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五十五章谁动了我的钢琴
    第五十五章谁动了我的钢琴

    丘索的声音很大,不少人都听见了。

    尤其是最近着的高三班的同学们,此刻不少都流露着幸灾乐祸的神情,包括那学霸陈进武,冷眼地瞥着罗峰,自语着,“这个时候敢跟校花坐在一起,那不是自找麻烦?”

    一个个暗暗地感叹摇头。

    丘索刚走进来的一句‘土包子’他们都听见,虽然心里有一些不爽,不过也都接受了,对面人家这群富二代,自己的确也就一土包子。

    无从辩驳。

    罗峰喝了一口酒。

    无视了丘索的这一句话。

    开玩笑,郑薇会让自己走?就算她答应了,她老子也不答应。

    罗峰可是拿了钱负责保护郑薇的。

    砰!

    丘索猛地一掌打在了桌面上,眼眸愤怒,“听见本少爷的话了吗?”

    “你小子也太不识好歹,看来你是不认识丘索少爷。”陈宽在一旁添油加醋。

    罗峰眉头轻拧,看着柳眉,“郑薇同学家里的苍蝇真多,看来平时不搞卫生,佣人太懒了吧。”

    “你说什么?”丘索顿时怒视着罗峰。

    “丘少,他说你是苍蝇呢。”陈宽补刀。

    罗峰一摊手,“我可没这么说过。”

    柳眉不由得抿嘴一笑,姿态宛若绽放的烟花,绚烂美丽。

    丘索看着不由得神色一呆,很快也回神过来,眼神更加愤怒地看着罗峰。

    柳眉的这般笑容,应该只是冲着自己笑。

    “听见没有,请你,出去。”丘索的声音冷厉了几分。

    “哎,你有完没完啊。”柳眉忍不住了,“薇薇如果让罗峰走的话,她自己怎么不来说?”

    丘索眼眸闪烁一下,哼了一声,“这点小事,还用得着表姐亲自过来?”

    “你表姐来了。”罗峰喝了一口酒。

    话语一落,几乎同时地,大厅中也响起了一阵声音。

    众人的目光纷纷瞥着门口的方向。

    郑薇面容含笑地迈步走来,身旁是母亲丘雪怡。

    步伐轻盈,落落大方。

    脖颈戴着一条宝石项链,衬托出高贵美丽的气质。

    如同一个白雪公主,徐徐迈步而来。

    不少人都看得呆了。

    柳眉站了起来,走过去笑了下,“薇薇,你可总算来了。”

    “你们玩得开心点,妈先下去了。”年轻人的事情,丘雪怡也不掺合,跟郑薇道一声后,便走下楼,郑薇顿时松一口气,“你不知道,跟那群长辈待在一起,我都快闷死了。”

    不少人都上前跟郑薇打招呼,并且送上生日礼物。

    郑薇一一道谢,面容一直保持着笑意。

    今天确实是值得开心的一刻。

    “薇薇,你还来迟一步,你的男神就要被人赶走咯!”大部分人都送上了生日礼物,郑薇将礼物吩咐佣人拿下去后,柳眉压低着声音嘻嘻地笑着开口。

    “啐,什么男神,难听死了。”郑薇的脸一红,瞪了眼这闺蜜,随即眉头一拧,“眉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不用柳眉开口,丘索已经走过来了。

    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礼物盒,笑吟吟地递给了郑薇,“表姐,生日快乐。”

    “谢谢。”郑薇接过了礼物。

    “表姐,这个人——是你的同学?”丘索直接指着罗峰。

    郑薇看了眼,想到柳眉刚刚说的话,轻轻点头。

    “他是我的仇人。”丘索直截了当地开门见山,“表姐,我不想看到他了。”

    玄外之意,自然很显然。

    有我没他,有他没我!

    丘索胆敢这么开门见山心中也是有底气的。

    好歹郑薇也是自己的表姐,没理由不帮自己。

    丘索冷笑地看着罗峰。

    郑薇眉头一拧,这个表弟什么德性,她自然清楚。

    赶走罗峰,郑薇不可能答应。

    可以郑薇的性子,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意思落了自己表弟的面子。

    “丘索,你这样做未免太喧宾夺主了吧。”柳眉最懂郑薇,此时淡声地开口,“今晚是薇薇生日,来这里的都是薇薇的朋友,你平白无故的要赶走一人,这让薇薇情何以堪。”

    丘索一撇嘴,“赶走一个土包子,有什么大不了。”

    话语一落,郑薇的眼眸已经是闪过了一道愠色,“我的朋友,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丘索张了下嘴巴,随即是暗暗地摇头。

    眼神掠过一丝不甘。

    表姐不答应,自己怎么赶走这土包子小白脸?

    陈宽喊的人,都在外面等着,随时可以动手了。

    丘索迫不及待地想要修理罗峰。

    可表姐有时候,就是这般固执。

    丘索拿她没办法。

    “不知道这位同学送了什么礼物给郑大小姐呢。”这时候,丘索一旁的陈宽突然间出声。

    丘索眼神微亮,立即明白陈宽的意思,眼神立即流露出难为情,感叹一下,“陈宽,你怎么能揭别人的伤疤呢?有些拿不出手的礼物,说出来,人家也是难为情啊。”

    哼,赶不走你,也得羞辱你。

    丘索将罗峰视为这一场生日派对的头号敌人了。

    表姐不肯赶他走,他又跟柳美女那么多话,这让丘索心中升起了一阵危机感。

    今晚,一定要不遗余力地打击这个土包子。

    “丘少,话不是这么说,有道是,礼轻情意重啊。”这时候,一道声音凭空而起,郑薇等人的身后,又几人迈步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正是今天上午跟罗峰有过交集的骚包兄包宁闩。

    丘索看了过去,面容流露出笑意,“原来是包大哥,你今晚可来迟了啊。”

    包宁闩一摆手,“准备一些事情,所以晚了点。丘少,你刚才说的,可是罗峰同学?”

    “罗峰?”丘索指着此时还在座位上淡定自若地喝酒的罗峰,“原来他叫罗峰啊,就是不知道,是疯子,还是傻子。”

    “丘索!”郑薇怒了,“我不许你污蔑我朋友。”

    “丘少,你这话确实说得不对。”包宁闩立即摇头,沉声说道,“都是薇薇的朋友,说话得注意分寸。”

    丘索有些意外地看着包宁闩。

    这可不是包宁闩一贯的作风。 ,

    包宁闩嘴角轻扬一阵笑意,紧接着说道,“今天上午,罗峰同学跟我说过,要送给薇薇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闻言,罗峰视线轻眯了一下。

    这个包宁闩的狐狸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

    此时,就连郑薇也都投过好奇的目光。

    “这份礼物——你们随我来。”包宁闩信步微笑地走了过去。

    片刻,大厅一角,传来了一声咆哮怒吼。

    “谁动了我的钢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