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三百二十六章他说不医
    第三百二十六章他说不医

    叶星辰视线冰冷地眯着。

    脑海中盘旋着柳玉成所说的六个字――

    宁杀错,不放过。

    叶星辰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以来,自己似乎就得罪了罗峰一人。

    一定是他。

    就算不是,抓他来问问便知。

    “你说的对,宁杀错,不放过。”叶星辰的眼眸一冷,“罗峰的嫌疑最大,那么,就从他那下手。”

    “只不过,罗峰此人,实力倒是不弱。”柳玉成提醒了一声。

    “他的胳膊肘再硬,能够扳过叶家的大腿?”叶星辰冷笑。

    咚咚。

    病房的大门再次响起。

    包宁闩走了进来。

    神色急切,“我一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叶少,发生什么事了?”

    叶星辰的神色冷漠,“被狗咬了一口。”

    此时此刻,叶星辰的内心深处,已经充斥着狠厉之色。

    包宁闩眼眸的煞气弥漫出来,“一定是罗峰。这种事情,只有他做的出来。”

    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

    柳玉成神色满意地看了一眼包宁闩,这句话说得漂亮。

    即使不是罗峰,也得将这个罪名死死地扣在罗峰的身上。

    一旦叶家真正想要动罗峰,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包宁闩的这一句话落下,叶星辰眼眸的煞气更加浓郁起来。

    ‘师生门’的风暴刚刚过去,而罗峰也查到了这件事与自己有关,他对自己报复的可能性,简直越想越大。

    “没有直接证据,不能通过法律途径让他吃苦头。那么,就私人解决。”

    叶星辰面容抽搐狠色闪动。

    罗峰并不知道自己那么招人恨,即使没有任何证据,叶柳包三位少爷还是毫不犹豫地将矛头指向了他。

    午觉睡醒,罗峰直奔学校。

    千依岚依然没有来学校。

    电话也不接,这妞到底怎么了?

    罗峰眉头皱着。――

    下午的阳光直射大地。

    鹏城,车水马龙,一座仿佛永远都处于忙碌中的城市。

    鹏城的郊区,一栋别墅内。

    这里,是九门之一形意门的其中一个分舵。

    此时,别墅内弥漫着冰冷的气氛。

    出入的人,脚步都非常的匆忙。

    一袭淡蓝色的身影,脸庞还带着泪痕,站在了别墅前院的一棵大树旁边,轻抿着红唇。

    正是罗峰同学的同桌,第一校花千依岚。

    此时此刻,千依岚美丽的双眸还泛着晶莹的光,楚楚可怜。

    一阵风吹过,娇躯仿佛在颤抖。

    许久。

    一道身影出现在千依岚的身后,正是形意门的大师兄,火炎。

    火炎的脸色还稍显苍白,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

    “师妹,放心吧,没事的。”火炎走上前,安慰着说道,“千师叔吉人自有天相。”

    千依岚回过头,朝着火炎轻微颔首,没有出声。

    “千师叔的这一个仇,我们形意门,一定会报。”火炎的眼眸闪过了一道狠色,“七渊邪门,竟然敢偷袭千师叔,让他受此重伤,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让这群邪魔,受到应有的代价。”

    火炎提及‘七渊邪门’,千依岚的眸子亦是恨色一闪。

    她之所以匆匆从羊城赶到鹏城,是因为得知了父亲千彦重伤急危的消息。

    千依岚马不停蹄地赶到,可父亲的情况,不容乐观。

    “邓长老已经亲自赶去古医门,相信很快就能带回古医门的医师前来给千师叔治伤。”火炎继续安慰道,“以古医门的医术,一定能够让千师叔安然度过危机。”

    但愿如此。

    千依岚轻抿红唇,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匆忙地传了过来。

    平子宁。

    “师妹,大师兄,邓长老回来了。”

    呼!

    千依岚的身影率先如同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别墅的大厅,数名形意门人站着,神色无比的凝重。

    包括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

    正是形意门的执法长老,暗劲强者,当日专程赶去羊城救火炎的邓步元。

    大厅上,还有一名貌美的妇人,此刻神色同样无比的焦急,甚至是,有些束手无策,六神无主。

    千依岚的目光一扫大厅,都是形意门的人。

    “邓长老,古医门的医师呢?”千依岚急声地说道,“还没有到吗?”

    邓步元神色凝重,轻轻地摇摇头。

    千依岚脸色一变,急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了?”

    “岚儿,你冷静一点,听邓长老说。”中年妇人走过来,拉着千依岚的手。

    千依岚的鼻子不由得一酸,“妈,爸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该中年妇女是千依岚的母亲,姓万,单名一字瑜。

    万瑜沉默了。

    “古医门的总部就是珠海,我马不停蹄地赶过去,本已经请到了‘妙手回春’姜仁鑫神医,可是,当姜仁鑫神医准备动身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命令。”邓步元神色忍不住闪过了一道怒色,“阻止了姜仁鑫神医过来给千师弟疗伤。”

    “什么命令?”火炎不禁脱口而出。

    邓步元深呼了一口气,“古医门,掌门人令。”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由得猛变。

    一阵的死寂。

    掌门人令。

    这意味着,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古医门的神医,会给千彦疗伤。

    “怎么会这样?”万瑜喃喃地开口,“我们形意门,与古医门的关系虽然谈不上密切,可同列九门,并无冤仇。古医门治人需要的报酬,我们也准备齐全,他们为什么拒绝医治彦哥,为什么?”

    “对,古医门拒绝,总有个理由吧。”火炎也忍不住开口。

    邓步元轻叹了一声,“他说,不医。”

    不医。

    这就是个理由。

    可这又算是什么理由?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良久。

    火炎的眼神不禁闪过了一阵怨怒之色,“古医门的这般做法,未免太不厚道了吧!” ,

    邓步元苦笑,“可人家不医,又能什么办法?”

    万瑜的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致。

    “彦哥的浑身经脉,七成受毁。如果不及时医治,即便是保住性命,也将成为废人。唯有古医门的黑玉续脉膏,才能够救得了彦哥――”

    万瑜的心在急剧的跌落。

    “不行!我亲自去一趟。”万瑜急声地开口,“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一定要请得姜仁鑫神医出手。”

    此时,身旁的千依岚直接一把将万瑜拉住。

    “妈,不用去了。我知道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