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三十九章故人相见
    事实上,君怜梦也很无奈。¢

    司徒明智遭遇暗杀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爷爷的耳中,随后,爷爷自然便知道了君怜梦还带了一个人去赴司徒明智的约,也正是此人,让司徒明智躲过一劫。

    君怜梦抵挡不住爷爷的再三询问,勉强答应了带罗峰去见爷爷。

    只不过,整个过程,君老也没问罗峰的名字,君怜梦也没主动去说。

    至于她所说的,罗峰不去见,爷爷会亲自找上门,自然是胡扯,君怜梦怎么可能敢跟爷爷说自己和一个男人合租。

    软磨硬泡之下,罗峰算是答应明天晚饭时间登门拜访。

    君怜梦长长舒了口气,如果罗峰死活不肯去的话,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爷爷去交代。君怜梦将爷爷的住址留给罗峰。

    “我明天一早就去陪爷爷,你看着时间自己过去吧。”

    君怜梦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走回房。

    “等一下。”罗峰喊住了刚刚推开房门的君怜梦,认真地问道,“车费有报销不?”

    “泥煤。”

    君怜梦狠狠地摔门。――

    张家。

    “你说什么?二十几个人,对付不了一个人?”张弢神色彻底低沉下来。

    马震神色依然是惊魂未定,“弢哥,那家伙,是我见过的最能打的了。就算咱们老大,恐怕-――也未必如他。”

    张弢瞳孔轻微一缩。

    他清楚马震的性子,绝对不会夸大其谈。

    “一个中学生,真有那么厉害?”张弢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事实,就是如此。”马震神情无奈,“他还扬言,会择日来拜访我们黑狐帮。本章节由雯高速首发”

    “他敢?”张弢眼眸的精光一闪,一道狠辣神色一闪而逝。

    “就算他能打,老子要对付他,也还有很多办法。”张弢神情冰冷,“不过,既然他敢放出话要来拜访我黑狐帮,那-――我们就等着他自动送上门来。”

    张弢冷笑,“前阵子跟鬼七要的那批货,还没机会试验呢。现在-――刚好。”

    马震眼神一振,急忙点头附和。

    第二天早晨。

    罗峰往楼梯下走的时候,路过二楼,隐约听见了一阵吵架的声音。

    不由得看了一眼岚姐住的地方门口,一道疑惑的神色一闪而过,罗峰开始了一天的晨跑。

    晨跑回来后,罗峰发现,君怜梦已经出门。

    洗了个澡,在房间内安静地看书。

    罗峰俨然忘记了时间,一直到手机铃声响起。

    “罗峰,你出发了吗?”君怜梦的声音。

    “什么?”罗峰愣了一下,“现在几点了?”

    说话间,罗峰的肚子都不禁地咕噜响了一下。

    从早上到现在下午三点,罗峰还滴水未入呢。

    在君怜梦的催促下,罗峰起床出门。

    终究是第一次去看望老人家,虽然不熟,罗峰还是本着一颗礼貌的心去商场买了两瓶价值几十块的红酒,提着走进了地铁站。

    在羊城,尤其是下班高峰期,乘坐地铁,比其余的交通方式都便捷迅速得多。

    同时,也很廉价。

    罗峰记住了君怜梦给的地址,距离他住的地方也不算很远,只是相隔了几个地铁站的珠江新城一处靠近珠江的公寓!

    “看来君老师的爷爷是个有钱人啊。”罗峰走出地铁便开始感叹,这一带的房子,都可以说是寸土黄金!

    豪华公寓内,君怜梦正在陪爷爷下象棋,只不过,她已经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态了,不时地看看手臂,暗骂罗峰,那小子竟然五点钟了还没到。

    “爷爷,咱们不等他,直接开饭吧。”君怜梦建议。

    君老呵呵一笑,“你也没跟人约好具体几点,稍稍迟点,也没什么。更何况,他可是我乖孙女的救命恩人啊。”尽管当晚狙击手的第一枪的瞄准司徒明智,可谁能肯定,他的下一枪,不会对着君怜梦?

    “他也就撞彩逃生了,爷爷你可别夸他,那小子嚣张得很呢。”君怜梦道。

    “年轻人张扬一些,也不是坏事。”君老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君怜梦,“我家乖孙女喜欢就好。”

    君怜梦顿时败给君老了。

    “爷爷,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我跟罗峰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

    话语一落,君老猛然间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声音突兀扩大了几分,将君怜梦吓了一挑。

    半会,君怜梦嘟嘴道,“我就是说跟他没那种关系啊。”

    “不,我不是问这个。”君老眼眸瞪大到了极点,“你刚刚说-――他,叫什么名字?”

    “罗峰啊。”君怜梦回答。

    “罗――峰!”君老突兀地喃喃轻语起来,眼神变得怪异迷离,“会是他吗?会不会是他?他离开那里一年了,毫无音讯。”

    “爷爷,你说什么?”君怜梦好奇地询问,没听清爷爷的喃喃自语。

    君老晃神回来,眼神充满着期待,摇头称无事。

    这一下,君老也无心下棋了。

    耐着性子等了一阵后,君怜梦实在没忍住,拿起手机,刚准备打罗峰的电话,手机铃声已经响起-――

    “君老师,我已经在楼下了。”

    “自己上来,十二楼,我在楼梯口等你。”君怜梦迅速道了一声,随即朝着君老一笑,“他来了。”说罢,君怜梦大步地走了出去。

    看着君怜梦的背影,君老的眼神却满是复杂。

    “真的是他?或者,只是同名而已?”君老突然地感觉自己的心隐隐有些乱了,心头仿佛有一块石头堵着,沉重无比。

    “万一真是他,我该这么说?”君老内心苦涩。

    “一年了,当初他心死而离开,绝对不可能再归队。可我们欠他的,该怎么去还?”

    君老满脑子的念头闪烁着。

    这时候,电梯口,叮的一声响。

    罗峰提着袋子走了出来。

    “啧啧,还懂得买手信过来,不错,不愧是老师的乖学生。”君怜梦调笑一声。

    罗峰瞄了她一眼,淡定不语。

    君怜梦带着罗峰走到了房前,推门而入。

    “进来吧,我来给你们介绍。”君怜梦大步地往前走,“爷爷,他来了,你要感激救了你乖孙女的恩人小伙子,罗峰”

    君怜梦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罗峰的脚步,已经停了下来。

    罗峰的目光,直视着前方――

    与君老,对视着。

    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