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九十二章成长的代价
    第九十二章成长的代价

    会议室,罗峰神色坦然地接受诸多目光的洗礼。

    满腔的怒火宣泄出来之后,此刻的罗峰心中一片宁静。

    波澜不惊。

    丝毫没有先前那疯狂暴击的一面,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个质彬彬的书生,可会议室内没有一人心中会产生这个想法,倒在地上的那四十多个学生的惨状,历历在目。

    罗峰走进来的一刻,校长江承安的目光便落在了他的身上。江承安很想知道,一个学习成绩出类拔萃,甚至能够击败天才少女千依岚的家伙,同时间,身上却隐藏着如炸弹般的暴力因子――这样的一个仿佛充满着矛盾的学生,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江承安有些失望。

    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顶多,冷峻的面容流露出来的异于同龄人的冷静,让江承安有些惊奇。

    惊奇的眼神一抹而过后,校长江承安的神色更加严肃庄重,手指轻敲着会议桌,淡淡地说道,“罗峰同学,你可知道,你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罗峰目光落在校长江承安的身上,虽是第一次见面,可学校不少地方都有校长的照片,罗峰自然认了出来,摊手稍一耸肩,“如果江校长指的是我揍那群人渣的话――我不认为自己有错。”

    话语一落,会议室内,诸多教师领导们的神色顿时纷纷变幻了起来。

    “果然是朽木不可雕,犯下这样的大错,竟然还丝毫没有半点的忏悔之心!”黄达忍不住怒斥起来了,如同十月孕妇般的大腹激动得晃动起来,指着罗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那痛心疾首,又夹带怒不可遏的神情,连罗峰都忍不住赞叹一声,这黄达主任不去演戏,那简直浪费人才了。

    会议室内,恐怕没有第二个人比黄达更迫切地希望自己被开除。

    果然,黄达已经迫不及待地矛头一指,振声说道,“江校长,我斗胆越权说一句,这样的学生,一定要开除!他是我高三年级管辖下的学生,出这事,我也有责任,然而,就是要背负再大的责任,我也不能再让其他学生受到半点伤害了。”

    黄达主任说得大义凛然,激动高昂。

    不少的教师仿佛受其感染,也都纷纷地点头,仿佛不立即开除罗峰,那就无法平息众怒,那就不是属于正义的一方。

    “罗峰,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终于有一道声音问起。

    自然是君怜梦。

    罗峰看一眼君怜梦,似乎根本没看见黄达的蹦跶,直接平静地回答道,“我是正当防卫。”

    君怜梦忍不住嘴角轻抽,这家伙找的什么破借口。

    谁会相信你正当防卫?

    就算是正当防卫,你防着防着都从三楼防到了九楼,顺带着还打断了包宁闩的双腿――根本讲不通啊。

    果然,罗峰的话语一落,会议室内众人面色纷纷古怪起来,这个理由实在太过奇葩了。校长江承安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表情严肃,敲了下桌面,沉声说道,“罗峰同学,请你严正对待这个问题,你知不知道,学校完全可以报警,让警方来处理这件事。”玄外之意,学校已经对你格外开恩了。

    罗峰一摊手,一字一顿地回答,“我很认真的说,我就是正当防卫。如果我不出手的话,那么――我将会跟大耳一样躺在医院里了。”

    “大耳。”陈于霖不由得眸子一震,“你的同桌唐大耳?他――他怎么了?”

    罗峰的眼眸抹过了一道冰冷。

    “紫荆中学,险些便出现有学生被殴打致死的新闻。”脑海中回想起唐大耳的惨状,罗峰那平息的怒火不禁又点燃。

    君怜梦眼神微惊,“罗峰,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早上,大耳在学校门口不远处的一条巷子内,被黄天业一群人堵住,一阵痛殴,浑身是伤,头破血流。他们还扬言,这是为了对付我,人要对付我,我还手,难道这不是正当防卫?”

    “一派胡言。”黄达怒声喝道,“校外的打打闹闹,怎么能和在学校相比?”

    “除了紫荆,就不是你们的学生了?”罗峰眼眸如剑,冷锐地反问一声。

    “校内校外,自然都是我们的学生。”校长江承安一摆手,徐声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件事本是你们在理。可是,你为了出一口气,来到学校,不分青红皂白便殴打同学,已经是铸成了大错。这件事,你本该汇报给老师,让学校出面处理。罗峰,你终究还是年轻。可年轻的成长――往往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果你的兄弟,被医生说是在阎王爷手中抢回来的一条命。你也冷静不了。”罗峰声音淡漠地回应。

    “哼,现在的医生都会夸大来说,就算唐大耳被打伤,哪有那么严重?”黄达不屑冷冷地说道。

    罗峰看着黄达,半响,微微一笑,“你是主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话语落下,黄达面色一变,他怎么听不出罗峰这家伙的讽刺意味?眼神一怒想要发作,可瞄一眼校长江承安,黄达心头不禁的一蹬,有校长在,自己再多说,便是越俎代庖了。

    黄达暗恨地哼了声,强忍了罗峰。

    “江校长。”这时候,君怜梦开口了,脆声说道,“事情的经过我们大致都已经了解了,事出有因,双方都存在过错。我建议,双方都记大过一次,写一份检讨书,通报批评,再召集双方坐一起协商沟通,最好是可以化干戈为玉帛,这样对学校,对学生而言,都好。”

    “我不同意。”黄达忍不住立即出声,“罗峰必须要开除,犯下这样的大错都还能留在学校,那,我们学校的规章制度,学校的威严何在?”

    “若要开除,那殴打唐大耳同学的那些人呢?比如五班的黄天业,请问黄主任,黄天业,该不该开除?”君怜梦反问道。

    黄达面色变幻了几下,旋即道,“别忘了,黄天业也是受害者。”

    “都别吵了。”

    校长江承安一拍桌面。

    会议室安静下来。

    江承安看了眼黄达,声音淡漠地道,“五班的黄天业以及一干学生,虽也是这一件暴力事件的受害者,可他们,也是始作俑者,必须严肃处理。”

    “至于罗峰――”

    江承安的视线落在罗峰的身上。

    许久。

    轻微一叹地摇摇头,“明天开始,不用再来学校了。罗峰同学,我希望你能记住这一个教训,成长,终究要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