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三百一十九章小气的男人
    第三百一十九章小气的男人

    机场外。

    有专车来接君老,可罗峰并没有上车的意思。

    “罗峰,我这个老头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君老笑道,“你就不能赏个脸,跟我吃顿饭?”

    君怜梦早就习惯了君老在罗峰面前说话的语气。

    目光下意识地望着罗峰。

    罗峰沉吟了会,直接推开车门坐了上去,只是,对君老,还是没太多话说。

    可纵使如此,君老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心中升起了个念头。

    或许,通过梦儿,可以缓和自己与罗峰之间的关系。

    君老的脑海中回想去曾经这一老一少之间的画面,并肩作战,共护家国!

    而现在――

    君老忍不住叹息。

    这一年来,君老感觉自己亏欠罗峰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君老带着罗峰二人来到了一家环境优雅的江边饭店。

    君怜梦知道罗峰与爷爷之间存在某种芥蒂,一顿饭下来,在君怜梦的有意调节气氛之下,还算是吃得其乐融融。

    吃过饭,君老吩咐江涛送罗峰两人回去。

    “不必了。”罗峰神色淡漠的回绝,摇头,“君老师喜欢搭地铁。”

    你丫的才喜欢搭地铁。

    君怜梦暗哼了一声,只不过,并没有出声。

    她看得出来,今天让罗峰来吃这顿饭已经是不容易。就算要缓和他和爷爷之间的关系,也绝对不能操之过急。

    君老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待他离开后,罗峰当然也没有带着君怜梦搭地铁,而是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往岚风公寓的方向返回。

    天色已暗。

    两人回到岚风公寓,四周围的记者们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峰,怜梦回来了。”岚姐神色惊喜地走了上去,热情振奋地道,“怜梦,你才刚下飞机吧?我带你去吃饭。”

    君怜梦心中升起了一阵暖意,甜美一笑,“多谢岚姐,我吃过了。”

    一栋普通的岚风公寓,对君怜梦而言,比君家的大宅,要温暖得多。

    寒暄一阵后,两人并肩上楼。

    君怜梦打开了房门,罗峰下意识跟着进去。

    “罗峰同学。”君怜梦扭头看着罗峰,眯笑了起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住的地方,是出门转左。”

    罗峰嘴角一抽。

    半响,干笑了下,“这个,只是权宜之计。”

    “不,我觉得挺好的。”君怜梦微微一笑,眨眼说道,“罗峰同学,你可别跟老师耍心眼。宋黛滢同学肯答应让你搬过去,一定是你赚大了,你竟然得了便宜卖乖。这可不太好哦。”

    罗峰有苦说不出了。

    好是好,可有危险啊。

    罗峰知道,千依岚不会无缘无故的提醒自己。

    独南寨,宋家,毒老妪――

    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否则的话,千依岚的神情不会那么郑重的提醒。

    万一真的‘东窗事发’,那毒老妪杀过来,给自己一颗含笑半步癫怎么办?

    罗峰越想越心惊。

    可君老师却不这么想。

    “这件事的发生,不是偶然,有这一次,说不定,还会有第二次。”君怜梦的眸子深处闪过了一抹担忧,她知道,这一次能重返羊城,是因为爷爷。

    可是,并不代表着,事情便会结束。

    万一下一次,会掀起更大的风暴呢?

    “罗峰同学,你还是乖乖住在我隔壁,什么时候我泡茶,会请你过来品尝品尝的。”君怜梦眯笑地看着罗峰。

    罗峰认真地看着君怜梦,“君老师,你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

    君怜梦神色无比认真地与他对视着,“拆了怎么滴?”

    罗峰,“――”

    罗峰挥泪离开。

    出门转左。

    罗峰鼓起了勇气推开门。

    宋黛滢正在看电视。

    见罗峰回来,眼睛也不眨一下,下意识说了一声,“回来了啊。”

    再平常不过了。

    罗峰面不改色,走到宋黛滢身侧的沙发坐下来。

    宋黛滢追的这一部电视剧终于到了广告时间,这才扭头看向了罗峰。

    “你不是说,事情一结束,就搬回去住吗?”

    罗峰呃了一声,然后认真地说道,“我仔细想想,宋同学的这间房子,风水好,光线好,环境好,布局好,最重要的是,住的人也漂亮。所以,我决定了,以后就住在这里。”

    宋黛滢朝他翻了个白眼,“你以为说的这么动听,就不用交一半的房租?”

    尼玛的,这都被看出来。

    罗峰有些失落地走回房间。

    拿了衣服走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出来后,宋黛滢也伸了个懒腰,慵懒绝美的身材显露无遗。

    这个女人,浑身都透露着魅惑力,让人有些防不胜防。

    罗峰暗叹一声,在这里的生存压力,比起君老师那,简直差太多。

    “事情已经落幕了,罗峰,你是不是也该兑现承诺。”宋黛滢眨眼笑道,“你答应过,你搬过来的话――要陪我看十场电影。从早场到午夜场。”

    “不,事情还没有落幕。”罗峰眯笑地看着宋黛滢,“至少,现在还没有。”

    “没有?”宋黛滢眼神疑惑地看着罗峰,神色疑惑不解。“我听说,今天下午学校召开了领导会议,已经决定要开除包宁闩,就等明天公布了。”

    “那是包宁闩。”罗峰的眼眸闪掠过了一抹冷意。

    宋黛滢一怔,“你的意思――”

    宋黛滢突然间睁大了眼眸,“听说这件事还和叶星辰有关,你该不会是想――呃,罗峰,你没有直接的证据指证叶星辰,而且,叶星辰的背景,可不是包宁闩能比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不好吗?”

    “宋黛滢同学。”罗峰正色地看着宋黛滢,一字一顿地说道,“有时候,男人也是很小气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犯下错误,要付出代价,也是天经地义。”

    宋黛滢看了几眼罗峰,忍不住道,“你――没开玩笑?” ,

    “不开玩笑。”

    “那你打算怎么做?”宋黛滢皱眉,“不怕跟你直说,别说你没有直接的证据,就是有,学校开除叶星辰的机会也不大。”

    “所以我也没打算走这个途径来报复啊。”罗峰温和的一笑。

    “你的意思是――”

    “明天放学后,找个麻包袋,将他脑袋套住,狠狠的揍一顿。”罗峰眨眼道,“宋同学,你要不要替我望个风?我请你吃顿麻辣烫,七块钱的!”

    果然是个小气的男人。

    宋黛滢表示很是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