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三百零二章请恕我办不到
    第三百零二章请恕我办不到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已经让人加紧调查了,少则一天,多则三天,一定会有陈杨的消息,他逃不掉。”千依岚沉着开口。

    罗峰不由得看一眼千依岚,这才一大早的,她已经将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从她眼角透露出来的一抹倦意隐隐能够猜到,千依岚也有可能一夜未睡。

    “千依岚同学。”罗峰忍不住正色的开口,刚想道谢,千依岚已经看穿了他的意图,立即朝他翻了一下白眼,“不要以为我在帮你,你可是我形意门的敌人,武者败类罗峰。我怎么可能帮你这个武者公敌。”

    千依岚顿了下后,轻哼一声,“我只是想帮君老师。”

    罗峰微微一笑,也不多说,既然她说是想帮君老师,那就是想帮君老师吧。

    上午的第一节课是班主任陈于霖的历史课。

    陈于霖走进教室,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最后一排的罗峰,然后正常上课。对这件事,并不提及半句。

    前排。

    “薇薇,论坛上的那些照片,你都看见了吗?”柳眉忍不住压低着声音。

    郑薇神色恬静的点点头。

    柳眉立即追问,“你怎么看?”

    “几张照片,并不能代表什么。”郑薇平静轻笑,“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就算是男女合租,也不代表双方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在一夜之间爆发,有点奇怪么?”

    柳眉沉思了会,眸子突兀睁大几分。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设套陷害罗峰,或者是君老师?”柳眉脱口而出,转而疑惑道,“可会是什么人?”

    “反正可以确定的是,那几张照片拍得非常隐秘,都是在某个角度偷拍的。画面上看,罗峰和君老师确实在同一屋子内,可没有一张照片可以证明他们之间有任何一点亲昵的关系啊。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推动,不可能闹得这么大。”郑薇道,“小题大做罢了。”

    “可偏偏,这个小题大做,可能会对你的男神与君老师,造成极大的伤害。”柳眉拧着眉头,嘀咕着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前段时间被你的男神打进医院的那些人的报复。哼,实在太可恨了。”

    郑薇的脑海中下意识的冒出了一道身影。

    转而摇摇头,轻声的咕哝着,以包宁闩的智商,很难策划得到这个雷霆行动。

    究竟会是谁?

    “究竟会是谁?”最后一排,罗峰的脑海中,同样有这一个疑问。

    整个早上,他的神色都平静无比。

    可罗峰的内心深处,早已经积攒了一阵怒意,只是没有发作罢了。还有,也是自己答应了君老师不动手。否则的话,将自己在学校内的仇人,一个个揪出来,一定可以查出点什么。

    罗峰眼眸闪过了一抹担忧。

    他虽然在思量策划应对的办法,可整个早上,都没法联系到君怜梦。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一定是被无数的骚扰电话打进来,因为有一个帖子,将君怜梦的手机号码也曝光了出去,包括罗峰的,罗峰的手机,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已经收到了数百条谩骂的信息,只不过,罗峰选择的处理方式跟君怜梦不同。

    骂他的人,罗峰全部都骂了回去。

    校长办公室。

    校长江承安的表情无比严肃,他的对面,站着全校女神君怜梦,亭亭玉立,姿态动人。

    “君老师。”江承安的面容苦涩的摇摇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今天一大早,我甚至已经接到了教育局的电话,也在询问这件事。还有,我已经安排了所有的校警门卫当值,可都有几波记者混了进来,今天早上的新城晚报,甚至还将这件事放在了头条,笔锋尖锐,让人――唉。”

    风暴已经形成。

    君怜梦的神色并没有任何一丝的慌张,她早已经心中有数。

    从今天早上得知这件事开始,她就知道,要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君老师,我让你来,只是想确定一件事。”

    江承安的话语一落,君怜梦立即沉声的开口,“我与我的学生之间,绝对没有如今所传得沸沸扬扬的那种关系。只不过,我现在就算开口辩解,估计能听进去的,不会有几人,看热闹的人,永远不会希望事情平息。”

    “你是我们学校不可多得的一名教师,而罗峰,却是一个学习成绩拔尖的学生。”江承安叹了口气,“可尤其是这个罗峰同学,实在是不让人省心啊。”

    江承安沉吟了一阵后,抬眼正色地看着君怜梦,“这件事,学校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决策,以尽快了解此事。否则的话,紫荆的声誉,恐怕要毁于一旦。我想过了,如今网上舆论的趋势,以讨伐罗峰同学居多,或许――我们可以弃车保帅,两择其一。”

    君怜梦神色轻沉,“我不太明白江校长的意思。”

    “罗峰同学成绩虽然好,可三番四次的闯祸,实在不适合留在紫荆。”江承安说道,“只要你公开发表一个言论,隐晦的将这件事的责任推脱到罗峰身上。学校可以立即作出开除罗峰的决策。平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

    “不可能。”君怜梦斩钉截铁,眼神冰冷如刀锋,一字一顿的说道,“为人师表,这种情况下,非但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学生,还要将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加在学生的身上,这――请恕我办不到。”

    江承安眉头一皱,“君老师,你要想清楚。如今这件事,只有牺牲罗峰,才是最妥善的解决方法。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唯有,你和他一起离开紫荆。”

    闻言,君怜梦心头轻震。

    下意识的轻抿了下红唇。

    离开紫荆。

    脑海中闪过了有一个人,曾无数次对自己说过这四个字。

    难道这件事,背后,真有君家人?

    君怜梦的神色流露出一抹凄凉,摄人灵魂。

    她不想认输,更不想走。

    可如今,江校长将两个选择,摆在了她的面前。

    一个是罗峰离开。

    一个,是她跟罗峰,一起离开。

    不论君怜梦如何抉择,在校长江承安看来,罗峰都必须要走。

    就算天塌下来,老师也帮你撑着。

    君怜梦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眼神平静庄重,“我考虑一下吧,中午放学给你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