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三十三章突兀而来的杀机
    “站住!”君怜梦喝住了想要冲上前的英俊男子,她的手挽紧了一些罗峰的手臂,皱眉道,“司徒明智,不要用这么恶心的称呼来喊我。♀”

    英俊男子停下脚步,这才看见了君怜梦身旁的罗峰,见君怜梦的手竟然挽着罗峰的手臂,不由得面色大变,猛指着罗峰,“他是谁。”

    罗峰眼神露出一阵鄙夷,这不是很明显嘛。

    “放开梦梦!”英俊男子司徒明智朝着罗峰怒吼。

    罗峰无奈,是梦梦抓着我的手臂好吧。

    “司徒明智!”这时,君怜梦忍不住再喊起来,“我有名有姓,不叫什么梦梦,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

    然而司徒明智此刻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落在罗峰的身上。

    自己精心设计了那么多惊喜,包下游船,夜游珠江,对月当空,烛光晚餐――多么浪漫美妙的一个夜晚,可这该死的小子出现,完全将司徒明智的幻想都打碎。

    面容低沉着,“小子,我让你放开她,听见没有。”

    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别人怀抱里面的感觉,多么的难受。

    司徒明智有种快要疯掉的感觉。

    然而罗峰却有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眼睛没瞎吧?”

    罗峰根本没抓住君怜梦,反倒是随着司徒明智的大吼,君怜梦越发抓紧了罗峰的手臂。

    司徒明智眼眸怒光喷发,浑身气得颤抖,可却不知道该怎么发作。

    为了跟君怜梦度个浪漫的二人世界,自己将身边的保镖都支开,不让他们跟随自己上船,现在――对比了一下两人的身材,司徒明智还是觉得自己这大块头占点优势!更何况,司徒明智觉得罗峰一定是君怜梦养的小白脸,这种人,最吃软怕硬。∽↗∽↗∽↗∽↗

    “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报出来吗?”司徒名字冷怒盯着罗峰。

    罗峰没有回答,转脸看着君怜梦,“梦梦,这家伙怎么了?”

    君怜梦脸一红,“讨厌,油嘴舌甜喊人家梦梦。”

    司徒明智有种想要一跃跳下珠江的冲动!

    快要吐血!

    自己喊‘梦梦’,直接被怒斥为恶心!

    这小白脸同样这么喊,就成‘讨厌’了。

    恶心跟讨厌,两者间的差距,比珠江还要长。

    “司徒明智,今晚我答应你前来赴约,就是想要跟你正式地说清楚一件事情!”君怜梦紧握着罗峰的手臂,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我们之间的婚约,是长辈之间一厢情愿的决定,我不答应!而且,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了,希望你以后别来烦我。”

    司徒明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面色涨得通红。

    紧紧地握着拳头,看着罗峰的眼神充满着恨怒之色!

    咬牙切齿,“你敢抢我的女人?”

    司徒明智的眼眸近乎迸发出一阵疯狂。

    这一霎,君怜梦面色微变。

    立即开口,“司徒明智,你别乱来。我告诉你-――他是我爷爷看中的人!”

    罗峰瞄了一眼君怜梦,默不出声。

    可司徒明智听见这一句话,面色都变得难堪了起来。

    君怜梦的爷爷,司徒明智自然清楚是什么人。

    自己招惹不起。

    如果君怜梦说的是真的,眼前这个小白脸,绝对不能动。

    君怜梦也是暗松了一口气。

    她拿罗峰来当挡箭牌,可绝对不想他招惹上司徒明智。

    这是希望罗峰的出现可以让司徒明智知难而退。没想到司徒明智在刚刚的那一刹那竟然险些要疯狂,事实上,任何一个男人在与自己未婚妻约会的时候,发现脑袋平白无故多了样东西,都会疯狂。

    在司徒明智眼中,君怜梦注定是自己的人。

    被人横刀夺爱的感觉,憋屈至极。

    从小到大,自己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可如今君怜梦的话语摆在面前,如果现在对罗峰大打出手的话,岂不是不给面子她爷爷?还有,虽然很生气,可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起码的风度还是要有的。

    司徒明智连连地深呼吸,努力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可半会,他烦躁地发现,心情根本无法平复下来。

    司徒明智猛地转身,想要走下去,让开船的人靠岸。

    这地方,待不下去了!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一旁放着的一个玻璃杯突然地砰一声破碎。

    这一处位置,恰好是司徒明智刚刚站在的地方。

    “狙击手!”

    罗峰猛然大惊,几乎是在电光石闪间,一脚踢飞自己身旁的一张椅子,飞向了司徒明智的身后,司徒明智身影被砸飞倒在了地上。

    “王八蛋,你敢偷袭我?”司徒明智面容愤怒地转过身,怒火燃烧,一声大吼刚准备冲向罗峰。

    罗峰已经一手半搂着君怜梦,身子朝着一处角落滚去。

    “不要动!”

    罗峰的声音宛如雷霆大喝。

    “有狙击手!司徒明智,你看看你刚才待的两个地方!”

    司徒明智心头大震,猛地扭头看去,面色顷刻间惊骇起来。

    两处地方,两个清晰的弹痕!

    一股冰寒的冷气直接从司徒明智的脑袋贯彻到脚底,瞬息浸漫浑身。

    手脚一阵冰凉。

    如果不是自己突然的转身,如果不是罗峰用椅子砸飞了自己――

    两枪,任何一枪,都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司徒明智面色惨白,哆嗦颤抖了一下,“怎么――怎么回事?”

    罗峰更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枪出现得突兀,如果不是司徒明智命大,神仙也救不回他。而第二枪,罗峰完全凭借自己的直觉,暗处的狙击手一击失手,必定会立即开第二枪,否则的话,很难再有机会。

    就比如现在,司徒明智趴着不动,有船身障碍,狙击手必定失去了瞄准的目标。 ,

    罗峰之所以抱着君怜梦迅速躲闪,是他也不能确定,暗处的狙击手,会不会对自己和君怜梦下手。

    “怎么回事?”君怜梦被罗峰双手环抱着,有些惊魂未定地开口。

    “不知道。”罗峰摇头,“可以肯定的是,有人要杀司徒明智!”

    话语落下的同时,罗峰的眼神不由得瞄了一眼君怜梦――

    君怜梦从罗峰的眼神中似乎读出了什么,当即怒瞪了他一眼,“我虽然不喜欢和他在一起,但是也不至于要买凶杀死他吧!”

    “话虽是这么说。”罗峰轻声地感慨,“最毒妇人心啊!”

    君怜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