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二十八章军体拳
    当君怜梦回到租房的时候,罗峰正坐在客厅淡定地看电视。♀

    “表弟,岚姐说要介绍她表姨的三女儿给你,你怎么看?”君怜梦笑嘻嘻地用英语开口,今晚餐桌上谈论起男女事情的时候,她观察到罗峰那略带困窘的神情,不由的越发觉得好笑。

    “我要专心读书。”罗峰给了个非常官方的美式英语回答。

    君怜梦眸子闪掠过一阵满意之色。

    这个学生的英语水平实在逆天。

    君怜梦俨然将罗峰视为最得意的弟子了――尽管罗峰不是她教出来的,可谁让他现在是自己的学生呢!

    君怜梦也坐在一旁看电视。

    随着时间的推移,君怜梦感觉有些忸怩起来。

    昨夜都不知道双方的存在,自己睡得正香,可今晚,自己才是算是正式的跟这个小男生同住一室,虽然双方清清白白,可总有点不自然的感觉。

    “小峰,你还不洗澡?”君怜梦试着找话题。

    “你先吧。”罗峰看着电视,目不转睛。

    “你不洗?”君怜梦脱口问出。

    罗峰转过头,“一起?”

    砰。

    一个抱枕砸了过去。

    君怜梦一阵风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夜无事。

    一大早,罗峰起床,看一眼君怜梦紧闭的房门,罗峰大步地走进卫生间,以极快的速度洗了个澡,穿衣出来。

    这时还没到早晨六点。

    罗峰沿着与紫荆中学相反的一条路慢跑。

    早上的跑步训练,对罗峰来讲早已经是一个习惯,一般来讲,如果隔个三五天不晨跑也浑身不舒服。

    早晨的公园,大妈的集中地。

    罗峰来到了公园的偏静一角。

    身影一动,拳脚施展。

    这是一套军中擒拿手!

    罗峰昨天空手入白刃,夺走马震手中的弹簧尖刀,用的正是此手法。☆→☆→☆→☆→

    普通的军中擒拿手,从罗峰的手中使出来,有种截然不同的味道。

    影动晃眼,爪出撕风。

    罗峰锻炼的地方,是靠近一湖泊。

    此时,罗峰没有注意到,在湖泊的对面,有一双眼睛注意到了自己。

    那略微浑浊的双眼,突兀地露出了一抹精光。

    “是军中擒拿手!”湖泊对面是一名身穿着唐装的老者,此刻突兀开口,惊讶无比,“能将军中擒拿手练到这个地步,绝对不简单。”

    老者突兀地一摆手,一名西装男子出现在他的身后。

    “走,过去看看。”

    老者沿着湖泊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虽是白发满头,可骨骼健朗,浑身还是充满着力量。

    几分钟后,老者来到了罗峰刚刚在的地方。

    “人呢?”老者一怔,目光四处看了几眼,“看来是走了啊。”

    “君老,刚刚那人施展的军中擒拿手,真的很厉害?”身旁那西装男子问了声。

    “嗯,至少是利剑兵的级别!可惜隔得太远,看不清楚。”老者叹息着摇头离开。

    当两人离开后不久,远处的一棵大树侧旁,一道身影闪身而出。

    罗峰的眼眸带着意外,喃喃地开口,“君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惜-――我已经不是曾经的罗峰,抱歉君老,我不能跟你见面。”

    罗峰眼神闪过一丝落寞,一闪而逝,神情很快恢复了正常,转身离去。――

    罗峰走进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声刚好响起。

    这让在一旁蹲守了一大早的黄达主任含恨离开。

    现在,就算没有黄天业的委托,黄达自己也想要出一口气。

    堂堂一个主任,竟然被个学生给唬住,对个学生无可奈何,这不像话。

    可惜,罗峰没有迟到,否则的话,自己可以名正言顺地借题发挥了。

    让罗峰意外的是,今天走廊上,竟然没有郑薇的保镖。

    难道郑海天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罗峰上课的时候暗暗地猜测着,只是,这一个结论,下课走下教学楼就否决了。

    教学楼一楼,十个衣着齐整的保镖一字排开,其中几人罗峰看的眼熟,正是这两天跟在郑薇身边的保镖。

    郑薇一脸不爽地跟柳眉走了出去,身后诸多保镖知道大小姐不喜,可有任务在身,自己得保护好小姐啊。老爷的最新命令,除了在教学楼以及回到家后,其它时候,不能离开大小姐身边三米之外。

    “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任性啊。”唐大耳在罗峰的耳边感叹。

    “也苦恼呢。”罗峰笑了下。

    “对了,今天一早我爸清醒了,他跟他提起你,他让你中午放学去见他。”唐大耳开口。

    两人走到快餐店,打包了一份三人餐,大步地走向了唐大耳的租房。

    打开了门。

    一名头发凌乱,脸庞都是胡须的男子坐在沙发上,发着呆。

    他面前的茶几前,又摆放着几瓶没开封的酒。

    “爸,我回来了。”唐大耳走了上去,将饭菜拿了出来。

    男子抬头望着罗峰,“你就是我儿子新结交的朋友?”

    “昌叔,我叫罗峰。”罗峰迈步上前,突然地对男子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唐大耳来之前已经对罗峰说过,他父亲名为唐德昌!

    这一霎,唐德昌几乎是下意识地身子一震,站了起来。

    罗峰的这一个军礼,举止间散发出来的是真正的军人气息。

    久违的感觉。

    “你是-――”唐德昌的声音略微颤抖。

    罗峰扭头看着唐大耳,“大耳,我跟你爸一见投缘,你下去帮我买几瓶啤酒上来喝吧,你爸买的这些烈酒,不适合我。”

    唐大耳愣了下。

    “还不快去。”唐德昌也催促一声。

    唐大耳更加意外了,看着两人,咕哝着不知说些什么就推门下楼。

    “昌叔,跟我打一场吧!”罗峰后退了两步,“我想看看,曾经的尖刀十七分队成员,现在还有几成的战力。”

    闻言,唐德昌的眼眸抹过一道光芒。

    “好,我来指点你。”唐德昌一声大喝,身子如鹰隼般冲了过去。

    呼!

    拳风凛冽!

    “军体拳!不错。”罗峰一笑,没有躲避,手握拳头,“我就用军体拳来对昌叔的军体拳!”

    砰!砰!砰!

    狭窄的大厅,发出声声撞击。

    罗峰口中的军体拳,可不是普通中学生军训时候能学到的那一种。

    这一套军体拳,是经过了军中实战高手的改良后,形成的一套杀伤力极大的拳法。

    轰!

    唐德昌的身子连连退后了几步。

    他输了。 ,

    “厉害!”唐德昌无比意外,一开始他看罗峰还是个学生,以为他就算曾经当过兵,也就一般,殊不知,罗峰竟然对军体拳的掌握,还远远超过了自己。“你也是尖刀分队的?”

    唐德昌不由得询问,军队中,有不少罗峰这样的少年天才,他们离开军队再回去上学,都不足为奇。

    “我不是尖刀分队。”罗峰摇头。

    闻言,唐德昌忍不住惊呼起来,“难道是――利剑兵?”

    “也不是。”罗峰摇头。

    唐德昌瞳孔不由自主地强烈大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