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三百一十六章不敢了
    第三百一十六章不敢了

    蹬!

    包宁闩不由得再后退一步。

    一只脚已经踩着舞台的边缘了,脸色苍白变幻着,双腿有些颤抖。这一刻,心中升起了强烈的懊悔之意,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记耳光。

    本以为笑纳叶少的大礼,殊不知,却是叶少将自己推进了火坑。

    都怪自己蠢。

    包大少似乎终于有这个觉悟了。

    从一开始,他的自信心就极度的膨胀,根本没有想过罗峰还有扭转局势的能力,更想不到,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罗峰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么说来,自己一直都如同个跳梁小丑般在罗峰的面前蹦跶着。

    罗峰从来没有正视过他,甚至,他连当罗峰的对手的资格也没有。

    正如此刻,罗峰一反击,包宁闩就全无立锥之地了。

    下方的指责声音愈发的铺天盖地的袭来,嗡嗡地在包宁闩的耳边回荡着。

    包宁闩面无血色,他可以想象,今天过后,整个紫荆,自己已经不会再有半点地位。更甚是――这件事后,自己未必,还能够留在紫荆中学。

    舞台正前方,校长江承安正用着愤怒的目光盯着包宁闩。

    恨不得现在就指着他破口大骂。

    原来一切都是这个家伙在捣鬼,还闹了满城风雨。

    “还什么紫荆四少,简直令人所不耻。”

    “罗峰真是顶天立地啊,面对着这样的屈辱冤枉,还能够沉着起来应对,最终给自己洗刷了清白。”

    “他的紫荆第五少之名,才是真正的名副其实。”

    “包宁闩?呵呵。”

    万人唾骂,千夫所指。

    包宁闩所期待的罗峰的下场,此刻在他的身上实现了。

    脸色仿佛吃了屎一样发绿,身躯在颤抖着,半会,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猛然地抬头,疯狂狰狞地朝着罗峰大吼,“就算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那这又怎么样?我只是为了让所有人知道,你罗峰跟君怜梦,做了一件人神共愤,丧失伦理,道德尽失的事情。”

    狗急跳墙!

    此时此刻,包宁闩已经一切都顾不得了,咆哮大吼着,并且将这一句话重复了好几遍,为的,就是让下方的众人都听见。

    全场再一次安静下来了。

    看着台上。

    罗峰视线轻眯,望着包宁闩,“你说说,我们做了什么事情?”

    “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包宁闩咬牙切齿。“有照片为证。”

    罗峰突然的笑了。

    看着包宁闩的眼神,简直如同看着个白痴一样。

    “没错,照片上,我和君老师确实是在同一屋子内,这一点,我不否认。”罗峰看着包宁闩,“可是,你的智商就仅限于此吗?或者说,你的思想如此的龌龊,肮脏!两个人在同一个屋子内,就一定会做出什么人神共愤,丧失伦理,道德尽失的事情?骚包哥,你是在秀智商吗?”

    下方不少人都忍不住哑然失笑。

    “确实,包宁闩这话说的太牵强了吧。”

    “简直就是一个逗比。”

    “难怪前几天罗峰都懒得理会他。被疯狗咬了一口,难道还要咬回疯狗一口吗?”

    “如果不是他咄咄逼人,还逼走了君老师,今天罗峰也未必会这样反击他。人家罗峰可是好学生,不像他,智商堪忧。”

    包宁闩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半响,愤怒的咆哮起来。

    “难道这些照片,不足以证明你和君怜梦同居?”包宁闩嘶吼了起来,“你们那么多次出现在同一屋子里,难道这还是个巧合?”

    “不是巧合。”罗峰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和君老师,确实都住在岚风公寓。不仅仅我们两个,还有十九班的宋黛滢同学,都住在岚风公寓的四楼。而且,我确实与人合租,但是,我合租的对象,是宋黛滢同学。要不,你可以去找她问问?君老师就住在我们隔壁,我们师生关系和谐,串个门喝杯茶,竟然都会被人偷拍,呵呵――”

    再一次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宋黛滢!

    全场都不由得哗然了。

    一个个纷纷目瞪口呆,眼神瞬间充斥着羡慕妒忌地看着罗峰。

    “宋黛滢,性感校花宋黛滢啊。卧槽,罗峰是走桃花运?”

    “听清楚了,是合租。这年头,男女合租根本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可,宋黛滢要找人合租,怎么我不知道啊。”好一些仁兄捶胸顿足。

    “性感校花平常在学校的衣着都那么勾魂摄魄,能够跟她合租――尼玛的,谁的口水流到我的肩膀上了。”

    真相大白!

    这一切,都是包宁闩精心策划的一个闹剧。

    至于还牵扯到的一个**oss,没有人敢轻易提及。因为他们得罪不起。

    这也是罗峰感到些许的遗憾的。

    叶星辰,太过谨慎了。

    如果他和包宁闩一起来指责自己的话,自己一定有办法同样让叶星辰都无地自容。

    可他,竟然不出现。

    虽然查明了那个是叶家的人,可叶星辰要与他撇清关系,那是轻而易举。

    至于包宁闩――给他个豹子胆,也不敢揭发叶星辰。

    既然如此,那么,所有的责任,就只有包宁闩一个人扛下来了。

    包宁闩已经哑口无言。

    砰!

    突然间,罗峰再度迈前。

    眼神冰冷地看着包宁闩,“现在,可以对君老师,说对不起了么?”

    包宁闩浑身一颤抖,下意识的想后退,却发现身后已经悬空,险些掉下去。

    嘴唇哆嗦了几下,“我――我――”

    视线不经意地触碰到罗峰那冰寒无比的眼神,心头一股凉气抽出。

    包宁闩闭上了眼睛,大喊了一声,“对不起。”

    “跪着说!”罗峰大吼。

    扑通!

    包宁闩没有下跪,而是被罗峰吓得直接双腿一软坐了下去。可他的身后是舞台的边缘,瞬间坐空,直接翻身跌落下去,虽然舞台不高,可这一摔,也将包宁闩痛得眼泪直流――

    罗峰神色淡漠,走到了舞台的边缘。

    居高临下,俯视着包宁闩。

    虽然没有说一句话,可眼眸的煞气,令包宁闩有种源自灵魂的颤栗。

    想到罗峰的凶狠,包宁闩浑身仿佛置身冰窟当中。

    他不想再被打断双腿躺在冰冷冷的病床上。

    他不想再得罪这个煞星。

    不敢了。

    包宁闩爬起,跪着,闭着眼睛,几乎是用尽浑身的力气大吼着,“君老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