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三百五十五章我是宋九云
    第三百五十五章我是宋九云

    宋黛滢笑得绚烂,罗峰却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他总觉得今晚的宋同学怪怪的,白天还咬牙切齿的要掐死自己,晚上却邀请自己看电影午夜场了。

    再次验证了一个真理。

    翻脸比翻书还快。

    京剧中的变脸也是不过如此啊。

    可这实在太反常了。

    这妞会不会是知道自己喜欢吃爆米花,然后邀请自己看电影,在爆米花上下毒毒死自己啊――

    罗峰表示很是忧伤。

    总感觉有种浓浓的阴谋气味在朝着自己逼近――

    出租车缓缓的停在了路边。

    还是熟悉的街头,熟悉的电影院。

    第三次来了。

    宋黛滢挽着罗峰的手臂,站在电影院的门口,容颜飞快地抹过了一丝不为人知的苦涩,这仿佛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自己连跟他看一场电影,都是奢求?

    电影院的售票处,赫然挂着个牌子。

    暂停营业。

    自己想跟罗峰看一场电影,就这么难么?

    这是天意?

    宋黛滢呆呆地站在路边。

    罗峰见她如此失落,有些于心不忍,“这家不营业,我们可以去别家啊。”

    “我不。”宋黛滢却是执拗地摇头。

    她不信这是天意。

    天意越是如此,她越是要在这里,跟罗峰,看一场电影。

    今天不营业,就等明天。

    凌晨的夜风,带来些许的冷意。

    反正已经出来了,虽然没有看成电影,两人也不急着回去,散步于珠江边。

    宋同学今晚很奇怪,罗峰不敢多开口,两人一时间都保持了沉默。

    珠江水仿佛一面巨大的黑布,遮盖了一方天地。

    珠江面上,一艘船,七根钓竿。

    七只魁梧影子。

    赫然是宋家七兄弟。

    “靠,老大,你想的什么馊主意啊。”宋般忍不住站了起来,振声说道,“找不到九云妹妹也就罢了,还让我们夜晚垂钓,说什么爷爷钓鱼,愿者上钩,这么钓下去,能找到九云妹妹吗?”

    “重点是,咱们钓了一夜,一条鱼也没上钩啊。”老七宋有长叹,“肚子都饿扁了。”

    “所以说,你们真没化。”宋万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平时叫你们多读点书,你们不知道有句话,‘宋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咱们宋家的老组去钓鱼的时候,许了个愿望,很快那个愿望就实现了。”

    “哥,我读的书不多,你可别骗我。”老六宋唯急忙说道。

    “我们七兄弟诚心诚意点,钓鱼的时候,一起许愿望,一定很快能找到九云妹妹的。”宋万挥着拳头。

    七只重新坐了下来。

    并排垂钓。

    什么叫做狗屎运?

    宋老大这种特么的就是狗屎运。

    忽然间,宋老大不经意的抬头一瞥,望向了江边。

    “啊!”

    宋老大猛然间站了起来,眼珠子瞪大地盯着远处的岸边,昏黄的灯光下,两道身影,并肩漫步珠江边。

    “那那那――”宋老大指着大呼起来,“那不是九云妹妹吗?”

    唰唰唰!

    其余六只几乎同时也站了起来。

    “卧槽,真的是九云妹妹。”宋唯目光立即崇拜地看着老大,“哥,还是你有化。”

    “废话。”老大宋万此时却没有心情得瑟,眉头皱起,黑着脸,“九云妹妹,好像跟个男人在散步――”

    “好像是啊,不过九云妹妹刚好遮住那家伙,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

    “草,不管是什么人,一定要将他扔下珠江喂鱼!”

    七只气势汹汹地同时将鱼竿往前面一扔。

    皆下品三兄弟更是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

    扑通!扑通!

    同时下水。

    “你们三个是猪吗?”宋万大吼,“还不赶紧滚上来,别让那小白脸跑了。”

    此时此刻,珠江边上。

    两人浑然不觉,有七只正在气势汹汹地靠岸――

    吹着夜晚的冷风,宋黛滢虽然是武者,可她穿着吊带裙子,依然感觉一丝丝的凉意。宋黛滢没指望罗峰会抱着自己,只能是主动的挽紧了罗峰的手臂。

    两人沉默地走过了一程。

    “罗峰,你的家在哪?”宋黛滢轻问了声。

    罗峰一怔,深邃的眸子望着前边,如刀削斧凿的刚毅脸庞微妙的轻轻动了一下,随即平静地回答,“我从小,四海为家。”

    宋黛滢的眸子不由得一震,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罗峰。

    半会。

    “对不起。”

    “没关系。”罗峰不在意的一笑,“我早习惯了,我也有父母,苍天为父,大地为母。”

    苍天为父。

    大地为母。

    宋黛滢的内心不由自主的轻轻一痛。

    八个字,却道尽多少的心酸。

    罗峰能走到今天,他的身上,一定发生了很多故事。

    宋黛滢突然间心中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

    她真的很想很想,彻彻底底的了解这个男生,对,连他身上有几根毛都想知道。

    “你知道我家在哪吗?”宋黛滢急忙转移了话题。

    罗峰虽然口中说的不在乎。

    可谁能不在乎?

    谁不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什么人?

    他不想知道,为什么父母生下了自己,却又抛弃了自己?

    他一定想知道。

    可他故作无事。

    罗峰当然知道宋黛滢家在哪。

    千依岚说过。

    可罗峰可不敢直说,万一宋同学误会自己特意去调查她呢。

    “不知道。”罗峰摇头。

    “我来自深山的苗寨。”宋黛滢对罗峰却不隐瞒,仿佛是弥补刚刚自己的不经意的失言,又或者,宋黛滢确实想让罗峰了解自己了。

    挽着罗峰的手臂,轻声地说道,“那是一处云海苍茫的地方,风景美如画。传说中,蚩尤神最后的歇息的圣土。独南苗寨。”

    “我是独南苗寨寨主宋胡的女儿。”

    宋黛滢轻语地说着自己独南苗寨宋家。

    罗峰在静静地听着。

    “我还有七个哥哥。”宋黛滢突然展颜一笑,“你一定想不到吧,他们的名字还很有趣。叫做宋万,宋般,宋皆,宋下,宋品,宋唯,宋有――”

    宋黛滢没有注意到,这话刚刚说出口,罗峰同学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彻底傻了眼。

    万般皆下品,唯有七兄弟!

    那七只,住在五星级大酒店的七只。

    他们的妹妹,竟然是宋黛滢!

    罗峰有点凌乱了的感觉。

    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你就是宋九云?”

    宋黛滢笑靥展开,“我是宋九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