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七十五章紫荆第五少
    第七十五章紫荆第五少

    所有人都可以想象,唐大耳悲剧了。

    陈桥兵变,牛逼的是赵匡胤,不是唐大耳,所以他只能认命,总不能发动教室兵变吧,等待他的是班主任陈于霖的狮吼功。

    罗峰强忍着笑。

    整一节课,唐大耳都是在罚站的过程中度过。

    好不容易撑到了下课铃响。

    “我再占大家一分钟时间。”班主任陈于霖正说到关键点,一句话脱口而出,然后继续回归本。

    唐大耳额头黑线直冒,嘴里念念有词,“至少又得九分钟――”

    果不其然,课间十分钟只剩下最后一分钟的时候,班主任陈于霖方才意犹未尽地宣布下课,“哦对了。”在离开教室之前,陈于霖还不忘回过头提醒一声,“唐大耳,记得放学别走。”

    唐大耳嘴角一抽,默默点头。

    待陈于霖离开教室后,唐大耳瞬间满血复活,唰地坐了下去,手中还拿着刚刚的那一封情书,激动无比,“峰哥峰哥,飞来横祸,飞来横祸啊!”

    罗峰手中的笔掉了下来,抬头一瞥教室门口,并没什么状况出现,“哪来的横祸?”

    “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怎么形容?校花!校花给你写情书啊!怎么说?”唐大耳绞尽脑汁。

    “飞来艳福?”罗峰试探着开口。

    “对啊!”唐大耳振声开口,一脸茫然地看着罗峰,“我刚刚不就是说飞来艳福?”

    “――”

    校花给你写情书!

    唐大耳刚刚的这一句话引起了班上不少人的注意,若不是上课铃再响起,物理老师晃悠晃悠地拿着课本走进来,恐怕有不少人都忍不住想回头望了。

    “薇薇,你――听见了吗?”柳眉轻声细雨。

    郑薇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什么听不听见。”

    “校花写情书啊。”柳眉压低着声音,“虽然不知道是哪位,可毫无疑问,你的男神,有人要抢了!薇薇,你可要抓紧呢。”

    “胡说八道。”郑薇脸红地啐了一声。

    “哎,以后万一出了什么状况,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哇。”柳眉朝着郑薇眨眼笑。

    二女窃窃私语。

    最后一排,唐大耳已经将手中的那一封情书递给了罗峰,神情无法掩饰着激动振奋,好像这情书是写给他的样子。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下午六时,校园荷花池凉亭,不见不散。”

    简单的两句话。

    最下方的署名,赫然是――宋黛滢!

    “宋黛滢?”罗峰怔住,他好像刚刚听唐大耳提过这个名字。

    “性感校花宋黛滢啊!”唐大耳激动万分,“她可是全校男生都幻想的对象!那性感的黑色短裙,那性感的长腿,那性感的嘴唇,那性感的――”

    “停。”罗峰喊住快要失控的唐大耳,再这样下去的话,他放学恐怕不仅要去班主任办公室,还顺便走一趟物理老师办公室了。

    “峰哥,全校就只有第一校花千依岚能压宋黛滢一筹,美得啪啪声哇!”唐大耳那个羡慕,那个妒忌,那个恨。

    姓感校花?

    罗峰自语着,按照唐大耳的描述,并非自己在学校后山遇见的会武功的女同学。

    一开始唐大耳喊着校花写情书,罗峰下意识以为是那女同学跟自己开的玩笑。

    现在看来,是另有其人。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只可惜,自己黄昏后,没有空。

    紫荆中学的放学时间是下午五点三十分,罗峰可没有忘记答应了郑海天的事情,当郑薇一个月的校园保镖,放学还得送她回家。

    至于那性感校花――罗峰没有放在心上。

    唐大耳自然不会问罗峰到底会不会去赴约,因为他觉得,是个男人都会去。

    性感校花的魅惑力太大了。

    “啧啧,峰哥,你要是泡上了性感校花宋黛滢,那就是毫无争议的紫荆第五少啊!”

    唐大耳继续发挥着他的罗嗦功力。

    全然不觉,在教室的另外一侧,有两人,眼神不时闪过狠厉地瞥着这边。

    王诚与廖乾坤。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是中午放学时间。

    柳眉郑薇收拾了课本离开教室后,罗峰也立即站了起来。

    当大小姐的校园保镖,可不是说说而已。

    只不过,该来的总是回来。

    罗峰刚刚走出走廊,前面已经一群人影大步地走来。

    为首的,罗峰不陌生。

    骚包兄,包宁闩。

    与包宁闩走在一起的,还有罗峰的熟人,五班的天盟老大黄天业,身后还跟着王诚廖乾坤等人,气势汹汹地朝着七班方向走来,目光一下子全都落在了罗峰的身上。

    包宁闩的眼眸闪过一道狠色。

    就是这个乡巴佬,让自己在郑薇的生日派对中颜面尽失。

    啪!啪!

    每当响起郑薇对自己扇的那两巴掌,包宁闩依然感觉脸庞一阵子的火辣。

    自己受到的羞辱,一定要在这乡巴佬的身上百倍奉还!

    那么,两巴掌,就得在这乡巴佬脸上留下两百巴掌。

    不将他打成猪头也不解恨。

    走廊上,其余的学生们纷纷避让,面露惊慌。

    不管是包宁闩或者黄天业,都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

    尤其是包宁闩,传闻他的家庭背景,更是可怕。相比起来,黄天业在学校拉帮结派组成的所谓天盟,简直就是小孩子玩过家家。

    也正是因为如此,包宁闩一句话,黄天业几乎召集了所有天盟的成员赶来。

    近五十人,气势汹汹地来到了罗峰面前。

    包宁闩目光蔑视着罗峰,“好久没见啊――紫荆第五少!”

    话语一落,他身后的众人不由得哄笑起来。

    “紫荆第五少,他凭什么?” ,

    “今天就算惊动学校领导,也要给他个教训,怕什么,天大的事,黄老大和包大少给我们顶着。”

    “不长眼的东西,转校来紫荆中学之前,也不打听打听,什么人自己可以得罪,什么人,自己永远也得罪不起。”

    罗峰身旁的唐大耳脸色阴沉下来。

    他的目光看见了远处揶揄戏谑笑着的廖乾坤两人。

    一定是他们!

    紫荆第五少,本是自己跟峰哥说的玩笑话,可竟然这么快传出去,此时还让包宁闩拿出来嘲讽讥笑。

    “你们闭嘴!”唐大耳忍不住紧握着拳头大吼一声,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额头青筋直爆,一字一顿地振声道,“我峰哥,就是紫荆第五少,那又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