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二百八十章下周一
    第二百八十章下周一

    宋黛滢瞪了罗峰之后,眼神随即担忧地看向了君怜梦,“君老师,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君怜梦想了想,轻缓地摇头。

    “算了,反正想也想不出来。”罗峰向宋黛滢告别后便跟君怜梦离开,走出去还顺手帮她关门了,然后迅速打开了自己屋子的门闪身进去。

    “君老师,没事的,安心的休息吧。”罗峰微笑说道,“天塌下来,我顶着。”

    君怜梦看了他一眼,“我是你老师,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是我来顶着。”

    君怜梦这话,说的毋庸置疑,语气坚定无比。

    说完,君怜梦便回房去了。

    罗峰回到房间,沉吟了一阵,也排除了君家。

    “君家人,不可能在君老师的房间内会装针孔摄像头。”罗峰视线轻冷的眯了起来,“不是冲着君老师,难道是冲着我来?那会是谁?”罗峰的脑海中闪过了自己这段时间来得罪的人――尼玛的实在太多了。

    “只要找出那个人,事情,或许就明朗了。”

    罗峰自语着,很快,也昏昏地睡了过去。

    夜色笼罩着羊城。

    天河区某酒店的包厢内。

    “什么!你――”叶星辰身影站了起来,眼眸直视着包宁闩,恨不得想一巴掌抽死这个猪头!

    猪一样的队友啊!

    打草惊蛇了!

    叶星辰眼眸涌动出愤怒,“包少,这件事,你实在是做的太失败了。”

    包宁闩愁眉苦脸,“我请的可是羊城数一数二的私家侦探,还是因为他跟我家有点交情,才能请动了他。他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屋子里并且安装了窃听器以及针孔摄像头,可按他所说,罗峰一回来就发现了,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的针孔摄像头全部销毁。”

    “哼,还数一数二了?”叶星辰冷笑一声,“如果真的有能耐的话,罗峰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发现了?在监控过程中,有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证据?”

    包宁闩神色难堪地摇摇头。

    “现在打草惊蛇了,我担心的是,他们如果查出来,会立即就搬出去,到时候,我们之前准备的东西,可就要白费了。”叶星辰冷声地开口。

    “应该查不出来吧。”包宁闩皱眉说道,“罗峰不可能会突然间想到,我们竟然会从这里入手,准备给他致命的一击。”

    “应该查不出?”叶星辰的神色愈冷,“那你能不能想到,才刚刚装上去的监控视频,马上就被罗峰发现了?”

    包宁闩嘴巴张了一下,然后沮丧地摇摇头。

    半会,包宁闩抬眼问道,“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叶星辰在包厢内踱步了一阵,旋即抬眼沉声的说道,“我本来还想再多花几天的时间,收集多一点证据,甚至,还搜集一下更加劲爆的照片,再发起攻击。可现在――”叶星辰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缓缓的说道,“不能再拖了!虽然还差一点火候,可是,要让罗峰受千夫所指,让他滚出紫荆中学,我们手中掌握的这一些东西,已经足够了。”

    “可明天是周五了,隔了一个周末,效果恐怕会大打折扣。”包宁闩沉声的说道,“不如我们从现在开始,什么也不要做,按兵不动,静等三天。我出高价让那个私家侦探远离羊城,让罗峰绝对不可能查出他来。然后,我们的行动,下周一,开始。”

    叶星辰犹豫了一会,神色郑重地看着包宁闩。

    “这一次,你能保证不出意外?”

    包宁闩咬牙站了起来,“如果再有意外,后果我来承担。”

    两人对视了一眼。

    片刻,叶星辰点头。

    “那――就依你所言。”

    “下周一,一定是非常美好的一天。”

    翌日早晨。

    罗峰起来后,慢跑向紫荆后山。

    脑海中还在想着昨晚的那件事,只是,在对方没有任何行动之前,罗峰也猜不到对方到底是什么意图。

    后山上,罗峰走了过去。

    竟然没有看到那一袭熟悉的淡蓝色身影。

    呼!

    罗峰的身后,突然间一道拳风袭来。

    身影一晃躲避开来。

    罗峰回过头。

    “千依岚同学,背后伤人,太不厚道了吧。”罗峰看着千依岚。

    千依岚眸子盯着罗峰,“有你偷学我形意豹拳那么不厚道?”

    罗峰的神色突然间庄重无比,三指指天。

    “我发誓,我罗峰绝对不会使用形意豹拳一招半式,如果用了,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罗峰的声音铿锵有力地抛掷落地。

    “你,胡说什么呢!”

    千依岚忍不住骂了一声,“你使用不使用形意豹拳,关我什么事,谁让你发誓了?”

    罗峰神色认真,“千依岚同学,我这是表明我的态度,我绝对不会偷学形意豹拳。”

    千依岚自然不知道罗峰这句话的意思。

    罗峰都已经将形意豹拳融汇贯通,化繁为简,变成了属于他自己的三招。

    这三招,从形意豹拳演化而来,却又不是形意豹拳。

    罗峰自然不会再去打那数十招他根本看不上眼的形意豹拳。

    “这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千依岚看着罗峰,“可是,书呆子,我得到一个消息,平师伯昨晚连夜发函汇报宗门,说你偷学形意门绝学,恐怕――”

    “恐怕,形意门的强者们,很快就会来对付我,是吧。”罗峰眯眼沉声的开口。

    “极有可能。”千依岚一字一顿的开口,眸子掩饰不住着慌乱,提醒说道,“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千万不要在人前使用形意蛇拳,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

    罗峰看着千依岚,半响,微笑了起来,“我答应你。”

    千依岚很奇怪。

    今天这个书呆子有些反常啊。

    要是平日里,他哪里有这么的听话?

    使出反常必有妖。 ,

    “说吧,你又有什么想问我的?”千依岚直截了当的问道,同时很是怀疑,这厮是不是把我当成了百科全书了。

    罗峰手中拿出了连夜打印出来的一张照片。

    递给千依岚。

    “千依岚同学,你认识此人不?”

    千依岚疑惑地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以千依岚同学的能力,凭借一张照片,要查一个人的资料,应该不难吧。”

    “不难。”千依岚倒是直截了当,抬眼看着罗峰,“可我需要一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