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一百零六章我是你的小包包
    第一百零六章我是你的小包包

    昨天的那一场大雨,很压抑,仿佛让人快要窒息。

    而今天,在第一节课上课的时候,啪啪的雨点已经拍打着窗口,郑薇偶然间扭头看了看,嫣然轻笑,这是最美的下雨天。

    整节课,大部分的学生们都心不在焉,不时的有人转过身暗暗看了一眼罗峰,又飞快转脸回去,生怕惹得这个煞星发怒了。

    几乎所有人脑子里都有一个疑惑。

    昨天罗峰明明已经被开除,今天怎么摇身一晃,又成了插班生,成为七班新来的同学。

    太诡异了。

    “薇薇,该不是你爸在逗你吧?”柳眉暗暗低声地朝郑薇开口。

    郑薇眸子流露出疑惑,摇摇头,“应该不是,我爸不会拿这个来跟我开玩笑的。总而言之――”

    “总而言之,罗峰能回来,就是天大的好事,对吧。”柳眉朝着郑薇一眨眼,“男神又回身边咯。”

    郑薇脸红地啐了一声,眼角眉梢间的喜悦却怎么也遮挡不住。

    另外一侧,啪,啪,啪!

    从上课到下课,三支笔惨遭横祸。

    学霸陈进武的眼神满是不甘心,满是不可接受,“他怎么回来了?他怎么可以回来?他打伤了那么多学生,学校怎么不处罚他?这不公平!”陈进武的眼神流露着强烈的恨意,当妒火到了一定的程度,是会化成无尽的恨。

    然而,他更多的,是无能为力。

    总不能带着头盔穿着护甲去找罗峰单挑吧。

    整一个下午的课程,罗峰都非常安静地上完。

    罗峰很满意,看来,低调太久果然不行,偶尔震慑一下旁人,自己也乐个清闲。

    罗峰回校的消息很快便在学校疯传。

    各处班级的学生都纷纷传出了一阵的惊叹。

    甚至包括高二的一些班的学生也有耳闻。

    丘索,就在是高二。

    他听见了这个消息后也是不敢相信,派人过来查探确定了之后,丘索的眼神露出了愤恨,“简直没天理啊,这种人,怎么能留在紫荆中学?”

    丘索立即拿了电话。

    天河第一附属医院的高级病房。

    包宁闩躺在病床上,旁边坐着的是父亲包兴旺身边的美女秘书,正在给他削苹果。包宁闩的脸已经消肿了,可双腿被绑得僵硬,无法动弹半分。

    包宁闩的眼眸还是不时的闪过了一道恨色。

    那个乡巴佬,竟然敢对自己动手。

    还好,他也受到了惩罚。

    老妈今天来说了,整个羊城,不会再有学校敢收留罗峰。

    “乡巴佬,你敢来跟我斗,我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暗无天日的痛苦之中。”包宁闩脸庞狰狞无比,嘶吼了一声。

    一旁的美女秘书已经见惯不怪了,她受董事长的吩咐来照顾他儿子,还不到一天的时间,这句话,在董事长的儿子的嘴里已经说了不下于一百遍了。

    美女秘书真心怀疑董事长的儿子是不是智商或者神经有点问题。

    当然,她也不敢直言,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包宁闩,“少爷,吃苹果吧。”

    包宁闩接过了苹果,冷笑一下,就当这个苹果是罗峰,狠狠地咬了一口,半会,突然间觉得一阵恶心,又将苹果直接扔向了墙壁。

    美女秘书默默地去收拾,心中确定了,神经问题大于智商问题。

    摆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起,包宁闩一抬头,伸手接过了电话。

    “包少爷,大事不妙啊。”丘索的声音急促无比,“你知不知道,罗峰回来了。”

    “什么?”包宁闩神色一震,半响,微微一笑,“那乡巴佬说不定是掉了一只橡皮擦忘了捡,回来拿了。”

    “不是,是回来上课了。”丘索急声道,“还是在高三七班,现在全校都传遍了整个消息了。”

    砰!

    包宁闩的手机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美女秘书早有准备,一手拿着扫把,一手垃圾铲,大步走上去。

    这少爷的脑子,没救了,短短的一分钟之内,竟然扔了两个苹果――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包宁闩的身子在病床上拼命地震动了起来,双眼疯狂通红起来,罗峰回校,这意味着,自己的布局,自己的受伤,所有的一切,都不值得,都是枉费!

    这让包宁闩如何能接受!

    “给我电话,给我电话。”包宁闩咆哮了起来。

    美女秘书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包宁闩努力地让自己心中的疯狂怒火平息下来,迅速按了母亲黎淑琴的电话号码。

    电话一接通,包宁闩就痛声地哭了起来。

    “妈,是我,你的小包包啊。”

    美女秘书嘴角一抽,听不下去,默默转身走出了病房。

    包宁闩声泪俱下地说了罗峰回校的情况,电话那头,黎淑琴给包宁闩再三保证,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后,包宁闩才收起了眼泪挂断电话。

    美女秘书推门进来,第一时间去看包宁闩的手,见他还拿着自己的手机,当即是松了一口气,还好。

    包宁闩拿着手机,等待母亲黎淑琴的电话。

    羊城教育局大楼,二楼其中一间办公室的门口,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印着一个名字――黎淑琴。

    办公室里面,一名中年妇女,眼角起了鱼尾纹,眉头紧皱着,面容不善地打通了紫荆中学校长江承安的电话。

    她不相信,江承安竟然敢对她阳奉阴违。

    “哦,黎主任啊。”江承安的声音响起。

    黎淑琴神色平静,“江校长,听说昨天开除的学生,今天又以插班生的身份,回到学校了。”

    办公室内,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黎淑琴的脸色,则是愈发地难堪了起来,最终挂断电话。

    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

    许久,苦涩地揉揉自己的眼睛。

    “这件事――怎么会连司徒局长都惊动了?”

    黎淑琴在教育局的权力虽然不小,可自然无法跟局长司徒青书相提并论。

    既然是司徒青书安排罗峰回校,那么,这就是定局,无法更变。

    十分钟后,黎淑琴的电话再响起。

    黎淑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禁的苦笑,接通电话,“小包包。” ,o

    “妈,到底是什么情况?”包宁闩激动地开口。

    黎淑琴迟疑了会,道,“罗峰确实回校了,我跟你们校长沟通过,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医院的病房内,包宁闩懵住了。

    算了?

    怎么能算?

    不能算啊!

    包宁闩悲戚地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妈,我是你的小包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