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一百一十七章讲笑话,看笑话
    第一百一十七章讲笑话,看笑话

    病房内,姜小雪反复地检查了几遍唐大耳的情况。

    最终得到的结论,令她不禁的再次激动。

    唐大耳身上那一颗潜在的定时炸弹,已经消失了。

    不可思议,竟然是因为一碗药汤。

    姜小雪的脑海中浮现起罗峰昨天下午说的话――村子里的顽童从牛背上摔下来,都是喝这药汤治好。到底是什么村子,竟然流传着这么神乎其神的药汤!

    姜小雪有种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罗峰的感觉。

    唐德昌父子两人从姜小雪的口中得知了具体情况后,嘴巴也是张大成了o字。

    昨天罗峰给唐大耳诊脉的时候,两人都当作是玩笑,没想过罗峰的一碗药汤真的能够帮自己度过这一个生死难关。

    “果然峰哥放的屁都是香的啊哈哈哈――”唐大耳兴奋无比地喊着。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感觉生命更加可贵。

    “对了,罗峰,一般什么时候会来医院?”姜小雪忍不住问了一声。

    唐德昌愣了一下,旋即笑着道,“这两天中午放学,他都过来。”

    姜小雪点点头。

    叮嘱了唐大耳几句之后,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她还有其他的病人需要去观察治疗。

    这一个早晨,风和日丽,吕华的心情也格外的好。

    他前所未有的提前了半个小时上班,在各个病房溜达着。

    当然,他的最终目的地,只有一个病房。

    他想看到唐大耳一家愁眉不展,忧心忡忡的绝望眼神。

    在医院那么久,什么生离死别阴阳相隔吕华见惯不怪了,可这一家人屡屡害得自己被批评,被扣奖金,自己若不在他们身上找点快感回来,简直都对不住自己。

    不过,在走进病房之前,吕华得在门外观察一下。

    罗峰不在。

    吕华大松一口气,立即昂首挺胸地推开了病房的大门。

    眼神第一时间瞥向了唐大耳的病床,神情下意识的愣住。

    没有他想象中的愁眉苦脸,更没有他想象中的绝望眼神。

    这――难道他们已经决定了要动手术了?

    吕华迈步走上前,脸庞流露着温和的笑容,“早啊。”

    唐德昌看了一眼,虽然眉头安皱一下,可对方到底是医院的医生,唐德昌勉强笑了下站了起来,“吕医生早。”

    吕华含笑地点头,目光落在唐大耳的身上,眼神露出了惊讶,“咦?小伙子今天的精神不错嘛,呵呵。”

    唐大耳也是呵呵一笑,“多谢吕医生的关心。”

    唐大耳现在的心情可不比昨天,就算知道吕华想来看笑话,他也不介意。毕竟――现在看笑话的人,是自己。

    “看你们父子俩的神情轻松,我想,应该是有了决定了吧。”吕华感叹道,“人生无常啊,谁也不想摊上这事,不过,你们能这么快作出决定动手术也是好事,这病,拖的时间越长,就越危险。”

    “吕医生的夸奖真让我们汗颜啊。”唐德昌惭愧地道,“其实,我们父子决定,不做手术了。”

    “什么!”吕华愣住,眼神疑惑地打量着唐德昌,决定不做手术,父子俩还笑得这么开心,该不是疯了吧?“让他等死?”

    唐德昌长叹,“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大耳是被人殴打致此,就这么走了,说不定我还能赚到一笔不菲的赔偿金,也能安享晚年。”

    吕华的脸色一直憋着。

    走出病房,关上大门的一刹那,终于忍不住噗嗤地大笑了起来。

    抱腹大笑,眼泪都快要流了出去。

    “真是笑死我了。”吕华满眼的嗤笑,“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奇葩的一对父子啊,奇葩,真是奇葩,我吕华,跟这样的人过不去,简直是降低我的智商啊。”

    这时候,病房大门突然被打开。

    唐德昌满脸疑惑地看着吕华,“吕医生,你在笑什么?”

    我笑你傻x啊!

    当然,吕华没有直接说出来,朝着唐德昌竖起了母指,“唐先生果然是豁达的人。”

    “哪里哪里。”唐德昌眯笑回答,“吕医生才是聪明过人,医术无双。”

    吕华摆摆手加快脚步离开了,他还得找个地方继续笑。

    看着吕华的背影。

    唐德昌眯笑的神情更加灿烂。

    “智商,碾压。”

    办公室内,姜小雪的心情还没有平复过来。

    “一碗药汤,竟然解决了这么一个巨大的医学难题。”姜小雪连连的赞叹,同时已经延伸到了许多的领域,“很多与唐大耳类似的情况,淤血压着神经,或者脑血管的阻塞等等――是不是也能够通过这一碗药汤来调节配合着治疗?”

    姜小雪拿起了笔,已经开始写一份报告书。

    她要将这一份重要的发现向院长报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敲定一个方案。买下罗峰的这一份药汤的专利,这对医院,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

    姜小雪可以想象得到这一碗药汤的价值。

    办公室的大门直接被大力地推开。

    吕华笑容满面,如沐春风地走了进来。

    目光一扫,办公室内,姜小雪在写着报告,而她前面一名中年女医生王秀珍也在忙碌着。

    “你们都在啊。”吕华笑着走了过来,拍拍手掌,“都停一下,我给你们讲个笑话。”

    “笑话?”王秀珍正是处于八卦火焰浓浓燃烧的年龄,闻言立即抬起了头,好奇问道,“什么笑话?”

    吕华看了一眼姜小雪,见她还在低头写着什么。

    吕华立即咳嗽了一声,声音加大了几分,振声说道,“我刚刚去查房了,你们知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事?”

    “什么事?”王秀珍更好奇了。

    “一个病人家属刚刚跟我说,他儿子死了也好啊,他就可以得到一笔赔偿费来安享晚年了,哈哈,好奇葩的一对父子。”吕华旋即将刚刚所发生的事情大致地说了个遍,整个过程,又是不时的大笑着。

    王秀珍也是眼神露出惊异,难以置信的神态,“天下间还有这样的父亲啊。儿子不动手术也就罢了,还想着儿子死后那的赔偿金。”

    “那是那是,哈哈哈――”

    吕华在讲着他的笑话。

    俨然不觉,之前一直低头写着报告的姜小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抬起头看着他。

    姜小雪,在看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