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二百九十章吓哭老唐了
    第二百九十章吓哭老唐了

    包厢内,两人都在无声地喝着烈酒,那种如同刀子切过心脏的感觉,仿佛火焰焚烧。

    都在回忆着同样的往事。

    酒店的服务员将菜肴端上,见两人的情绪奇怪,不敢打扰,急忙悄然无声的退出去,就连小正太赢了,过来瞄了一眼后,也连忙退走。判官身上弥散出来的凌厉气息,实在让他有点心颤,这种感觉,即便是姑丈站在自己的面前也没有。对方的一个眼神,真的可能就将自己绞碎。

    寂静了良久。

    判官缓缓的抬起了头,举起了酒瓶,“老大,我敬你。”

    罗峰抬手,酒瓶哐的碰一声。

    酒香辣喉。

    判官的眼神流露出一阵追忆,怅然。

    “地狱战队,华夏之师。当年,轩辕榜第一阎罗王,轩辕榜第二玉罗刹,轩辕榜第五判官,轩辕榜第八血魔,轩辕榜第九铁面,轩辕榜第十二豹影,轩辕榜第十五冷锋,轩辕榜第十八,黑无常。”

    判官神色苍凉的一笑。

    “八个人,八名兵,八柄利剑。率众战兵,所向披靡。”

    “地狱战队,令外敌闻风丧胆。”

    “可是,却因为一年前,断天崖一战――”判官通红了眼,充斥着煞气,无法说下去。

    狠狠地喝了一大口的烈酒。

    眼眶通红。

    罗峰也低着头,看不见神态,只是,身躯在轻微的颤栗。

    “轩辕七老,他妈的就是一个笑话!”

    判官猛然拍案而起,怒发冲冠,“老大你为轩辕阁立下多少功劳,我们地狱战队,出生入死多少回!我们不求什么回报,我们甘愿付出一切!可我们没法忍受,在我们拔剑杀敌的时候,却有人,在背后捅了一刀。”

    “判官,不用再说了。”罗峰抬起了头,面无表情,“往事让它过去。”

    “老大,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性格?谁都可以让它过去,唯独你不可能。”判官扭头盯着罗峰,一字一顿,“你是不想拖累兄弟。这也是一年以来,你断绝与我们所有人之间的联系的原因。”

    罗峰沉默。

    判官仰头悲凉一笑。

    “断天崖之后,玉罗刹坠崖,阎罗王退伍,地狱战队核心战将,除了黑无常那厮背负家族使命,身不由己。我判官、铁面、血魔、豹影、冷锋皆都相继而离开。地狱战队不复存在。除此之外,还有一大批老大你手中曾经亲自带出来的兵,都申请退役走了。”

    判官脸庞流露出一阵嘲讽冷笑,“他们认为阎罗王可有可无,而现实,却狠狠的扇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还有,我们虽然离开了,可是,不论我们做什么,都有曾经的兄弟暗中相助。”判官沉声说道,“比如我创办的,曾也在地狱战队,京城的那帮兄弟,司徒家的司徒明锋,武家的小虎崽――等等,如果不是他们动用了家族的力量来相助,不会发展得那么迅速。”

    “他们这般相助,是有原因的吧。”罗峰瞥了判官一眼。

    判官轻咳了一声,原因很明显,就是寻找老大的下落。

    “我在这里的消息,暂时不要告诉其他兄弟。”罗峰一摆手,语气带着毋庸置疑,“否则的话,你也不用来见我了。”

    判官欲言又止,唯有点点头。

    这时候,包厢外敲门声音响了起来。

    “进来吧。”罗峰转脸看了过去,神色恢复如常,唐德昌父子俩走了进来。

    唐大耳的眼神依然还无法按捺住激动,而唐德昌脸庞的伤势依然很明显,只不过,此刻眼神更多的是疑惑,先是看了看罗峰,然后侧脸看一眼判官,见他衣袖处的曼陀罗花的图案,脸色一下子变了。

    衣袖处的曼陀罗花,不同级别,有细微的不同。

    眼前此人,衣袖上,赫然是最高的级别。

    他是什么身份?九星职员?

    唐德昌眼眸猛然的瞪大着,他听唐大耳说,罗峰认识的人,而且看起来等级不低。

    唐大耳本是将信将疑,现在彻底相信了。

    这是意味着曼陀罗最高身份的图案。

    “我来介绍。”罗峰微笑地站了起来,“这位是我的兄弟,唐大耳。而这位,唐德昌。唐叔曾经是尖刀小分队的成员。”

    “哦?”判官看他一眼,眼神流露出一阵好感。

    自己也是从尖刀小分队,一步步,跨入轩辕阁,进入地狱战队。

    “而这位――”罗峰想了下,抬眼问判官,“你用的什么身份?”

    判官微微一笑,走上前,朝着唐德昌伸出了手,“唐叔你好,我是的创始人――”

    “什么!”判官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唐德昌脑海已经宛如一个炸弹砸了过去,瞬间懵住,脱口骇然的高呼起来,霎时间一边青肿的脸都吓得发白了。

    的创始人!

    这对唐德昌来讲,简直太惊人了。

    吓哭老唐了。

    一旁的唐大耳也是瞠目结舌――

    他知道老大认识的的人,身份一定很高,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高到了最顶点。

    而且,这个人,貌似还喊峰哥一声――老大。

    峰哥这是要逆天么?

    唐德昌父子俩惊呼一声后,却又迟迟不得出声。

    “你们这是――”判官有些疑惑不解地转脸看着罗峰,虽然是有点名气,可是,也不至于让人听了自己的身份就震惊成这个样子吧。难道是见回了老大之后,我身上有霸气侧漏?

    “小官,唐叔是的一星职员。”罗峰笑着解释。

    换句话而言,现在唐德昌,就是见到了他的教官的教官的教官的教官的教官――站在安保公司最顶端的那一个人。

    身份的显赫,自然毋庸置疑。

    尤其是对唐德昌而言。  8☆8☆$

    而且,唐德昌还听了不少关于创始人的传言,如今乍看到真容,这等冲击,简直无法言喻。

    “唐叔,你就跟老大一样,喊我一声小官行了。”判官微笑开口。

    这是何等的卧槽。

    唐德昌快要吓哭了。

    哭丧着脸,“董事长,你――你这是折煞我啊。”

    “不不,绝对没有。”判官急忙开口,开玩笑,老大都喊一声唐叔,自己还敢直呼他的名字?自己虽然一年没有被老大抽了,可皮也还没痒啊。

    两个人,都是诚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