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一百二十九章被炒鱿鱼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被炒鱿鱼了

    郑家别墅的大厅。

    丘雪怡朝着郑海天使了个眼色,夫妇两人走到了大厅的一侧。

    “老郑,你有发现什么了吗?”丘雪怡的眸子抹过了一阵焦急。

    郑海天一愣,“发现什么?”

    “你这死脑筋,经商的精明都死哪去了?”丘雪怡忍不住骂了一声,随即急声说道,“难道你没有察觉,我们家薇薇,很有可能,已经喜欢上罗峰那小伙子了。”

    “什么!”

    郑海天不禁的一惊,脱口而出,“不可能吧。”

    “什么不可能。”丘雪怡瞪了他一眼,随即说道,“薇薇这样的年纪,正是少女爱英雄的时候。罗峰那小伙子人长得帅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救了薇薇。要知道,有很多女人都有英雄救美的情怀的。我刚刚在房间里看得出来,薇薇她看着罗峰的眼神,很不一样。”

    郑海天不由得苦笑了起来,“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你这老糊涂!”丘雪怡忍不住急了,狠狠的掐了一下郑海天的手臂,“什么女大不中留,你难道忘了,薇薇是有未婚夫的!”

    闻言,郑海天仿佛想到了什么,瞳孔不由得一震。

    沉寂了许久,郑海天呼了一口气,神色庄重,“雪怡,你说,那人,会真的来吗?”

    丘雪怡摇摇头,抿着嘴唇,“我不敢保证,可是,算算日子,距离十八年之约,似乎,很快就要到了。”

    “不足两个月。”郑海天的语气凝重,“雪怡,幸好你及时提醒。这段时间我都忙晕了,竟然将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记。”

    “现在关键是,薇薇可能喜欢上罗峰那小伙子。”丘雪怡皱着眉头,“罗峰虽然一表人才,可终究是个普通学生,前几天还得罪了包家,他的身份,与薇薇相差太大,门不当,户不对。再者,十八年前,那人对我们郑家有救命之恩,当时他提出了条件,老郑你也答应了,十八年后,他会让自己的儿子来迎娶我们家薇薇,以那个人的本事,薇薇跟了他,一定不委屈。”

    郑海天眉头紧紧地皱着,陷入了沉思当中。

    许久。

    郑海天缓声的说道,“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要不,你找个何时的时机,跟薇薇说说,也得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嗯,我会的。”丘雪怡连连的点头。

    ――

    二楼,郑薇的闺房内。

    罗峰打开了窗,让充斥在房间内的药水气味飘散出去。

    郑薇坐在床上,轻轻的动了一下自己的脚踝,眸子流露出一抹惊异,“我的脚,好像不怎么痛了。”

    罗峰轻微一笑,“躺在床上安静地休息两个小时,就能下地走路了。这两天最好不要跑步,这脚扭得挺严重的。”

    “嗯。”郑薇依然非常乖巧,一副‘都听你的’的样子。

    罗峰走出了郑薇的闺房,东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门口等候着。

    “老爷请你去书房。”东伯道。

    罗峰点点头,跟随在东伯的身后,来到了书房门口,东伯打开了门后,便转身退去。罗峰走进书房,淡淡的茶香弥漫而起,芬芳令人陶醉。

    有钱人就会享受。

    罗峰也不客气,坐下去慢慢的品茶。

    约莫半个小时后,郑海天才将话题引入了主题上。

    “罗峰,等会你发个信息给苏国铭,把你的银行卡号码发给他,你的薪水,我会让他转过去给你。”郑海天沉声的开口。

    闻言,罗峰不由得一怔。

    算起来,自己保护郑薇的日子,才是几天。

    这么快就提前预付薪水?

    罗峰眼神微亮,果然是华夏好老板啊。

    罗峰也不谦逊,“那就多谢郑老板了。”

    “嗯,”郑海天点点头,随即沉声开口,“没想到,曲老三那几个人,竟然请动了那么多的凶残杀手前来,罗峰,多亏你又救了薇薇一条命啊。”

    “这只是我的本职工作。”罗峰轻一摆手。

    “他们迫不及待的行动,也过早地暴露了他们的行踪。”郑海天振声道,“我早已经向武警大队报案,就在事发时候,武警大队也展开了雷霆行动,将曲老三那一群人,当场抓获,只有曲老三一个人侥幸潜逃出去。”

    郑海天脸庞流露出轻松的笑容。

    这是他今晚得到的一个最好的消息。

    以曲老三为首的那群家伙,对自己恨之入骨,屡屡设下死局来对付自己的女儿。这段时间以来,郑海天的心都难以安定,尤其是今天又突生剧变――

    终于,在与丘雪怡的谈话后,又一则消息传回,收网行动,成功了。

    虽然曲老三逃脱了,也只是一个被拔牙齿的老虎,根本不足一提。

    可以说,郑薇身边的危机,彻底解除。

    “那就恭喜郑老板了。”罗峰也是笑了下。

    郑海天沉吟了会,抬头看着罗峰,说道,“对了,我让苏国铭给你的薪水,是足够一个月的。”

    罗峰一怔,不明白郑海天这话的意思。

    “是这样的。”郑海天道,“曲老三那伙人的危机已经消除,薇薇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我觉得,上学放学,也就不用再劳烦罗峰你,毕竟,你也有学业在身――”

    郑海天点到即止,他相信罗峰是个聪明人。

    罗峰自然不傻,顿时明白了郑海天的意思,神色有些难为情,看着郑海天,“这――怎么好意思啊。”

    上几天班,拿一个月薪水。

    这么好的待遇,就是天上掉馅饼,也没砸的那么准啊。

    虽然说,自己是被炒鱿鱼了。

    可若不是心中还有些矜持,罗峰说不定已经大笑三声,炒得好,炒得好啊。

    然后再拉着郑海天大喝三杯。

    两人互相阿谀奉承的推了几下太极后,罗峰就告辞离开了。

    看着罗峰走出书房的背影,郑海天的眼神有些复杂。

    罗峰这样的青年俊才,他是非常乐意结交的。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一掷千金,为罗峰摆平一桩麻烦事。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自己的女儿,竟然有爱上这个青年人的意思。

    对郑海天夫妇,对郑家来讲,这是绝不允许的。

    郑海天走出书房。

    “东伯,去挑几个保镖,护送大小姐来回学校。”

    哪怕只剩下个曲老三,还是谨慎为上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