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七十八章十恶不赦
    第七十八章十恶不赦

    下课约莫十分钟后,教室内的学生已经不多。

    柳眉郑薇来到了最后一排。

    “罗峰,走吧,送我们回去。”柳眉直接出声。

    教室内一些目光瞥了过来,眼神掺杂羡慕妒忌恨。

    啪!

    前排又有一支笔惨烈牺牲了。

    罗峰带二女走出校园,校门口不远处停放着一辆普通的起亚k4。

    “给你。”郑薇拿出了一串车钥匙,递给罗峰,然后指着那辆起亚k4。这倒是出乎罗峰的意外,他本以为郑海天会同往常那样派人过来接送。

    “我爸说了,在接送我放学的这段时间,这辆车子,暂时由你保管。”郑薇开口。

    罗峰眼睛微亮。

    自己的那辆出租车早已经处理掉,有辆车子代步,要去哪也方便很多。

    “那就替我多谢郑老板了。”罗峰一笑,接过钥匙很快便将车子开了过来,二女上车后,车子平稳地开往郑家别墅的方向。

    一路上,柳眉看着罗峰操控着车子,不由得想起第一遇见罗峰那晚的一幕――

    不知觉间,脸色不禁地烫红几分。

    当时自己实在太心急了,现在回想起,简直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竟然拿把水果削皮刀子去打劫罗峰。

    这或许也是缘分吧。

    柳眉的心里突然咯噔地跳出了个念头,急忙一晃脑袋将它甩掉。

    自己都胡想什么了,罗峰可是郑薇的男神。

    一旁的郑薇似乎也有心事,车内一阵安静。

    约莫半个小时的路程。

    车子徐徐地驶入了郑家别墅。

    “罗峰,麻烦你送眉眉回家呀。”郑薇下车后,朝着罗峰一招手。

    罗峰点头。

    这点小事,倒不至于要去找郑海天加工资。

    更何况,日薪一万,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差事,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

    “柳眉同学,你家在什么地方?”罗峰问。

    “你往前开就行了,要拐弯我会提前跟你说。”柳眉道。

    见柳眉没有正面回答,罗峰也不细问。

    一直以来,柳眉郑薇形影不离,罗峰猜测柳眉的家世应该跟郑薇差不多。

    “我挺好奇的。”车子一边往前开,罗峰问道,“柳眉同学,你跟郑薇同学都各住自己家,那天晚上又怎么会――”柳眉拦截自己车子的地方,就是在紫荆中学附近。

    “我们刚好参加完一个活动,准备住在学校宿舍。可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柳眉回想起来都有些后怕,那晚若不是罗峰,恐怕真的要产生悲剧了。

    两人左一句右一句地闲扯,很快,车子来到了一处较为偏静的广场前停了下来。

    “我就在这下车了。”柳眉推门下车,来到车窗前笑着招手,“谢谢你,罗峰同学。”

    柳眉始终还是没有让罗峰知道自己所住的地方。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着小秘密,罗峰自然不会去深究,直接调转车头,打道回府。

    车子一路飞奔,很快便驶入了唐大耳家里的小区。

    在小区外的百货店买了几瓶酒和一些花生,提着走上了楼。

    此时已经是晚上的七点。

    天色渐暗。

    紫荆中学,校道上,人来人往,四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荷花池畔,不少的学生或是拿着课本在温书,或者是偷偷地牵着手躲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不时亲个小嘴也能乐个半天――

    荷花池中央有一处凉亭。

    往常都会有不少学生到凉亭去歇息,可今晚格外不同。

    只有一道倩影,矗立凉亭内。

    黑色短裙,长腿分外引人,高挑绝色。

    长发及肩,柔顺迷人。美丽的瞳孔轻轻微缩着,眉头轻拧。

    朱唇泛红,整个脸庞仿佛毫无瑕疵。

    性感校花宋黛滢。

    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放飞机。

    “混蛋,他竟然敢不赴约。”宋黛滢抿着红唇。

    自己约了罗峰六点钟在这见面,可他倒好,现在都七点了,还没有个踪影。

    宋黛滢想过今晚很多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根本没考虑过罗峰会不出现。

    “哼,罗峰,我记住你了。”

    宋黛滢按捺着性子再等近十分钟后,终于忍不住,抛下一句话后,转身离开。

    而此时,罗峰正在唐大耳家的餐桌前。

    酒香散开。

    唐德昌虽然说了不再喝酒,可那是在罗峰不在的前提下。

    罗峰亲自买了酒过来,岂有不喝的道理?

    两人痛快地喝了两大碗,唐德昌直接使了个借口支开唐大耳。

    “去,给我打点酱油,记住,是龙洞步行街一号杂货店的酱油。”

    唐大耳面容狠狠地抽搐。

    “爸,你没醉吧?来回最快也得两小时啊。”

    “少说废话,叫你去就去了。”唐德昌狠瞪一眼唐大耳,迫于老爸的淫威,唐大耳唯有认命了,垂头丧气地离开了租房。

    当唐大耳把门关上的一瞬间,唐德昌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碗,眼眸一抹精光一闪而过。

    “唐叔,有什么发现?”罗峰问。

    唐德昌重重点头。

    “我这几天,几乎每天都盯着张铁宏那老贼!”唐德昌沉声地说道,“我发现他有一个规律,每天下午三点钟,都会去一处茶楼。”

    “就在昨天,我冒险潜入茶楼,伪装成服务员,无意中得知了一个秘密。”

    唐德昌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眼眸无法遏抑着怒火,“张铁宏,竟然勾结一个叫黑狐帮的地下势力,进行一个丧尽天良的勾当!”

    “他做了什么?”

    “人贩子!”唐德昌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落下,“张铁宏以发展自己的房地产作为障眼法,实际上,背地里与黑狐帮勾结,干起贩卖小儿的万恶勾当!” ,o

    “简直就是畜生!”罗峰拍案而起,怒发冲冠。

    纵使是恶人,也得看其所做的事情有多凶残。而张铁宏这种,简直就是十恶不赦,死一百遍都无法填补被他伤害的家庭的灵魂。

    人贩子!

    当世最令人憎恨的一类人之一。

    “唐叔,此事可真?”罗峰沉着询问。

    “我听得一清二楚。”唐德昌振声说道,“我听见了,他们说要在三天后交货什么的,黑狐帮手中已经又多了一批小儿,要通过张铁宏的手段贩卖出去!”

    “这消息是我昨天下午听到的,这么说来,他们很有可能,就在这两天内就进行交易。”唐德昌道,“所以我立即让大耳传消息给你,谁知道他今天下午才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