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一百九十九章孤儿院
    第一百九十九章孤儿院

    为了一个女人,与赢氏集团结仇,值不值得?

    柳玉成权衡得出利弊。

    他虽然自命风流,可也不是只会寻花问柳的花花公子。

    此时此刻,柳玉成突然间有种想自抽耳光的冲动。

    很想立即收回刚刚的那一句话。

    斗富,怕对方斗不起?

    简直是自抽耳光。

    澳门赢氏集团,若单论资金的雄厚,绝不比羊城柳家弱,甚至,犹有胜之。

    自己当着赢氏集团二少爷的面说他没资格跟自己斗富,不是自打耳光是什么?

    柳玉成的脸颊一种发烫的感觉。

    整个五楼的雅间,此刻都是一阵子的寂静。

    鸦雀无声。

    没人想能想到这个在他们眼中可怜的傻子,竟然会来一出这么惊天的逆袭。

    把柳玉成的脸抽得啪啪响。

    可柳玉成根本不敢再提斗富的事情。

    跟赢氏集团的二少爷斗富,注定没什么胜算,赢氏家族就是以财大气粗出名的。而那个衣着土里土气的乡巴佬,竟然是赢二少爷的姐夫,又是什么来头?

    柳玉成生平第一次有种踢到了铁板的感觉。

    心中的恨怒,也只能隐而不宣。

    “柳少爷是吧,划下道来啊。”这时,小正太赢了叫嚣了起来,“想怎么斗,放马过来,我赢少的姐夫,不是谁都能看低的。”

    罗峰目光感激地看了一眼赢了,想不到这个小正太在关键时刻倒是挺讲义气的。

    虽然话说的狂妄嚣张,可要跟柳家为敌,博弈一番,就算能赢,可不如同赢了嘴里说的这般轻松。

    当然,此时柳玉成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今晚,他认栽了!

    柳玉成眼眸抹过一丝狠光地盯一眼罗峰,再有意无意地看了眼岑静姝,旋即甩手离开了江堤人家。

    今晚这地方,他没法待了。

    很多人都看到了开始,却没有一个猜到了结局。

    原以为柳玉成将罗峰带上江堤人家的五楼,便可以随意的蹂躏,踩踏,羞辱――谁知道,结果灰溜溜的离开的,会是柳玉成。

    要知道,柳玉成,可是羊城五大豪门世家之一的后辈,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纨绔子弟。

    “真没趣啊,就这样走了。”赢了很是遗憾。

    “这个柳玉成,倒不是个冲动的纨绔,他宁可在这里失点颜面,也忍耐下来,恐怕以后会伺机报复。”罗峰望着柳玉成的背影,视线轻冷的眯起来,这个柳玉成,是一个值得留心点的敌人。

    随着柳玉成的离开,其余人也都三三两两的散开了,继续交谈着,只是,谈论的话题,多了一个热议的论点。

    柳玉成的离开让很多人都意想不到,包括叶星辰在内。

    不过,这对叶星辰来讲,始终也有一个收获。

    至少自己已经试探出罗峰的背景了。

    “原来是有赢氏集团在背后撑腰――”叶星辰的眼眸抹过了一道寒意,随即转身,“不过,这里是羊城。”叶星辰的心里暗默地道了一声。

    而这时候,江天运则是来到了罗峰的面前,英俊的脸庞流露出一抹淡笑,“罗先生真是真人不露相,幸会,幸会。”

    罗峰抬眼打量了一眼这个江堤人家的创办人。

    看上去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相貌堂堂,貌比潘安也不为过,面容含着笑意,带着仿佛附着了魔力一般的亲和力,给予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样的笑容,令人看着非常的舒适。

    难怪江三少号称交友满天下,颜值满分。再加上自家的背景,以及为人处世的风格。

    在羊城的豪门年轻一代之中,论人脉,无人能比得过江三少。

    “幸会。”

    罗峰微笑地伸手,不卑不亢地回应了一声。

    “原来你就是岑静姝啊。”这时,小正太赢了看着岑静姝,满意地笑着点点头,“不错,真人比照片漂亮得多,我竟然没认出来。记得明天早上准时上班哦。”

    岑静姝连忙点头。

    她的内心也掩饰不住震撼。

    本还想介绍罗峰去赢氏集团旗下酒店兼职,可这家伙竟然认识赢氏集团二少爷,还是他的――姐夫?

    可他不还只是紫荆中学的高三学生吗?

    其中错综复杂,岑静姝想不明白。

    她只肯定了一个事实,罗峰此人,不简单。

    这种集中了羊城诸多豪门富商名流青年才俊的宴会,对于岑静姝来讲是一个约束。

    待了半个小时左右,吃饱喝足的罗峰察觉到岑静姝情绪的低落,立即便带着的岑静姝离开了江堤人家。

    走在江边,吹着夜风。

    “罗峰,我想去一个地方。”岑静姝突然间停下了脚步,眸子望着罗峰。

    “春苗孤儿院?”罗峰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在刚刚吃饭的时候,岑静姝说过她的相关身世。

    二十年前,岑静姝还在襁褓上的时候,被人遗弃在春苗孤儿院附近的一棵树下。当时,孤儿院的院长路过,便将她带回去,抚养成人。

    在岑静姝的生命中,真弥足珍贵的一个地方,便是春苗孤儿院。

    今晚的夜色格外的晴朗。

    只不过,罗峰俨然忘了,自己陪同岑静姝吃饭以及现在坐车去春苗孤儿院的时候,再一次,放了一架华丽的飞机。

    对象,依然是宋黛滢。

    按理说,宋黛滢这种级别的美女再三相邀,几乎没有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爽约。可偏偏,罗峰两次都不到!

    紫荆中学的荷花池中心亭,夜色下,宋黛滢气得直跺脚。

    “这个小傻瓜,气死我了。论身材轮样貌,我哪里比不过千依岚?哼!”

    春苗孤儿院,坐落于羊城天平架以南一处较为偏静的街道。  8☆8☆$

    出租车徐徐地停在了春苗孤儿院门口。

    两人下了车,路灯拖长了身躯。

    罗峰抬眼望了过去,前方一座楼房,略显得破旧了,楼房上方,隐约还可看见‘春苗孤儿院’几个字。楼房前面,是大片的空地,在寸土寸金的羊城,这是极其难得。

    当然,并非是春苗孤儿院的财大气粗。

    而是当年春苗孤儿院是有国家的资助,土地也由国家划分,后来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春苗孤儿院每年得到的国家补助越来越少了,现在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孤儿院内很多的设备都老化了也没有能力去换。

    四层楼,破旧的游乐场地,参天的大树,昏黄的灯光――

    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岑静姝的脸庞盛开了笑靥,嗯,回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