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一百七十章硬闯
    第一百七十章硬闯

    说打就打。

    拳如山崩,闪电般出击。

    许雄意虽然穿着西装,可也是混混出身,这么多年的打滚之下,早练就一身不弱的格斗技巧,凭此当上了廖辉舟的左膀右臂。

    他向来自信。

    可今天,却逃不过这突如其来的一拳。

    尽管许雄意反应很快的想后退,可罗峰根本不给他躲避的机会。

    一拳直接砸在了鼻梁上,许雄意身子蹬蹬地连退了几步,鼻梁仿佛都被打塌了,锥心的剧痛让眼泪都无法控制地流出去,顺带着流出的,还有鼻血。

    “意哥。”立即是一阵惊骇的大呼声音。

    许雄意下意识的一抹自己的鼻子,鲜血染红了手,脸庞也沾着血,看上去狰狞可怕。脑子还是晕眩着,身子踉跄着被人扶住。

    “给我收拾他!”

    许雄意面目狰狞地大吼起来,“抓起来!”

    眼眸充满着愤怒。

    暴走了!

    在黑枭酒吧,在自己的地盘,竟然被人这么当面的一拳。如果这场子讨不回来,自己还怎么在道上混?

    必须要打。

    同样,罗峰此刻的眼眸寒光闪动。

    他的脑海中也只有一个念头。

    那便是打。

    岚风公寓那边,随时会发生变故,自己必须要赶在对方强行破门之前,找到廖辉舟,并且以自己的手段,让他下命令让那边的人住手!

    林向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搬着一张凳子,跟在罗峰的身后,狐假虎威一番,罗峰打倒的打手,林向风华丽地补上一凳,毫不手软。

    林向风内心的血液似乎都沸腾起来,一边打还一边大吼着,“我跟你们拼了!”

    “别急着拼命。”罗峰的声音在林向风耳边响起,“知不知道廖辉舟的办公室在哪里?”

    面对着诸多打手的攻击,其中还不乏那所谓的黑枭打手。罗峰应对得游刃有余,每一个对手几乎都是一个照面间被打倒。

    “二楼!”林向风也知道时间的紧迫性,大喊出声。

    罗峰毫不犹豫,立即便力挡诸多的打手,朝着二楼的方向冲了上去。

    见此一幕,许雄意不由得面色连连大变。

    大吼出声,“拦住他。”

    同时地,许雄意看着罗峰的背影,眼眸掠过了一阵强烈的忌惮,甚至是惊恐。今晚在黑枭酒吧内,几乎大部分是廖老大麾下的精锐黑枭打手,可不管是普通打手还是黑枭打手,对上这个人,仿佛都如纸糊般被势如破竹地击败。

    这个家伙,就好比是一辆推土机,轰轰的前行。

    势不可挡。

    林向风跟在罗峰的身后,眼神是越发的兴奋激动。

    他本以为今晚难逃一劫,可现在看到平日里个个嚣张跋扈的黑枭打手,被罗峰教训得一点脾气也没有,林向风心绪不由得激动起来,只要有罗峰在,今晚就没人能动得了自己。

    “喝!”

    林向风跟在罗峰的身后,砸得更加卖力了。

    不能让罗峰一个人战斗啊。

    哪怕是在后面捡个漏。

    罗峰已经踏上了二楼的楼梯口。

    踏前一步,他前面的诸多打手便是退后三步。

    一个个神情惊惶无比地望着罗峰,颤声地开口喊着,“你别过来,你不要过来――”

    “你们喊破喉咙也没用。”罗峰声音冷厉。

    这一副画面,有点不忍直视的感觉。

    急促的脚步声音传了起来。

    廖辉舟的办公室门口,一名被打得鼻青眼肿的黑枭打手连滚带爬地冲了过来,门口处,两名廖毅然带来的保镖将他拦住,其中一人皱眉道,“又什么事?”

    这个保镖认得出来,刚才跑上来通报说有警察清场办案,也是这个家伙。清场便清场呗,廖老大的事情更重要。

    而现在,被打成这样又跑了过来。

    “难道是警察打人?”另外一个保镖脱口而出。

    “不是。”该黑枭打手神色慌乱,目光惊恐地喊道,“有人来闹事,要找廖老大的麻烦。”

    “找廖老大麻烦?”两名保镖眼眸同时射出一道凌厉。

    该黑枭打手连忙解释,“是我们的廖老大,不是你们的廖老大。”

    原来是找廖辉舟的麻烦!

    站在门口的两名保镖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人眉头轻皱,“对方什么来头?来了多少人?”

    “是一个青年人。”黑枭打手急忙声音颤抖的开口。

    “一个人?”两保镖脸色同时一沉。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扇了过去。

    黑枭打手被打得趔趄后退,头晕目眩,一下子傻住了。

    “你们,你们什么意思?”黑枭打手捂着**的脸颊,非常的委屈。

    “什么意思?我问你什么意思才对。”一保镖神色冷狞,怒色喝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廖辉舟老大的地盘,竟然被一个青年人打得连滚带爬地来求救?你当我是三岁傻子,相信你这些屁话?还不给老子滚。”

    黑枭打手一下子懵住了。

    半响,心中也是一股怒火遏抑不住地喷发出来。

    “老子没说什么屁话!”黑枭打手将内心的恐惧转化为疯狂的咆哮,竭斯底里的大吼着,“一个人怎么了?那家伙是个怪物!怪物!我们三十多个兄弟,都拦不住他。他现在正往这边杀过来。”

    两名保镖眉头一皱,这家伙简直疯了。

    此时此刻,办公室内,廖毅然已经抽完了几支雪茄,站了起来,皱眉望着门口的方向。

    廖辉舟也将手中拿着的一份资料放下,沉吟了会,抬眼自信一笑,“然哥,我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一周之内,我会给你消息。”

    “好。”廖毅然笑了起来,“辉舟,这就麻烦你了啊,至于这次行动的经费,我会派人送来给你。”

    “千万别。”廖辉舟急忙连连的摆手摇头,旋即义正言辞地振声说道,“能为然哥办事,是我聊辉舟的荣幸,怎么还敢要什么行动经费,不行,不能要。”

    廖辉舟摆出了一副你敢给我钱,我就死给你看的样子。

    廖毅然非常满意。

    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从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远方的堂弟这么的懂事呢。

    门外的喧哗声音突然加剧。

    “是谁在吵?”廖辉舟也不由得皱着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