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五十九章北海有墓碑
    第五十九章北海有墓碑

    清脆的声音宛如天边一声雷,震住了所有人。

    皆都石化了。

    一个个目瞪口呆,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这种众人最为期待的情况之下,大家都在猜测着,郑薇是接受包宁闩的礼物,或者是婉拒的时候,她竟然——朝着罗峰喊一句话。

    这一句话,需要莫大的勇气。

    她想听他弹钢琴。

    这其中蕴含的意思,众所周知。

    简直就是变相的表白啊!

    身为郑薇的闺蜜,都无比意外地转脸看着郑薇,这小妞怎么突然间有那么大的勇气了?虽然罗峰是你的男神,可这么直接落包宁闩的脸,真的好么?

    不过,我喜欢。

    柳眉嘴角溢出了一缕笑意。

    此时此刻,骚包兄的脸庞神色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直视。一时好像吞了个苍蝇般发黑,一时好像吃屎般发绿,总而言之,就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几乎都闪动出来了,牙齿气得格格作响。

    打从娘胎出来,他就不曾有过今日这般挫败感。

    不管自己做了什么,竟然,都不如一个土包子。

    包宁闩紧紧地握着拳头,额头青筋都爆了出来,显然已经遏抑着心中的怒火到了极致。

    喷火般的双眼带着冷意地盯着罗峰。

    哼!

    就算薇薇想听你弹钢琴,你又有勇气上去?

    也不知道这土包子怎么蒙骗了薇薇!

    罗峰抬眼,他的目光只是看着郑薇。

    郑薇的眼神清澈,前所未有的宁静,隐隐带着一丝的期盼。

    她真的,想听罗峰弹钢琴。

    郑薇已经下定了决心,就算罗峰弹得跟杀猪般犀利,自己也会说他的好听。

    罗峰暗苦笑了一下。

    眼下这种情况,自己再沉默,还真的是名副其实的缩头乌龟了。

    连郑薇都有那么大的勇气喊出这句话,自己如果还拒绝的话,那不是低调,是矫情了!

    罗峰自然不认为郑薇是真的在向自己表白。

    说不定只是为了让骚包兄彻底死心而拿自己来当挡箭牌罢了。

    这种事情,罗峰非常有经验。

    就算是挡箭牌,今晚自己的这个挡箭牌,已经是挡箭牌20版本了。

    罗峰脸庞露出了自然的微笑,“既然是寿星公开口,我就算不会,也得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了。”

    郑薇嫣然一笑,心头也是落下一块石头。

    她很怕罗峰会直接拒绝。

    以她对罗峰一贯的了解,这家伙随时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还好,这一次,他没有。

    “不过,郑薇同学,我可不会什么外国啥啥啥钢琴名曲,顶多会点民谣罢了。”

    罗峰往前走了几步,突兀地回头道了一声。

    “民谣?”包宁闩忍不住冷笑地嘲讽起来,“若我是你,就清唱出来算了,别弄脏了那钢琴。”

    包宁闩已经下决心要彻底跟罗峰撕破脸。

    仅有的一丝绅士风度,让它见鬼去吧!

    包宁闩冷狞地笑了起来,“土包子,知道钢琴怎么弹的吗?”

    罗峰看了包宁闩一眼,突然地笑了。

    这个笑容,更上午时候曾经流露出来的那一抹笑,很像。

    罗峰坐在了钢琴前。

    大厅很快便安静了下来。

    双手轻轻地放了上去,这一霎,罗峰脸庞冷峻了起来。

    精神已经高度的集中,眼眸抹过了一阵复杂的光芒。

    一阵思绪,一段故事,蜂拥心头。

    钢琴声轻悠悠地响起,如泣如诉,仿佛在讲述着一段动人的故事。

    罗峰的十指在跳跃着,眉宇间散发着自然而然的自信。

    “骗子,还说不会。”柳眉一撇嘴。

    轻悠的一段旋律过后,罗峰开口了。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浑厚的声音,仿佛带着天生吸引人的磁性,顷刻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

    所有人都想不到,罗峰的歌声,竟然这么的好听。

    一开口就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配合着钢琴曲调,沁人心灵。

    仿佛,直接带人卷入了一段故事当中——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听到这里,郑薇的心没由来地隐隐一痛。

    她总感觉,罗峰,是在讲述他自己的故事。

    望着这一袭修长挺拔的身躯,刀锋削过般冷峻的脸庞上,抹过的一丝柔情,一阵惆怅,一抹忧伤——

    郑薇突然好想看看罗峰的心,到底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十指依旧在跳动,随之而调动起来的,是在场不少人的灵魂。

    在琴音与歌声中产生了共鸣。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没有人再说罗峰不会弹钢琴,包括包宁闩,此刻眼中只有震撼,难以置信。

    这一曲尽管普通,可却令人产生了极其浓烈的共鸣。

    包宁闩自问,他——办不到。

    这岂不是意味着,那土包子的钢琴造诣,还在自己之上?

    怎么可能!

    包宁闩不停地暗暗摇着头,可无法阻止得了罗峰的声音。

    “南山南,北秋悲,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北海有墓碑。”

    最后的五个字,罗峰仿佛倾尽了浑身的力量一般,眼眸一抹疯狂的血红之色一闪而逝,转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剩下的,是反反复复的轻喃。

    北海有墓碑。

    所有人都沉浸在这一曲民谣之中,无法自拔。

    仿佛不忍破坏这一幅美丽的画面。

    甚至,罗峰在不停地喃喃地回场着最后的一句话,也全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北海,有墓碑。

    蓦然间,罗峰感觉胸口一阵强烈的发闷绞痛。

    哇地一口血水喷射出去,殷红的鲜血,刺眼无比。

    所有人都被惊醒过来,眼眸忍不住纷纷地猛然睁大起来,心中强烈地震撼。

    郑薇感觉心好痛。

    他一定有什么无法忘怀的往事。

    他的眼神,令人很心碎。

    鲜血喷出后,罗峰的心境恢复了正常,眼神逐渐地平静了下来,内心无澜。

    罗峰站了起来,轻擦拭嘴角的血迹,转身,“抱歉。”

    “哼!抱歉?”一道声音划破了安宁,包宁闩狠声地道,“今天是薇薇生日,竟然唱什么墓碑的歌!”

    话语一落,不少人的目光纷纷看着包宁闩。

    “你闭嘴!”

    郑薇上去,扬手,挥手,甩手——

    啪!

    清脆无比的耳光,送给包宁闩。

    啪!

    买一送一,再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