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二百二十五章我若不去,枉为人子
    第二百二十五章我若不去,枉为人子

    君怜梦记得,自己曾经下过定论,罗峰的话,一个标点符号也不能信。

    现在罗峰说的话,自然也不敢相信了。

    不过,罗峰再三保证,金欣老师查他的资料一定不是坏事,君怜梦稍稍有一些放心,最终结果,还要下午才能出来。

    “你进入复赛,应该没问题吧?”君怜梦试探着问,她大概知道罗峰的实力,只要他正常发挥,是绝对没问题的。

    君怜梦不知道,罗峰为了她的,震撼全场,获得了金欣老师的三声‘完美’。

    仍然带着三分担忧地离开。

    罗峰则直接来到了五星级大酒店一楼的餐厅,吃了一顿饭后,不给钱就离开。

    赢了的理想是劫富济贫,自己吃顿霸王餐,也是响应他的理想啊。

    吃饭不给钱还有理了。

    赢了站在二楼的窗口,眼神哀怨地看着罗峰离开。

    半响。

    “靠,地主出王炸了,你还在窗外干嘛?”一人大骂,赢了转过身,咧嘴笑着,意气风发地投入了劫富济贫的伟业当中。

    普通的民居,简单的饭菜。

    罗峰来到唐大耳家的时候,父子俩正在吃饭。

    “峰哥,快来,刚好开饭呢。”唐大耳哈哈笑着站起来。

    罗峰自顾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我吃过了,你们慢吃。”

    父子俩很快吃完了饭,三人围坐在沙发的茶几前,唐德昌在泡着茶。

    突然地,唐德昌抬头朝唐大耳道,“大耳,去买些好点的茶叶回来,家里的茶叶没有了。”

    唐大耳眼神幽怨地看了一眼唐德昌,然后咕哝了几声,站起来,推门走出去。

    “小峰,今晚几点钟行动?”唐大耳离开后,唐德昌立即迫不及待地沉声开口。

    “这里距离王昆家人被软禁的地方,有多远?”罗峰问道,“还有,从那里再到张家,有多远距离?”

    唐德昌沉声说道,“王昆家人被软禁的位置,就在距离张家不到十分钟路程的一个旅馆,那旅馆,早被张铁宏买下来。我们从这过去,半个小时可到。”

    罗峰点点头。

    “那么,八点钟出发吧。”

    罗峰很快便作出了决定,抬头看着唐德昌,微微一笑,“唐叔,准备好了吗?”

    “我每时每刻,都在准备。”唐德昌的眼眸蕴含着滔天的恨意。

    快了!

    自己拼命过,也颓废过。

    终于,等来这一天。

    “七点半左右,我会过来找你,唐叔,这件事,你没让大耳知道吧。”罗峰问道。

    唐德昌摇摇头,“以那小子的倔强脾气,让他知道的话,肯定会跟着去的。我不能让他去冒险。”

    这是唐德昌的选择,罗峰点点头。

    没等唐大耳买茶叶回来,罗峰便起身离开。

    几分钟后,唐大耳买了茶叶回到家,从唐德昌的口中知道罗峰已经离开后,唐大耳出乎意料的没有多问,而是放下了茶叶,默默地回到了房间。

    唐大耳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步伐有些沉重地走到了一张书桌台前,坐下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一家三口,笑容满面,背景,是曾经的那一个家。

    这一霎,唐大耳的心在绞痛。

    “妈――”眼泪无法遏抑地流了出来。

    呆呆地看着照片。

    喃喃的开口,“如果你还在,我们一家三口,一定,一定――会很幸福。”

    唐大耳闭着眼睛,任凭眼泪滑下了脸庞。

    突然间,唐大耳的眼眸睁开来。

    充斥着恨怒。

    “是那个恶贼,毁了我们的家。”

    “是那个恶贼,害得我们,阴阳相隔。”

    “我一定要报仇!”

    唐大耳疯狂的低吼着,“妈,我知道,峰哥跟老爸,今晚要对那恶贼动手。他们要去报仇了,我知道,我都知道。”

    “不论如何,我也要去。”

    “这不共戴天的仇怨,我若不去,枉为人子!”

    唐大耳的拳头紧紧地攥着。

    这一个下午的羊城,阳光格外的猛烈。

    春苗孤儿院。

    此时大门紧闭着。

    砰砰砰的敲门声音响彻而起。

    “开门,开门。”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这是谈判应有的态度吗?”

    外面的人大喝着。

    大门内,头发鬓白的梁伯手中拿着一根铁棍,带着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神态,睁大着双眼,指着门口大骂起来,“你们这群恶霸,还谈判?你们这是强硬的逼我们院长签字!你别以为老头子我怕了你们,统统给我滚蛋。”

    一场冲突,隔着一扇门酝酿着。

    外面的人敲了一阵的门后,没有办法,大咧咧的骂着离开。

    “姚院长,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啊。”梁伯皱着眉头,忧心忡忡。

    老院长的脸色也是难看无比。

    半会,沉声地说道,“再等等,静观其变吧,这两天让孩子们都别出去。我就不信,铁宏集团,真的能够一手遮天不成?”

    梁伯苦笑,眼神充满着担忧。

    “早就听说铁宏集团,就是流氓集团,他们行事向来都是不择手段的。姚院长,我们,万事要小心啊。”

    老院长心情沉重地点点头。

    春苗孤儿院前门大街尽头的十字路口的一处酒店内。

    “刁民,一群刁民!”史孚圭破口大骂着,眼神闪烁着愤怒的火光,发泄性地将酒店房间里面的一些物品砸掉之后,史孚圭冷静了下来。

    这个春苗孤儿院,害得自己在姐夫面前丢尽了脸。

    现在,竟然还直接闭门不见自己了。

    谁给了这个小小的孤儿院那么天大的胆子!

    敢跟铁宏集团作对!

    “不知死活的东西!”

    史孚圭深深地呼了几口气。

    姐夫已经给自己下最后的通牒了。

    连个小小春苗孤儿院的事情也办不妥,就算自己的亲姐姐再怎么吹耳边风,这个位置,自己也绝对坐不稳。

    “再狠的刺头,我都拔掉过,更何况你一个孤儿院?” ,

    史孚圭神色冷狞地自言自语着。

    “你不开门?好,非常好。”

    史孚圭怒极反笑了。

    “今晚,夜幕降临之后,便是铲平春苗孤儿院之时。”

    “我倒要看看,就算强行推到了你们的墙壁,摧毁你们的家园!你们,又能奈我如何?”史孚圭的眼眸闪动着疯狂的神色。

    他的所有耐心,已经消磨尽了。

    “我做这一切,都是你们这些刁民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