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二百五十五章离家出走
    第二百五十五章离家出走

    放眼看去,每一个都超过了一米九的身高,虎背熊腰,粗犷无比,其中的三个还非常的相像,不仔细看根本就分辨不出来,应该就是屠老妪口中所说的一炮三响的三胞胎了。

    宋黛滢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

    因为本来挺宽敞的大厅,被这么几个人往这一站,突然间给人一种很拥挤的感觉。

    宋黛滢不止一次的去蚩尤神尊的面前求问,自己是不是宋胡亲生的。

    跟七个哥哥之间,反差也实在太大了。

    不过还好,要是自己也长成七个哥哥这样,自己也没脸再活下去。

    “住手!”屠老妪愤怒地祭出了自己的神器拐杖,宋胡一下子就萎了,不敢再追打七个儿子。

    “哎呀,原来是小妹回来了。”

    “九妹妹回来了,哈哈,让三哥看看你胖了没有。”

    “滚远点,来,九妹妹,大哥抱一下,怎么回来也不跟大哥打个招呼,大哥去接你啊。”

    七兄弟一下子将宋黛滢团团包围了起来。

    虽然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不过,宋黛滢脸庞还是泛起了笑意。

    这是最亲切源自血液之中的亲情。

    宋黛滢在这个家,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小时候,宋黛滢手要拿天上的星星,七个大哥天天都在做梯子,要爬到天上去。

    虽然七个大哥没读过书,很容易骗。可宋黛滢知道,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宠爱自己。

    蓬蓬!

    屠老妪的拐杖狠狠敲了几下地板,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这个家,最有权威的还是祖奶奶。

    “九云赶了那么远的路回来,你们别光顾着开心了,赶紧动起手来,做饭去给九云吃啊。”

    “我去劈柴。”

    “我烧火。”

    “我去打几个野味。”

    七兄弟一下子就没了影子。

    看着这个哥哥的背影,宋黛滢立即就笑了起来。

    随即拉着祖奶奶的手,到一旁坐下。

    “九云啊,快,跟祖奶奶说说在学校里的趣事。”屠老妪笑着开口,“有没有看中哪个同学了呀?”

    话语一落,宋黛滢的脑海中几乎下意识的冒出了一个身影。

    神色愣了一下,连忙摇摇头,“当然没有了。”

    屠老妪看着宋黛滢,心头不由得轻蹬了一下。

    虽然已经百岁高龄,可在宋家,还没有人比她精明。

    刚刚宋黛滢那一瞬间的脸色变幻,她捕捉到了。

    “没有就好啊。”屠老妪呵呵笑了起来,“你的身份,是蚩尤神的女儿,独南寨的公主。注定了,不能嫁到外族去。”

    “嗯。”宋黛滢点点头。

    屠老妪拉着宋黛滢的手说道,“祖奶奶替你相中的拉嘎寨的族长儿子,可是一表人才,英俊潇洒。听说上的是名牌大学啊,这几天有事回家了,不如明天就邀请他过来让你们见个面?”

    “好。”宋黛滢非常乖巧地点头,同时好奇地问道,“哪个名牌大学?”

    屠老妪想了下,转脸瞪着宋诗人,“老娘没记清楚,你来说。”

    宋诗人愣了了,转脸瞪着送胡,“老爹没记清楚,你来说。”

    宋胡傻眼了,转过脸,旁边空空如也,暗骂自己那几个虎崽子跑得太快了。

    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的苦想起来。

    “听说叫什么蓝翔什么技术什么大学。”宋胡抓着脑袋,“太复杂记不大清楚咧。”

    “一个学校的名字很复杂?”屠老妪抬头瞥着两人,“战神拳十八招各叫什么名字?”

    “青龙摆尾!渔郎问津!白鹤展翅!童子拜佛!斗转星移!八面埋伏!饿虎扑食!七星长空!朗月无云!开门见山!苍龙盘翎!有凤来仪!白虹贯日!高山流水!燕回朝阳!泉鸣芙蓉!力劈华山!童子翻身!”

    两个魁梧大汉,声音整齐一致,如同洪雷一般,齐刷刷的落下。

    毫不犹豫,脱声而出。

    “娘,这么简单的问题,直接问我就行了啊。”宋诗人呵呵的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滚出去!”屠老妪一挥拐杖,两人拔腿就冲出了大厅。

    终于安静下来了。

    屠老妪跟宋黛滢拉着手,一字一句地闲聊着。

    宋黛滢说着学校的趣事,屠老妪则说着独南寨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相隔几代,却是聊得其乐融融。

    说句心里话,宋黛滢在家里能够谈心的人,也就只有祖奶奶了。

    至于她的奶奶和老妈,事实上,也是跟爷爷老爹同类型的存在。

    宋黛滢能够长成这个样子,实在是造物者的神奇了!

    也难怪屠老妪一口咬定宋黛滢是蚩尤神的女儿。

    晚饭很快就准备好了。

    一家人,一张大圆桌,坐下来都立即感到拥挤。

    万般皆下品唯有七兄弟一开始还非常正经地夹菜吃饭,到了最后,始终是忍不住本性大爆发。

    七兄弟开始劈酒了,大吼声音此起彼伏。

    “爷爷,我今天刚回来的时候,你说什么,谁要抢我们独南寨的东西?”宋黛滢问了一声。

    宋诗人刚准备开口,屠老妪已经摆摆手说道,“这事由他们几个老爷们去办就行了。九云,你就安心的读书,争取考个名牌大学,然后再结婚。”

    “嗯。”宋黛滢点点头。

    “就是,小妹,你看咱们兄弟几个往前面一站,谁还敢来欺负我们独南寨啊。”老大宋万大笑着开口,旋即一转身,“来,继续喝!卧槽老六,这么快就不行了呀,简直弱爆了。”

    屠老妪也懒得去理这几个已经没救了的曾孙子了,亲切地拉着宋黛滢的手。

    “九云啊,你是我的第九个曾孙,宋家能否光耀门楣,就看你的了。”

    屠老妪的眼神充满着期盼。

    宋黛滢一愣,半响,苦笑道,“祖奶奶,我虽然是九云,可不是排第九啊。”

    “不是第九?”屠老妪看了看,数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六七九,呵呵,你以为祖奶奶老糊涂了吧,就是第九啊。”

    宋黛滢求救般看着爷爷宋诗人。

    宋诗人心疼孙女,“娘你没数错吧,我看看,一二三四五六七九,咦,没错啊,是第九。”

    “一二三四五六七九。”老爹宋胡也自觉地数了起来,哈哈大笑地看着宋黛滢,“九云啊,你才喝一杯,这么快就醉了啊!这可不是咱们苗寨儿女的作风!”

    宋黛滢累觉不爱。

    这家没法待了。

    她决定,今晚就离家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