的暂时顾不上。

    没多久,三人来到了悬壶医馆,让他们倍感意外的是,于寻竟然早早站在门口等着,他似乎早就预料到张戎三人会来了。

    来到后院,于寻朝着张戎拱了拱手,眼中满是感激之情,“张捕,谢谢你。”

    “不必如此,张某缉凶查案,求的是真相,做事只求对得起良心。律法是惩罚罪人,而我只是想惩罚恶人!”

    停顿了下,张戎略带愁苦道:“今日找你,只为你一件事,你是林郎中的儿子么?”

    于寻双目泛红,轻轻地点了点头。接下来,于寻断断续续的说起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几年前他外出做事,回到东王庄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从那时起,于寻就一直活在自责之中。准确的说,于寻并不叫于寻,他真正的名字叫林子泰。

    姜昕言死后,林子泰来到了京城,一直伺机报仇。有一次,就在他持刀想要杀死邱唯山的时候,林桐因出现了。林桐因阻止了林子泰,并将他带到了悬壶医馆。直到那时,林子泰才知道林桐因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让林子泰不明白的是,林桐因没有让外人直到这件事,还给林子泰起了一个名字,叫做于寻。

    林桐因没有多解释,只说一切都是为了林子泰好,他十几年来没回东王庄,也是不想给姜昕言母子带来危险。

    林桐因谨守着一个秘密,而且是天大的秘密,所以,他一心想低调生活。可林子泰不行,他忘不记杀母之仇,终于,今年秋末,他再次拿起了刀。

    那天,邱唯山来到悬壶医馆诊病,看到邱唯山后,林子泰再也压不住内心的恨意。他下定了决心,不管林桐因如何阻拦,都要杀了邱唯山三人。

    林子泰下定决心杀人,林桐因只是叹了口气,说了句,“这份仇,不该你由你来承担!”

    接下来,林桐因开始了复仇计划,邱唯山的药、冯禅的炒栗子、庄折的焦糖,都是林桐因亲手弄的。而林子泰只参与了一件事,他利用去庄家的机会,将有问题的焦糖放到了锦盒中。

    复仇计划终于展开了,不需要几天,就能看到这几个畜生相继死去。可就在林子泰心情激动的时候,林桐因却选择了自杀。

    临死前,林桐因说了一些话。

    邱唯山、冯禅等人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们相继死亡,顺天府和刑部肯定会彻查,到时候必须有人来承担罪责,而他林桐因就是那个承担罪责的人。而且,只要他林桐因死去,心中的秘密也会随之而去,以后也没人会找到林子泰身上,那样,林子泰便会安然无恙。

    无论怎么问,林桐因都没说出心中的秘密是什么。

    林桐因死后,林子泰将林桐因的尸体带到了绿影河边。在东王庄一直有一个传统,亡者行于冰面,葬于冰河之中,可以灵魂永生。林桐因信这个,所以,林子泰带着林桐因的尸体滑行于绿影冰河,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听于寻叙述完,张戎颇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难道林郎中死之前,真的一点东西都没留下么?”

    于寻紧紧地锁着眉头,莫名的,心中想起了什么,他走到书条前翻找起来,很快找出一张纸条。

    “家父临死前交待了一句,若是张捕询问当年的事情的话,就让我告诉你一句话,我怕忘了,便将这句话写在了纸条上!”

    接过纸条,张戎扫了一眼,上边只是简简单单的写了几个字。

    “长湖村,徐悲鸣!”

    徐悲鸣?这个名字又意味着什么?看来需要尽快去一趟长湖村了。

    走出悬壶医馆,街头行人拥挤,有些店铺已经开始贴上红对联,挂起红灯笼,整个京城的年味儿也越来越浓。

    年,对于张戎、唐嫣卿和柳薰儿来说,是那么的陌生,也带不来半点开心。

    张戎是一个没有家的人,过年,如同一场煎熬。

    “两位姐姐,过年的时候,咱们找个地方喝点酒,唱唱歌,做些爱做的事情,好不好?”

    唐嫣卿和柳薰儿同时翻了个白眼,大踏步往前走去,留下一个轻飘飘的字。

    “滚!”

    悠悠逛逛,磨磨蹭蹭,三个人愣是晃悠了半个时辰才回到八方酒楼。

    走到门口,三人就愣在了当场。

    只见八方酒楼门口站着十几个秃头和尚,这些和尚各个手拿木棒,凶神恶煞的。

    张戎有点懵逼了。

    这特么出什么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