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都市小说 > 速效救星 > 第三百六十八章:老实女人
    针对过敏反应的又一轮血检结果出来,姜胜武没对任何过敏源表现出阳性反应,也就是说他身上起的皮疹跟过敏试纸没有关系,只是恰好在做测试的时候爆发了而已。刘智慧的心头生出一股浓浓的挫败感,行医时遇到的实际病例,跟课堂上用来分析的设计病例完不可同日而语,“不是过敏吗?”

    “不是过敏。”梁葆光拿着手里的检查报告,折腾了一晚不但没有把病人治好,反而还加重了他的病情,连他自己都怀疑上帝的名下是不是即将再记一分,“都别丧气,还没到认输的时候。”

    “是的,您看一下姜胜武患者的肝脏t成像,这两张分别是4个小时前和现在的,对比之下他的肝脏状态似乎恢复了一些。”住院医拿来了两张片子放在梁葆光面前,这两张图普通人看不太出来区别在哪儿,但以他们专业的眼光来看,都能得出病人肝脏正在自我修复的结论。

    刘智慧不明所以地看想梁葆光,“这是好现象吗?”

    “不一定,还得再看看病程发展。”梁葆光摇了摇头,其实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但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的时候不能说出来,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说出来会对病房里的士气造成致命的打击,无论是对病人家属还是对医生。

    十岁的小孩对生死的意义还不是很了解,只是单纯觉得疼所以才大喊大叫个不停,过敏起的面积皮疹成年汉子都扛不住,更何况他还这么小,“爸爸,我身上就像是被火烧了,这是不是大人们说的报应啊?”

    “怎么会呢,你做什么了?”报应这个词只能用在做过错事的人身上,姜成涣不知道儿子怎么好好的说起了这个。

    “去年在老家的时候柴房不是失火了吗,你们一直以为是爷爷丢烟头引燃的,其实是我玩焰火不小心弄出的火。”姜胜武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偏偏话说得很清楚,有条有理的一点都不像疼过劲儿的小孩子。

    姜家的老宅在罗南道,那场火灾确实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现在儿子都快没命了魏初雅哪儿还有计较的心思,紧紧抓着他的小手,“没关系的,只是烧了一间屋子,只要你没事妈妈怎么都无所谓的。”

    魏初雅悟了,也悔了,她有一个宠她爱她的老公,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本该过着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偏偏她自己不知道珍惜,一直陷在过去的执着中走不出来。如今终于明白青春只是中间停靠的站台,家庭才是人生列车的旅行本身,可这一天来得太晚,晚到都来不及对孩子多说几句“我爱你”。

    “那次的事情,爸爸不是承认了是他丢的烟头吗?”毕竟发生了一场大火,姜成涣对细节记得很清楚。

    魏初雅摆摆手,“肯定是为了护着孩子才那么说的。”

    梁葆光打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都离开病房,只留下值班的住院医陪护着。因为很可能是这一家子在一起的最后一晚上了,所以他希望能给他们留下足够的空间。别人都说他为了诊断为了治疗过于理智,其实他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人,医学上不能给予帮助的时候至少会给一些人道关怀。

    “大家想吃点什么,今天宵夜我来请吧。”梁葆光习惯性地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跟李富真在一起时晚饭只吃了一半,忙到现在已经有点低血糖了,所以便拉上延世sk医院的值班医生跟值班护士吃宵夜。

    病例还是没能解决,由于犯了低级错误还被梁葆光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但不管心情如何沉重,吃饭依然是要吃的,不然保证不了熬夜加班的工作状态。夜班护士小跑着去护士站拿了一叠菜单过来,都是附近餐馆的。

    半岛南的外面几乎都是电话订餐,梁葆光打了个电话过去叫了三人份的白切肉和三人份的辣炒章鱼,然后又叫了两条鸡蛋卷跟两条紫菜包饭。晚上人少加上地方很近,半个小时人家就打电话过来说东西到了。梁葆光亲自去门口拿东西的时候,却发现路边停着一辆白色的帕拉梅拉看着特别眼熟。

    车里面坐着的果然是杨智媛,正戴着耳机在里面听歌,梁葆光敲敲车窗户吸引她的注意力,“智媛,你在这里干嘛?”

    “啊,您要回去了吗?”杨智媛睁开眼睛后看到了梁葆光,立马连坐姿都端正了两分。

    “不是,病例还没处理完呢。”梁葆光挠了挠后脑勺,杨智媛应该是送河京银过来的,算算时间应该是三个多小时前就到了,虽然是在车子里面而不是露天,但熄火之后没有空调的暖风,车内跟冰箱里也没多大区别了,“你该不会在这里等了三个多小时吧?”

    杨智媛虽然很早就考了驾照,却一直没有钱买车子,不说弟弟的学费,光是她自己练习歌舞和购买教材的开销就压力不小。这辆梁葆光口中的“买菜车”到手之后她特意在网上搜了价格,看到那一串零之后吓得差点没把手机扔了,开车出门的时候自然非常小心,生怕被人刮着蹭着。

    “车停在路边,人如果下车的话会被警察贴罚单的。”杨智媛脸上微微发烫,梁葆光把车给她用就已经非常感激了,所以不愿意因为违反交通法规再给他添麻烦,被他一问才觉得自己坐在车里等了三个小时似乎挺傻的。

    “怎么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啊?”梁葆光惊了,老实人他就见过不少,可老实女人他就见得不太多了,更别说还是以大染缸出名的娱乐圈里。

    “您不是在工作吗,我怕打电话过去打扰到您。”杨智媛小声地说道,她本来是想接梁葆光回去的,谁知道他一忙就是好几个小时。

    “你赶紧……”梁葆光本想说让杨智媛赶紧回诊所去,可想了想还是决定让她留下来,“算了,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去,然后坐电梯到三楼来,一起吃个宵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