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九十五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第九十五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这个电话来得很突兀,受伤家长所说的话,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没有料想中的兴师问罪,让人觉得非常的诡异。

    “看来,罗峰说的没错,这件事,是双方的错。”君怜梦的声音缓缓地说道,“王诚的家长自知理亏,如果大闹下去的话,他的儿子也会受到处罚。所以,倒不如大家都不追究,法不责众!”

    “君老师说的有理。”陈于霖说道,“这件事是双方的过错,如果只是开除罗峰,那未免太不公平了。在同等情况下,如果要开除――那是所有人都要被开除。”

    不少人脸色都一变。

    校长江承安的面容不禁难堪了起来,所有人开除,一次性开除近五十人,那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轰动,这绝对不可能的。

    可一碗水端平,既然开除了罗峰,其他人凭什么不被开除?

    “你们都别忘了,还有一个受害者啊。”梁弘厚叹了一声,“罗峰的同桌,躺在医院,他的情况,比其他的受伤者都要严重的多。既然开除了罗峰给受伤家属一个交代,那么,要怎么给唐大耳同学的家属交代?”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质疑校长的决定吗?”黄达怒斥着大喝起来,振声说道,“开除罗峰已经是作出的决策!唐大耳是受害者,可罗峰不是,他凭什么出手打伤那么多的学生?还有――哼,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受伤家属提出和解,其余的呢?我就不信,所有的家长都会觉得这件事不宜重罚罗峰。被打的可是他们的儿子!这个王诚――哼,说不定不是亲生的。”

    “黄主任,以你的身份,说出这句话,难道就不怕有辱斯吗?”君怜梦冷冷地扫一眼黄达,眼神充满不屑。

    这时候,又是一串手机铃声响起来。

    陈于霖低头看了一眼,认出这个号码。

    “是廖乾坤的家长。”陈于霖脱口而出。

    众人纷纷转脸看来。

    这一次,陈于霖一开始就按下免提。

    “你好,我是陈于霖。”

    “呵呵,陈老师啊,我是廖乾坤的家长,我那儿子――唉,真给你们添麻烦了啊!”一道声音大叹着说道,“平时不好好读书也就算了,竟然还惹事生非,现在还跟同学开玩笑摔断了腿,我打电话来,是给乾坤请几天假的。”

    话语落下,整个会议室的人又是懵住了。

    “这――你儿子不是摔的,是被人打断了腿啊。”黄达忍不住开口。

    “陈老师,你那里还有外人?”电话内的声音疑惑起来。

    “呃,是我们学校的黄达主任。”陈于霖连忙开口。

    “哦,也没什么事,我儿子不听话,以后还得靠你们多多管教啊,那兔崽子――好了,我也不多打扰陈老师了。”

    电话再次挂断了。

    会议室内,陷入了死寂。

    天河区第一附属医院。

    一名男子挂断电话后,脸庞露出笑容,“苏经理,我说的还可以吧。”

    男子身旁站着的,是海天集团的苏国铭。

    此人正是廖乾坤的家长。

    “有劳你了。”苏国铭拍拍男子的肩膀。

    男子连忙摆手,“千万别这么说,其实啊,小辈之间的打闹,也不太适宜闹大,年轻人总有冲动的时候嘛。”

    “廖先生果然通情达理。”苏国铭一笑,“我还有其他事,就先走了。对了,我们海天集团给廖先生儿子的十万块慰问金,明天中午前一定到账。”

    男子笑得合不拢嘴,“别谈钱,都说了是小事。”

    当苏国铭离开后,男子推门走进了病房。

    “爸。”廖乾坤的脸都被抽肿了,神色无比委屈,“这件事真的要这么算了?”

    “你这混小子,以后长点眼睛!”男子怒声道,“你那同学,是海天集团董事长的亲戚啊!你敢跟他作对,简直不知死活。医生检查过了,除了双腿折断,其它都是一些皮肉伤,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还有,海天集团答应给咱们十万块赔偿,这对我们家来讲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权势滔天,还亲自过来答应给我们赔钱,我们当然也要识相一点。乾坤,做人的道理,你还得多学学啊。”

    “嗯,爸,我知道了,以后咱家缺钱的话,就请罗峰再打断我的腿。”

    “乖儿子。”

    陆陆续续,已经有二十几个学生家长打来了电话。

    会议室内,电话铃声不停地响起来。

    都是各班受伤学生的家长的来电。

    说辞各异,可都有一处相同点,就是不希望这件事闹大,最好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就当自己的儿子是在学校自己摔倒摔断了腿――

    “这――怎么会这样?”黄达懵住了,这么短的时间内有一半的学生家长表态,其余的家长,说不定也是如此。

    这是他见过的最奇怪的现象。

    太不应该了。

    黄达眉头紧紧地皱着,“难道是有人逼他们这么说的?”

    “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君怜梦毫不犹豫地下黄达的面子,冷冷开口,随即目光看向了校长江承安,学生家长的来电,或许让这个局势有一丝改变的希望。

    江承安的神色也是低沉着。

    他绝对想不到学生家长竟然会这样做,难道真的是他们理亏?

    诸多的视线都落在校长江承安的身上。

    黄达的心有些忐忑,生怕校长改变了决定。

    不过,他的心还算是有几分笃定。

    因为有一个最重点的学生家长没有来电。

    包宁闩。

    受伤学生中,他才是最重要的。

    突然的,江承安的手机响了起来。

    江承安低头看一眼,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接通电话。

    三分钟后。

    “这起暴力事件,就这么决定了,学生家长不追究,我们也省去一大麻烦。其余的,都不用说了,散会。”

    江承安的手一摆,自己率先迈步离开。

    外面的大雨还在滂沱的拍打着天地。

    君怜梦撑着伞,眸子带着几分倦意,第一时间回到了岚风公寓。

    快步走上楼梯。

    君怜梦的眼眸泛过担忧。

    她有些害怕,害怕罗峰会受不起被开除的打击。说到底,罗峰始终是个中学生啊。君怜梦轻叹着,轻轻打开了方面。 ,

    静悄悄的。

    君怜梦走上去,大厅的地步上铺满了被雨水打湿的书本。

    罗峰确实已经回来。

    可他的房间门紧闭着。

    君怜梦迟疑了会,轻抿着嘴唇,刚想上前去敲罗峰的房门,眼神不经意的一扫,却发现了地面上有一行字――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君怜梦紧锁的眉头突然展开了,脸庞露出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