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二百二十八章扞卫家园
    第二百二十八章捍卫家园

    唐大耳!

    罗峰跟唐德昌瞬间听出了这一道声音,唐德昌面容变幻了一下,心头一沉,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扭头看过去。

    夜色灯光下,唐大耳不知何时站在了对面的公路边。

    萧条的身躯屹立于天地间,双眸充满着坚定,不拔。

    他的头上,绑着一根白色的绫带。

    大步地往这边走了过来。

    “还有我。”唐大耳一字一顿,语气无比的坚定,“我也要去。”

    唐大耳脑袋上的那一根白色绫带,已经代表着他的决心。

    唐德昌欲言又止,他很想阻拦唐大耳,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有叹了一口气,一只手拍着唐大耳的肩膀。

    “爸,你的儿子,不是孬种。”唐大耳一字一顿地振声开口,“我们上阵父子兵,一定可以击倒张铁宏,为妈,报仇。”最后的四个字,唐大耳几乎是用着无比颤抖的声音说了出来。

    唐德昌望着儿子,突然地,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欣慰。

    儿子真的长大了。

    “好!”唐德昌的眼眶几乎忍不住通红,急忙忍住,振声的开口,“咱们上阵父子兵!将张家,一举摧毁去!”

    “哈哈,大耳,我欣赏你的勇气。”罗峰这时朗笑出声,“别光顾着上阵父子兵啊,咱们不还可以上阵兄弟兵吗?”

    唐大耳看着罗峰的眼神极其的激动,半响,紧握着拳头,用力地点点头。

    是峰哥,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还没到晚上八点。

    王昆开来了一辆车,四人已经无法按捺得住,车子徐徐地朝着目的方向行驶了过去。

    一路上,车上的人,都没有出声。

    等待着,在沉默中,爆发!

    与此同时,夜晚的春苗孤儿院,依稀的灯光照亮了昏暗的路。

    大门依然紧闭着。

    院长办公室内,老院长与几位照顾孩子的志愿者坐在一起。

    这些志愿者,都是曾经住在春苗孤儿院,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

    所有人对这里,都有一份无法割舍得去的感情。

    可如今,一个天大的困难,如同一座高峰般横亘在他们的面前,令他们快要喘息不过来,此时此刻,脸色,都凝重无比。

    “这是铁宏集团发来的最后通牒。今晚如果我不签这字,他们便要强行将孤儿院的围墙,全部铲平,这,还只是第一步――他们的行径,会更加丧心病狂!甚至扬言,要铲平整座孤儿院。”老院长眼神流露出一阵的绝望。

    她想要维权,可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自己虽然有这片土地的地契房契,可铁宏集团出示的件,也有各个部门的盖章认可。自己就是有理,在他们口中也变成无理了。

    胳膊肘拗不过大腿!

    对于孤儿院而言,铁宏集团,是一个庞然大物。

    “院长,不如我们报警吧。”一人神色急切地开口。

    “报警?派出所的人,今天下午也来了啊,可是,铁宏集团的人似乎提前知道一样,派出所来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非常的安静的站在一旁,而派出所的民警象征性检查了一下后,就离开了。这有用吗?”

    “我怀疑铁宏集团早就疏通了这一层的关系,否则,他们根本不敢有恃无恐地向咱们孤儿院发这样的霸道的最后通牒。”

    办公室内,一个个都焦急无比。

    许久,老院长的声音苦涩,眼神掠过了一阵绝望,旋即是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沉声地说道,“那――要不,我签了吧。”

    “院长,不要!”

    “不行啊,我们不能离开这里。”

    办公室内立即是一声声悲戚的声音。

    “孩子们,都静一下,听我说。”老院长缓缓声说道,“我知道,这是咱们的家,是咱们的根。可是――”老院长绝望痛苦地说道,“咱们咱们斗得过铁宏集团?签字的话,或许还能够得到一笔资金,安顿孩子们。否则的话,如果这群丧心病狂的恶人,真的直接推开了孤儿院的墙壁,甚至毁掉整座孤儿院――孩子们怎么办?难道真要让孩子们露宿街头,无家可归吗?”

    所有人都沉默了。

    是的,他们或许可以无所畏惧,誓死地捍卫春苗孤儿院。

    可那一群可爱的弟弟妹妹们呢?

    一旦孤儿院没了,连安顿他们的资金也没有,他们怎么办?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心都在绞痛着。

    面容抽搐起来,神色闪动着不甘心。

    前面摆放着一份白色刺眼的件。

    老院长提起了笔,仿佛一座山那样沉重。

    众人的眼泪都要流了下来。

    “院长奶奶,我们不怕,我们也要保护自己的家。”

    突然间,办公室门口,一阵声音齐刷刷的响了起来。

    老院长等人抬眼望了过去――

    赫然是十几个孤儿院的孩子,其中还有男孩小易。

    小易一脸坚定地走了上前,稚嫩的脸庞却有着一抹的坚强,坚定,“院长奶奶,我们不能离开这里,我们不要离开这里,大哥哥不是说了,谁也赶不走我们。”

    大哥哥!

    老院长的脑海中冒出了一道身影。

    眼眸轻微的睁大了一下。

    可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深深的无奈。

    虽然罗峰离开前,是说过,如果铁宏集团再来找麻烦,就通过小岑去找他。

    可这是大麻烦。

    罗峰与孤儿院非亲非故,自己一定要将他牵扯进来,得罪这么大的一个集团?

    事情发生以来,老院长不是没有想过请求帮助,可再三考虑之下,她没有打这个电话。

    看着孩子们一张张稚嫩可爱却有坚强的脸,老院长的心又开始绞痛起来。

    拿着的笔放下去。

    “咱们――再试试努力一下,拿起自己的武器,捍卫家园。”

    车子徐徐地停在了公路边。

    晚上八点半。 ,

    车内,四人的目光都看着对面公路的一家旅店。

    “是这里?”罗峰忍不住皱着眉头。

    这条公路车水马龙,人流众多。旅店两边是一些卖衣服卖饰品的铺位。让人很难相信,王昆的家人,就被张铁宏囚禁于此。

    “是这里。”此时,王昆的神色激动了起来,他紧紧地攥住拳头,盯着旅馆的门口,“没有人会想到这旅馆会非法囚禁人,这就是张铁宏那头老狐狸的狡猾之处。”

    “峰哥,我们怎么办?”唐大耳看着罗峰,期待着他立即指定出什么作战计划。

    “打进去。就这么简单。”

    罗峰简单扼要的说了一句,然后推门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