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二十六章玩刀高手
    说话的同时,罗峰目光留意了一眼前方站在张强旁边的男子。¢

    社会青年的打扮,面容带着几分跋扈,左手手臂,一头黑色狐狸。

    黑狐帮的标志!

    他们身后还有五六人,头发红红绿绿。

    “险些凑成一条彩虹了。”罗峰不由得感慨,“怎么不多带几个人来。”

    “好小子,果然嚣张。”张强身旁的这位震哥,正是他大哥张弢麾下的一员打手,马震!此时,马震冷眼盯着罗峰,“你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人?”

    “当然知道,看你们手臂的标志不就清楚了。”罗峰轻笑了下,“我可不是孤陋寡闻。”

    “哼,算你还有点上道。”马震身后一名男子大喊起来。

    “好说好说,兄台实在是过江了。”罗峰呵呵直笑,“大名鼎鼎的黑猫帮,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罗峰身旁的唐大耳已经是脸色憋得通红。

    心中又怕有兴奋。

    怕是黑狐帮的恶名远播,兴奋自然是峰哥连黑狐帮的人都敢戏弄于鼓掌之间,实在太牛掰了!

    马震等人的面容瞬间阴沉,由晴转阴。

    黑猫帮?

    还大名鼎鼎了!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都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马震身后一人忍不住一个箭步冲了出来,头发染得鲜红刺眼。

    罗峰一愣,“难道是被你染红的?”

    呼!

    拳头已经无限地逼近了罗峰的鼻子。

    “你马上就知道。”

    砰!

    一声重击。

    鼻血飞喷而出――

    那红发男子直接仰面倒地。

    在电光石闪间,罗峰一手抓住了他的拳头,另外一只手轰向他的鼻子。

    血流成小河。☆→☆→☆→☆→

    “都说是黑猫帮了,竟然还不承认。”罗峰都有些无奈了,“尽是这些阿毛阿狗,根本上不了台面啊。”

    嚣张至极!

    “给他点教训!”马震怒色一挥手。

    后面的五人顿时如同猛虎扑食般冲来!

    这几人都是黑狐帮的混混,相比起来,昨天张强带来的几个学生,他们随随便便都可以一挑三!经常打架,经验都直接碾压普通学生。

    气势如虹。

    唐大耳大喝一声给自己壮胆,刚想冲上。

    身子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罗峰一手将唐大耳推开,借力箭步冲上。

    昨晚刚刚来了‘那啥’,自己今天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正想活动活动筋骨呢。

    黑狐帮的这几个混混相比紫荆中学的学生,确实厉害。

    可对猛虎来讲,对手是一只狐狸或者是一只兔子,根本没分别。

    依然是毫无悬念的碾压。

    仿佛应了罗峰的一句话――黑猫帮,尽是阿猫阿狗的地方。

    登不上台面。

    摧枯拉朽般的击败。

    五道身影呈花瓣型倒在了地上,罗峰站在中央,凌风傲然。

    “打得好!”唐大耳振声大吼,紧握着的拳头用力地挥动了一下。

    唰!

    马震的目光盯向了唐大耳。

    唐大耳尴尬地抬头,仰望天空,一副深沉的样子。峰哥惹得起黑狐帮,自己可惹不起啊。

    视线挪移,盯着罗峰。

    马震的瞳孔微微一缩。

    这家伙,的确超乎自己想象的强悍。

    自己带来的六个人,虽然只是黑狐帮最基层的混混,可吓唬一些学生,根本没有问题。

    然而却想不到,竟然被一个学生用雷霆手段碾压了。

    “震,震哥。”此时,张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再次见识了罗峰的恐怖,脚步不由自主地后退。

    随时准备撒腿就跑。

    要不然,不是找死,而是找屎啊!

    马震迈步走上。

    “罗峰,我给你一个选择。”马震道,“如果你愿意加入黑狐帮,过去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以罗峰的战力,完全可以让黑狐帮的力量再提升一个档次。

    “对阿毛阿狗混迹的地方没兴趣。”罗峰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马震眼眸顿时闪过一道怒火。

    咻!

    此刻,他的手中赫然多了一把弹簧小刀。

    这是他对付罗峰最稳妥的手段。

    刀锋锐利,寒光逼人。

    罗峰身后的唐大耳面色不由得大变,骇然大呼,“峰哥小心。”

    赤手空拳,跟对手拿着武器,在唐大耳看来,那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更何况,眼前这个黑狐帮大哥,显然不是什么善类。

    “小猫拿起了刀,照样给不了人威胁,只是多了点滑稽。”罗峰眯眼轻笑。

    “那你就试试看。”

    马震眼眸闪过了一道狠栗之色,身影急上,手中的弹簧尖刀直刺而去。

    罗峰侧身避过。

    马震面容狰狞,手臂一振,弹簧尖刀横扫。

    掀起了一层无形的寒风。

    渗透出隐隐的血腥味。

    马震的这一把弹簧尖刀,恐怕也给不少人放过血了。

    今日罗峰,同样成为他的目标。

    “放放血,没什么大不了。”马震狞笑,尖刀如银。

    砰!

    一声撞击。

    罗峰的手陡然间成爪,倏然突击。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抓住了马震握刀的手腕。

    马震心头一惊,还来不及作出反应,瞬息感觉手腕传来了一阵剧痛,弹簧尖刀已经脱手而出,暗叫不好,面容大变,下意识地想要抽身,然而,已经易主到罗峰手中的弹簧尖刀仿佛附着了灵性般如蛇出击。

    唰唰唰!

    马震身上的衣服出现了三道裂痕,尖刀夹带的寒芒仿佛直刺其心窝。

    瞠目欲裂,神色惊骇。

    踉跄地猛退。

    他的衣服裂开,可身上没有一点尖刀留下的血痕。

    马震可不认为是罗峰伤不到自己,而是――对手对下刀的力度拿捏得太准确了。

    撕!撕!

    马震身上其余几处地方的衣服此刻也都裂开――

    心头更是惊骇万分。

    一股毛骨悚然的冷意从内心深处蔓延腾升而起。

    自己竟然在这个人面前用刀?

    对方简直就是个玩刀高手!

    那弹簧尖刀在罗峰的手中仿佛具备灵性,指哪开哪。

    此刻,乍看之下,马震衣衫褴褛,俨然一个乞丐般。

    完败!

    “强哥。”罗峰手中把玩着弹簧尖刀,眯笑地走向了张强。

    张强嘴唇一颤,双腿颤抖地退后了几步,声音哆嗦着,“不――别-――别过来。”

    “好吧,我不过去。”罗峰手中的弹簧尖刀突然间高速地转动起来,让人眼花缭乱。

    蓦然间,唰地化作了一道寒芒飞向张强。

    张强惊恐大喊起来。

    铿!

    一声响,尖刀落在了张强的双脚间的地上。

    扑通!

    张强双腿瘫坐了下去,同时地,一滩水迹从裤裆溢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