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五十七章爱的誓言
    第五十七章爱的誓言

    当看到罗峰直走,最后一个拐弯进入卫生间的时候,在场顿时响起了不少眼镜跌落的声音。

    丘索热泪盈眶,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不会趁势攻击。

    论姐夫人选,丘索自然更加偏向于包宁闩。

    羊城八精,除了个人实力外,家庭背景可都颇为深厚。

    那土包子,简直没法比。

    见罗峰这般不识情调,包宁闩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一旦真的被罗峰抱得美人归,包宁闩今晚可要吐足三升血。毕竟‘豆浆油条’四个字,是自己当场提出来的。

    本想嘲讽下罗峰,殊不知,直接中了对方的圈套。

    那土包子实在太狡猾了!

    罗峰上厕所尿个尿也中枪。

    “大家让一让,都让让啊。”这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在众人的身后响起来。

    听闻此声,包宁闩神情一喜。

    是东伯!

    包宁闩急忙将目光瞥了过去,更加是喜上眉梢了。

    此刻东伯的出现,赫然还命人将钢琴搬了回来。

    这无疑是一场及时雨啊!

    如果不是东伯上了年纪,包宁闩真想抱着他狠狠亲两下。

    包宁闩紧紧地握着拳头。

    眼神遏抑不住着激动。

    逆袭的机会来了!

    豆浆油条?

    哼!一曲庸俗的‘豆浆油条’,怎能比得过自己高大上的钢琴曲?

    “土包子,既然你不会趁热打铁,就别怪我虎口夺食了,不,应该是——这本该属于我的!”包宁闩的眼眸掠过一道冷意,自信心重新回归,昂首挺胸,骚意十足。

    “东伯,你怎么搬台钢琴过来了?”柳眉险些说漏嘴,这还是自己跟罗峰让人搬走的。

    东伯笑了下,“有位青年才俊,说要在生日派对上为大小姐送上一曲,这点要求,我自然可以满足。”

    所有人目光都唰唰唰地落在了包宁闩的身上。

    眼神纷纷发亮。

    今晚这个生日派对,来得太值了。

    一场爱情的争夺战,就这么激烈地上演。

    包宁闩的钢琴曲,能不能击败罗峰的‘豆浆油条’?

    “包宁闩的钢琴还真不是盖的,有钢琴小王子之称啊。”

    “当然了,要不然怎么能位列羊城八精之一。”

    “这才是咱们贵族玩的东西,什么豆浆油条,让它见鬼去吧,包大哥一曲钢琴曲,必定将它击败!”

    所有人都纷纷期待着,包括身后的高三班的同学们,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羊城八精,可包宁闩曾经在学校的一次晚会上弹唱过钢琴曲,一夜之间便是惊艳全校!

    很快,钢琴已经在包宁闩指定的位置放好。

    包宁闩今晚的穿着也颇为正式,休闲西装,打着个蝴蝶结,挺拔的身躯显得英俊无比,尤其是那一头骚包发丝,亮瞎了不少人的眼睛。

    来到了钢琴旁,包宁闩脸庞流露出一阵自信笑容。

    转身回头。

    这时候,罗峰刚好走回来了。

    包宁闩嘴角轻扬,计划,仍然可以进行。

    一只手抚摸着钢琴,包宁闩眼眸如同星辰般耀眼。

    这一霎,确实让在场的一些小女生眼中冒出了小星星。

    “帅呆了。”

    “仿佛天生是为钢琴而生。”

    “走到钢琴旁,气质完全都不同了。”

    纷纷的感叹。

    包宁闩眼眸深情款款地凝视着郑薇。

    “薇薇,这一曲,送给你。”

    语气中已经毫不掩饰着爱意。

    爱的誓言!

    公然的表白了。

    尽管包宁闩一直在追求郑薇,可这种话,可从没说过。

    他以为可以慢慢的俘虏郑薇的芳心,可罗峰的出现,让他产生了浓烈的危机感。

    自己必须也要开门见山了。

    我就不信,在自己跟土包子之间,薇薇还不会选择?

    哼,土包子,今晚你注定要成为衬托!

    包宁闩坐了下来。

    轻轻地开口。

    “爱的誓言,国际名曲,由法国巴黎著名钢琴表演艺术家理查德·克莱德曼所创作。”包宁闩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这一曲的高大上一般,在演奏之前,还来了一段解释。

    确实,在场大部分都是中学生富二代,什么理查德·克莱德曼对他们来讲,太过陌生。不过,听包宁闩这么一说,就给了人一种很牛的感觉——

    很快,众人对这一曲都充满期待了。

    包宁闩的双手落在了钢琴上,英俊的脸庞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副白马王子般的形象,悠扬的琴声如同泉水一般汩汩而来,妙不可言。

    琴音一出,现场都安静了下来。

    静静地欣赏,感受着琴音中给人带来的感觉。

    爱的誓言。

    音符跳动着,宛若爱的精灵在眼帘之中。

    快慢结合,速缓有序,十指在跳动,眼神深情陶醉。

    一曲,徐徐地消逝——

    余音绕耳。

    全场一阵寂静。

    数秒钟后——

    “好!”丘索大声喊了起来,双手啪啪啪地拍了起来,立即将众人从这一曲钢琴曲的意境中拉扯了回来。

    包宁闩嘴角一抽,这猪一样的队友。

    就算要叫好,也别那么快啊。

    可惜意境意境被破坏,随着丘索的一声叫好,他身旁的陈宽也是拼命地鼓掌,很快,掌声便蔓延了整一个大厅。

    不论是富二代这一方或者高三班同学这一方,都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

    相比之下,得罪一个罗峰,怎么也比得罪包宁闩要好。

    更何况,包宁闩的这一曲钢琴曲,确实空灵动人。

    “还真的有两把刷子。”此时唐大耳跟罗峰早已经退居一侧,唐大耳感叹一声,“峰哥,看来你遇上对手了。”

    罗峰无语地瞟了眼唐大耳,要不是他拿出的那一曲豆浆油条,也不会引起这一个美丽的误会,现在几乎全场所有人都眼前的一幕当成是自己跟骚包兄之间的争风吃醋之战了!

    罗峰很无奈,自己貌似从头到尾,都没说几句话。

    可全场已经将自己视为包宁闩的情敌了!

    包宁闩站了起来,神色含笑地环视众人,见罗峰已经退到了一侧去,嘴角更是不由得扬起一阵得意的笑意。

    这一曲爱的誓言,直接碾压你豆浆油条。

    从现场众人的反应已经充分体会出来了。

    包宁闩的手轻轻一摆,全场很快安静了下来。

    “忘了跟大家说一件事。”包宁闩微笑着开口,“今天上午罗峰同学也说了,要给薇薇献上一首钢琴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