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二百零二章脸啪啪的响
    第二百零二章脸啪啪的响

    蹬蹬――

    史孚圭不由得再退后了几步,后脑门一痛,撞在了墙壁上。

    摸摸脑袋,痛得直咧嘴,抬眼神色带着慌张地看着此刻一步步逼近来的罗峰,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颤,旋即声音哆嗦了下,“我――我――没说。”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响彻了办公室。

    所有人都懵住了。

    史孚圭,结结实实地挨上了一记大耳光,被打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啊。”老院长也不禁的大呼了一声,面容失色,唰的发白几分,史孚圭被打她内心固然是痛快的,可是,史孚圭背后可是铁宏集团,自己根本招惹不起啊。

    “打得好。”此时岑静姝却是大赞了起来,眼眸透露出解气。

    “打他,打死这个坏蛋。”男孩小易也是振奋无比,神色喜悦,笑逐颜开。

    至于史孚圭带来的保镖,趴在地上要死要活的,这种情况下,就算能站起来,也得假装一时爬不起啊。

    史孚圭的身躯靠着墙壁趔趄了数下,脑袋一晃,稳住了身子,抬眼望着罗峰,捂住了自己的脸,半响,眼神流露出狰狞疯狂,“你竟然敢打我。”

    啪!

    又是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

    “别问这么拉低智商的问题。”罗峰无语地瞟着史孚圭。

    史孚圭感觉自己的脸肿了一块。

    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

    脸颊的痛让他眼角都噙着泪水了,看着罗峰的眼神,多了几分恐惧。

    一下子不敢出声。

    啪!

    脸打得啪啪响。

    “不说话,该打。”罗峰扬手就是一巴掌,反手又是一巴掌。

    非常的有节奏感地在史孚圭的脸颊留下了一道道的手指痕迹。

    史孚圭痛得嗷嗷大喊,心神仿佛也都彻底崩溃的大喊起来,“我姐夫是张铁宏。”

    啪啪啪!

    然并卵,这并不能阻挡他被扇耳光的步伐。

    最后,史孚圭被打得双眼一黑晕厥了过去,身子歪斜地倒在了地上。

    办公室内的众人看了过去,都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阵的毛骨悚然。

    一巴掌一巴掌的扇过去,简直是对史孚圭的浓烈羞辱,身心都受到了重创。脸肿成了猪头,牙齿也被打掉了几颗,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来――

    “这个年轻人,太狠了。”老院长看着罗峰,眼神闪过一阵痛快之后,更多的流露出浓浓的担忧,尤其是史孚圭的最后一句话――

    我的姐夫是张铁宏!

    张铁宏,铁宏集团的董事长啊。

    老院长的心已经沉寂到了谷底,这下真的将铁宏集团得罪透了。

    “你们也趴够了吧。”这时,罗峰目光一扫趴在地上的保镖们,淡淡声说道,“我刚刚出手的力度还不至于让你们趴着这么久都站不起来。”

    顿了下,罗峰的声音陡然间凌厉起来。

    “马上站起来,带上这个史孚圭,滚出去!”

    声音如雷,令人胆寒。

    几个保镖一个激灵,争先恐后地爬起来,手忙脚乱之下,恨不得直接将史孚圭塞在口袋里装走,总而言之,一个抱头一个抱脚甚至还有一个托着小丁丁,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

    里面这家伙,不是他们招惹得起的。

    办公室内,恢复了一阵安静。

    许久,男孩小易终于挣脱了岑静姝,冲到了罗峰的面前,抬起了脸,目露崇拜,“大哥哥,你打坏蛋真厉害。”

    罗峰笑着摸摸小易的脑袋,“你打坏蛋,也很勇敢。”

    “当然了。”小易挺直胸膛,“小易要保护好多弟弟妹妹,不能让坏蛋抢我们的家。”

    罗峰一笑,突然认真地朝小易说道,“不过,小易,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打坏蛋固然是好,可是,首先你得像大哥哥这么厉害。”

    “嗯。”小易拼命的点头,“我一定会认真读书,以后跟大哥哥一样厉害。”

    悟性太高。

    办公室内的三人都忍不住点了个赞。

    最后,岑静姝笑着打发了小易,送小易会宿舍去睡觉,随即回到了办公室。

    罗峰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亲自泡茶。

    “咦,罗峰,你还会泡茶呀。”岑静姝看着罗峰泡茶的动作,惊异的开口,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罗峰抬眼,微微一笑。

    “小岑,你的朋友真不错。”老院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岑静姝。

    岑静姝嘴巴张了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这种事情,有时候会越解释就越黑。

    “院长,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干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将我们赶走?他们凭什么赶走我们?”岑静姝的内心有一大堆的疑问。

    老院长长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前,拿了一份资料,走过来,递给岑静姝,旋即缓缓地说道,“这件事,对咱们春苗来讲,真的可以说是天降横祸。” ,o

    “前段时间,春苗孤儿院右面不远处的那一片土地招标,最终由铁宏集团拿下。这段时间都在筹备着,听说是要建一个新型的小区。”老院长叹声说道,“这本不关我们春苗孤儿院的事情。可就在三天前,这个铁宏集团的经理史孚圭突然间带人来孤儿院,提出要买下我们这块地,我当然不答应。”

    “然而――”老院长的眼神闪出了一阵怒火,愤怒地说道,“他们明的不行,竟然用上了卑鄙的手段!就是这一份资料上的一份证明。不知道铁宏集团怎么运作,竟然能够让土务局和房管局等几个重要部门都联合开出了这份证明,说春苗孤儿院的土地,仍然属于他们招标的范围,现在这个标被铁宏集团拿下,那么,春苗孤儿院,也是属于他们的土地了!”

    “太过分了!”岑静姝眸子睁大,愤怒无比,“这跟抢劫有什么分别?”

    “这根本就是强盗行径。”老院长神色悲怆,“可是,我问过别人,这份证明,真的具有法律效应,我们胳膊肘拗不过大腿,还能怎么样?可是,我死也不答应搬出孤儿院。今晚他们过来,又提出一个条件,说只要我愿意签字,他们会给我一笔钱。”

    “他们也不能肆意妄为。”岑静姝振声的说道,“虽然通过某种手段拿到了这个根本就是胡乱撰出来的证明,可他们不能公开,只是想用这个来威胁我们罢了,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要来求院长你签字。我想,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应该就是曝光,舆论的力量,或许能够帮到我们。”

    岑静姝说着,目光看向了罗峰,想听听他的看法。

    罗峰已经泡好了三杯茶,轻微笑着先端给老院长,“来,品尝一下我泡的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