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四十九章开玩笑
    第四十九章开玩笑

    美不胜收!

    横看成岭侧成峰,古代的湿人也不比咱们纯洁多少啊,可却是一语中的。

    当然了,罗峰也不敢横看竖看,他只是在电光石闪间瞄了几眼,立即便转过身去。

    非礼勿视。

    他也想不到,郑薇同学会几乎光着身子来让自己进来,虽然后面说了声‘不要’,可门早已推开。

    罗峰走出去,顺势关上了门。

    郑薇的心跳扑通地剧烈跳动着,许久都没法回神。

    她左挑右跳,总算是看中了一件裙子,可衣服刚脱下,敲门声音就响起。郑薇下意识以为是柳眉到了,于是乎脱口而出,想不到,接下来耳边竟然传来了四个字——郑薇同学。

    是罗峰!

    郑薇根本来不及阻止。

    这一幕能怪谁,就怪自己啊!

    郑薇的脸色红辣着,手忙脚乱地穿上了裙子,心跳仍然无法平稳下来。

    片刻,敲门声音再次响起。

    郑薇的脸色通红,有些不知所措,双手紧紧地抓着裙子,坐在床上,低垂着脑袋,紧紧抿着红唇,掩饰不住心中的紧张失措,“进——进来吧。”郑薇一下子不知该怎么面对罗峰的眼神,毕竟,整个过程,是自己的疏忽所造成。

    房门推开,一道身影来到了床前。

    “刚才的事——你,别放在心上,是误会。”郑薇鼓足勇气地轻声开口。

    “什么误会?”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郑薇耳边响起。

    郑薇猛然抬起了头,顿时欲哭无泪,“眉眉!”

    今天这是怎么了?老弄错对象。

    柳眉非常好奇地望着郑薇,“你刚才说的什么?”

    “没,没事。”这种事情,闺蜜也不能说,郑薇很是坚决地摇头,随即抬眼看向房门方向,疑惑道,“眉眉,你走过来,没看到什么人?”

    “谁?”柳眉皱着眉头,“薇薇,你今天怎么说话越来越怪了。”

    “不是。”郑薇迟疑了下,还是开口了,“今天一大早,有个同学就到了。”

    “不会吧!”柳眉张大了嘴巴,见郑薇肯定的点头,柳眉当即忍不住噗嗤地笑了起来,“你的生日派对可是在今晚,哪个逗比一大早就来了啊。”

    “是罗峰。”

    “原来是罗峰那个——什么!你说罗峰?”柳眉猛地反应了过来,眼神不敢相信地看着郑薇。

    “很惊讶吧。”郑薇很满意闺蜜的这个神情。

    “岂止是惊讶,简直还是惊吓!”柳眉振声开口,“那家伙来我们班都一个星期了,你看他跟我们说过几句话?仅有的几句,还是你主动去跟他说的!我还以为他在怪我们那天晚上不顾他就走了——可现在,他竟然这么早就到,尼玛啊,这肯定有鬼。”

    郑薇瞄了她一眼,“女孩在讲话斯点。”

    柳眉撇嘴不以为然。

    “他来多久了?”柳眉急忙再问。

    “八点半左右到的。”

    柳眉又是一阵无语。

    实在是早得让人生疑。

    “薇薇,你说——是不是这块木头突然间开窍了,想要追求你?”柳眉突然试探着开口。

    郑薇脸一红,当即啐了一声,“才没有。如果他想追求我,怎么会送我这么随意的生日礼物。”

    “哎呀,还有礼物啊,这下**不离十了。”柳眉眨眼,“被心中的男神追求,是什么感觉?对了,他送了什么礼物?”柳眉内心熊熊的八卦火焰开始噼里啪啦地燃烧起来。

    郑薇粉嫩的红脸蛋抽动数下,“一根油条,一杯豆浆。”

    房间内,寂静片刻。

    柳眉倒在床上,笑得坐不直腰了。

    眼泪都快要流出去。

    郑薇则是一脸郁闷地看着柳眉抱腹大笑——

    十分钟后。

    柳眉终于笑够,看着郑薇,揶揄笑道,“现在感觉如何?”

    “很饱。”

    “被男神的油条喂饱了?”

    “滚——”

    郑薇有种交上损闺蜜的感觉,满心的无力。

    而罗峰早已经下到了一楼大厅,在沙发上泡着茶,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倒,想要用热茶来平息自己内心的燥热。

    刚才那一幕,仿佛定格为永恒,在罗峰的脑子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不知道君老师看了我的身体,是不是也这样。”

    罗峰嘀咕着,浑然不觉,已经吃过了早餐的东伯早就回到了大厅,此刻正假装擦花瓶地盯着他,一边喃喃自语着,“连茶都大口大口的喝,这么没品味的家伙也想窥觑大小姐的芳心?哼,得想个办法让他知难而退。”

    东伯不动声色地将花瓶放回去,转身走去了一处偏角,拿出手机。

    “小包,你的对手出现了。”

    罗峰没想太多,一边品尝一边细细回味刚刚的惊鸿一瞥。

    他自然是见到柳眉过来了,为了不引起一些麻烦,罗峰避过她,回到一楼大厅,至于二女迟迟不下楼,那就不是罗峰关心的问题了,他还乐于如此,最好就让自己一整天都悠闲地在品茶。

    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同时,一万块的保镖费轻轻松松上手。

    想想都让罗峰心情愉悦。

    只不过,罗峰的这个心情显然没能保持很长的时间。

    东伯来到了他的面前。

    “这位同学,我来给你引见一个人。”东伯微笑地开口。

    罗峰抬头,手中还端着一杯茶,不知何时,东伯的身边,出现了一名打扮得跟个骚包似的青年,头发一丝不苟,闪亮无比,浑身上下,从头到脚,每一处地方,仿佛都经过了最精心的雕刻,一身名贵的衣服搭配起来,显出富贵英俊之气,当然,在罗峰眼中——这叫骚包。

    “小包,他就是罗峰同学。”

    东伯刚一开口,罗峰就目瞪口呆了。

    果真是人如其名啊!

    骚包兄脸庞的笑容仿佛都是职业化的,伸出手,淡定笑着,“初次见面,我叫包宁闩。”

    “包你爽?”罗峰眼神露出一阵恐惧。

    包宁闩的脸一黑,你丫的耳朵有问题?

    “抱歉抱歉,我这人比较喜欢开玩笑。”罗峰也是笑着伸手。

    然而,就在罗峰伸手的一刻,包宁闩却不动声色地将手收了回去。

    罗峰的手就这么凌空放着,略显尴尬。

    同时,包宁闩还淡淡地笑了下,“无妨,本公子也挺喜欢开玩笑的。”

    “呵呵,那就对了嘛,大家都是开玩笑。”罗峰伸出的手顺势过去,给了包宁闩一个大大的拥抱,脸庞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骚包哥,一看你就是个豪爽人!称呼嘛,不过是个代号,何足挂齿。什么包你爽包我爽大家爽都不是什么问题,最贴切的还是骚包兄这三个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