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九十四章意外来电
    第九十四章意外来电

    突兀而来的告白。

    咻。

    就如同闪电惊雷那样来得突然诡异,所有人的脑子仿佛下意识的一阵空白。

    校花的表白。

    暴雨惊雷之下,七班校花,竟然向一个已经被学校开除了的学生,高调的表白了!

    七班的学生们眼眸皆都大震,眸子纷纷睁大数倍,呆滞地望着这一幕――

    同时间,也有不少譬如学霸陈进武那般心灵破裂碎开的声音。

    罗峰的身影轻顿,背对着郑薇。

    这一刹,时间似乎已经定格着不动,宛若天荒地老。

    郑薇的红唇颤动,睫毛也在抖动着,呆呆地望着罗峰的背影――

    我喜欢你!

    声音仿佛还在教室内回荡萦绕着。

    最青涩的一句话。

    罗峰背对着郑薇,不敢回头,他生怕自己会心软,只是――自己没有办法接受郑薇的喜欢。

    许久,罗峰轻缓地叹了一声,眸子望着外面的滂沱大雨。他不知该如何回应,唯有再迈开了脚步,很快便消失在门外――

    教室内,所有人都呆了。

    校花的表白已经是震撼人心,而校花表白被拒绝,更是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郑薇的眼泪簌簌而落,闪电划过,脸庞分外的凄美。

    转身返回了座位处,趴着桌上,轻声的抽泣。一旁的柳眉只能是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背,轻声细雨地安慰着。

    这一切,都发生在暴雨天。

    啪啪啪――

    雨点疯狂地拍打着苍穹,天空苍茫一片。

    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坑坑洼洼的积水,还没到下课时间,再加上雨势这么大,极少人注意到罗峰的离开。

    一楼大厅。

    罗峰双手捧着书本,望着前方的雨幕,徐徐地回过头看一眼。片刻,深呼了一口气,转身,毅然迈步穿入了雨幕当中。

    如背负着电闪雷鸣,走向天地间苍茫的另一端――

    约莫百米之后,蓦然间,罗峰感觉自己头顶上方的大雨消失了,可前方,依旧还是雨势滂沱,暴雨拍击天地。

    一把伞出现,伴随着一道空灵的声音。

    “喂,书呆子。”

    握着伞的手,白皙而美丽,五指轻绕,绝美无比。

    罗峰侧脸看了过去,雨幕当中,一袭淡蓝色的身影,迷倒众生的脸庞挂着若有若无的淡淡笑意,如天空中勾勒出来的一抹绝色,头发随意地扎起,给人一种绝世无双的美艳。

    第一校花千依岚。

    “想不到,天才少女千依岚,竟然还是个武者。”罗峰轻声地开口。

    千依岚脸庞挂着淡笑,“想不到,书呆子也有这么暴力的一面。”千依岚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罗峰,“书呆子,你该不会也是武者吧。”

    千依岚显然自己也不相信。

    她从罗峰身上没感受到半点武者的气息。

    至于罗峰痛扁天盟四十几人,在别人看来相当恐怖,可对千依岚而言,太平常不过了。

    两人仿佛心照不宣一样,千依岚拿着伞,两道身影徐徐地往校外走了出去。

    “你住哪?”千依岚问。

    “我就在这了。”罗峰闪身走到了一栋民房的屋檐下,微笑道,“多谢你的相送,千依岚同学。”

    千依岚拿着伞,眸子落在罗峰的身上,片刻,忍不住出声了,“罗峰,你真的就这样认输了吗?”

    “认输?何来认输?”罗峰轻道。

    “我们的下一场考试,还没有比,这是第一个认输。还有――”千依岚看着罗峰,一字一顿的道,“因为四十几个不起眼的角色而离开紫荆中学,这是人生旅程中的一次输家。可是,我不相信你就这么认输了。”

    “你不相信?”罗峰怔住,眯眼看着千依岚,“为什么不相信?江校长亲自下的命令,勒令退学,开除处置。难不成他还会收会成命?”

    “凭我的直觉。”千依岚道,“我相信你会回来。”说罢,千依岚直接转身,拿着伞,淡蓝色的身影消失于雨幕当中。

    罗峰望着千依岚的背影,许久,视线收了回来,淡淡的轻语一声。

    “这个女人的直觉――真可怕。”

    下课铃声已经响起。

    会议室内。

    校长江承安在总结这一起校园暴力事件。

    “总而言之,牺牲一个天之骄子,维护好校园的秩序,也是件好事。希望大家以此为鉴,千万不能再让重复的事情在校园重演。”江承安敲着桌面,沉声地开口。“散会吧,黄达主任,你负责医院那边学生们的交涉,务必好好处理这件事。”

    “江校长,不需要罗峰去医院向学生家长们道歉吗?恐怕不好交代啊。”黄达皱着眉头说道。

    江承安沉吟了起来。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来。

    陈于霖拿出了手机,看到的是一串陌生的数字。

    “你好。”陈于霖接通电话,随即脸色微微轻变,“王诚的家长?”

    唰唰唰。

    会议室内,有不少已经准备离开了的教师领导们纷纷停下了脚步,目光望向了陈于霖。

    黄达面容流露出一阵冷笑。

    看吧,才刚说完,就有学生家长来电话了。

    自己的儿子在学校被打断了腿,没有哪个家长会无动于衷。

    在黄达看来,只是开除罗峰,实在是有些便宜他了。

    “什么?”

    诸多目光的注视下,陈于霖突然地声音扩大了几分。

    引来了众多更加好奇的目光。

    江承安的心头也不由的一紧,难道这个学生家长提出什么过分要求了?

    “你说的――是真的?”陈于霖眼神无比的惊异,迟疑了下,直接将手机按下了免提键。

    “当然是真的了,陈老师,他们同学之间的打打闹闹,断个胳膊小腿的,那不是很正常嘛,都是年轻人,口头呵斥一顿就算了。我打电话来,也就是想问问那个同学的情况,大家都是同学,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希望他能跟我儿子和解。”  8☆8☆$

    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入了所有人的耳边。

    众人都懵住了,目瞪口呆――

    这――竟然不是兴师问罪?

    听起来,还好像是给罗峰求情来的。

    不合理啊,不应该啊!

    黄达眉头紧紧地皱着,若不是电话还在陈于霖的手中,恐怕他早就忍不住冲上去了。

    很快,王诚的家长的电话挂断,会议室,又是一阵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