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一百三十三章禽兽不如
    第一百三十三章禽獸不如

    惊恐的瞬间撕破了深夜的安静,这一刹那,同行的几个青年人都被吓得不轻,一个个面容失色地停下了脚步,瞳孔纷纷的瞪大,侧脸盯着那青年,一人骂道,“靠!你瞎喊个卵子啊!大半夜的,想吓死人?”

    青年人的手颤抖地指着前面,“你――你们看。”

    几名青年人的视线纷纷望了过去。

    几乎同时间面色一变。

    河堤旁,前方的一处长长的石凳上,赫然有一道红衣女子的身影,伏在了石凳上,一动不动。

    深夜,红衣。

    这也难怪让那青年人想到了鬼。

    “鬼?”其中一个红发男子咧嘴笑了起来,“就算是鬼,也是个女鬼啊。”他的目光贪婪地望着前方,红衣女子伏在石凳上,小腿暴露出来的一小截嫩白的肌肤,在月光的照射下,勾魂摄魄。

    “一定是倩倩。”另外一个青年人双眼迷离地走了上去,“倩倩,我是宁采臣啊。”

    酒壮人胆。

    几人借着酒意,一步步的走上去。

    在距离红衣女子约莫三米左右的时候,几个青年人相视了一眼,几乎同时的流露出一阵心领神会的笑容,还有便是,无比的欣喜。

    “原来是个喝醉酒的,啧啧,好漂亮的妞啊。”

    在路旁依稀的灯光下,可以看到这红衣女子的脸庞了。

    美丽得令人快要窒息。

    几个青年人都不由自主的猛咽口水。

    “嘿,传说只有酒吧街才有‘死尸’捡,想不到,今晚我们兄弟走大运了。”

    “大哥,不会有麻烦吧?”

    “你怕?你怕你不要上啊。”

    “这么一个大美女,谁退缩了谁就怂货。”

    几人银笑着走上去。

    月色的灯光,倒影着一道影子,落在了几人的面前。

    突兀出现,让几人都下意识的愣了一下。

    看着地面上的影子,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一袭挺拔的身躯,在月色下散发着冷厉的气息。

    令人不寒而栗。

    “滚远点。”罗峰声音冰冷无比。

    几个青年人怔了怔,当即是大怒了。

    “朋友,得有个先来后到,这是我们的猎物,你还是四处再找找吧。”

    嗖!

    一道身影如离弦的箭矢般冲了过来。

    膝盖猛然一顶。

    如雷霆万钧。

    那出声的青年人的身子直接蜷缩着倒在了地上,那强大凶猛的冲击力,剧痛感觉瞬息间弥漫了浑身,可是,却一下子喊不出声,仿佛气门被封住,难受到了极点,面容剧烈地抽搐着,同时间,哇的连连狂吐起来――

    一击,便让他的五脏六腑如同翻江倒海。

    “周易!”一个红发青年人面容骇然大变的惊呼了一声,旋即抬头紧盯着罗峰,面容狰狞地怒吼起来,“干死他!”

    几人挥动着乱拳猛冲了上去。

    砰!砰!砰!

    一个照面间,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痛苦地哀嚎蜷缩着。

    罗峰的一拳,他们起码地吃好一段时间的伤药才能够恢复过来。

    “滚。”罗峰声音冷漠,吐出了一个字。

    在深夜中,如同霜雪降落。

    几人脸色骇然惊恐,顾不得身上的剧痛,一个个连滚带爬地滚远了。

    罗峰收起了目光,低头看了过去,心中不由得隐隐一痛。

    簌簌的夜色寒风下,淡薄的红衣长裙,身子伏在冰冷的石凳上。

    绝美的脸庞,眉头还在紧紧地锁着。

    仿佛有着解不开的惆怅。

    罗峰不知道,君怜梦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今天上课的时候,他便察觉到君怜梦情绪的一丝不对劲,没想到,事情竟然严重到这种地步。

    君怜梦一身的酒气,刺鼻扑来。

    没有多想,一切,恐怕只能等君怜梦醒来才知道了。

    前提是她也愿意说。

    罗峰蹲下来,轻喊了几声‘君老师’。

    可君怜梦仿佛已经趴在石凳上熟睡了过去。

    无奈之下,罗峰唯有直接将君怜梦拦腰抱起,转身走向了路边,那一辆出租车还停在那等着罗峰,当然,是罗峰砸了钱的前提下。

    见罗峰抱着一个满身酒气的美女上了车,出租车司机不由得眼神流露出羡慕的神色,“嘿哥们,艳福不浅嘛。”

    罗峰笑笑,不出声。

    回去的路上倒是不急了,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跟罗峰天南地北的吹嘘起来。

    “我在澳门也捡过‘死尸’,特么的,当时看起来美的冒泡的一个少妇,回到酒店,卸了妆,险些没把我吓得缩回去了。可没办法,自己约的,含泪也要打完――”

    一路上都是司机大哥在说着他的光荣历史。

    罗峰不时的会应和几句。

    到了岚风公寓,罗峰又拿了一百块给司机。

    这一次,司机却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哥们,咱们也是一见投缘啊,谈钱就伤感情了,走走走,这一趟不收钱。”司机非常大方的催促罗峰下车。

    罗峰也不矫情,笑了下,抱着君怜梦下了车。

    “走这一趟,已经给我砸了八百块了,再收钱,我也对不住自己良心啊,做人还是不能再贪心。”司机看着罗峰的背影,呵呵的笑了下,随即吹着口哨,启动车子呼啸而去。

    一个公主抱,将君怜梦抱上了四楼,放在了沙发上。

    君怜梦似乎有些快要醒来的迹象,嘴里喃喃碎语,不过,到底在说什么,罗峰也听不清。

    罗峰打了一盆热水过来,目光看了过去,顿时感觉小腹之中有一股燥热的气流升了起来。

    沙发上,红衣倩影,轻轻蜷缩着,穿着的高跟鞋还没有脱掉,白皙的小腿依然诱人无比,而让罗峰有些控制不住的是,君怜梦今晚喝的显然是烈酒,彻底昏睡过去还没什么,可半睡半醒之间,她感觉到了无比的燥热,身子仿佛发烫一样,于是乎,没有意识地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罗峰放眼过去,沙发上,凹凸有致的曼妙身躯,脖颈之下,大片的香肩暴露在了罗峰的眼前,甚至,"shu  xiong"处还不经意间露出了一条深长迷人的沟壑。

    诱人犯罪。

    “咳,趁人之危,那是禽獸行径。”

    罗峰都忍不住咽了一口水,然后才急忙晃神回来,端着热水走上前去,将热水放在了一旁,迟疑了一下,然后将君怜梦上身被弄乱而导致椿光乍泄的衣服整理好。

    大好椿光就这么消失在眼前。

    罗峰的手突然间顿了一下。

    半响,忍不住想抽一下自己的耳光。

    “禽獸不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