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四百八十六章天玄散
    第四百八十六章天玄散

    匕首的寒光刺眼!

    “等一下。”

    千钧一发之际,赫然是幻狐出手制止了。幽灵杀手手中的匕首猛顿,距离宋胡的眉心已经不足一公分,寒风仿佛都要将他眉心的皮割破,幽灵杀手抬头,带着疑问地看着幻狐。

    “这个家伙,好歹也是独南苗寨的寨主。这样杀了他,岂不是浪费了他的价值?”幻狐淡漠地说道,“先将他带走,或许,必要时候,能够起到作用。”幻狐一摆手,“将这里都清理干净,切记不要留下任何一点的蛛丝马迹,然后……你们便带他走。剩下的事情,不用你们去做了。”

    幻狐嘴角勾勒起了一抹期待的冷笑之色,蹲身下去,将昏迷中的宋胡单手抓了起来,走向了树林,很快,当他重新走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上了宋胡的衣服,而他原本的衣服则随随便便地套在了宋胡的身上,乍看过去,戴上了人皮面具的幻狐,真的与宋胡没有两样。

    这种得天独厚的神奇本领,实在令人太过触目惊心了。

    现场已经清理完毕,数名幽灵杀手提着宋胡身影飞快地一晃闪动,消失在了幻狐的视线当中。

    幻狐的脸庞露出了笑容,走过去从地面上捡起了青龙偃月刀,耍了两下后,旋即大摇大摆地往山上走了上去。

    一路上碰见了不少巡山的弟子,见宋胡一个人往上走,手中还拿着那标志性的青龙偃月刀,纷纷向他打招呼,并没有察觉出眼前的这一个寨主有任何的异样之处。

    幻狐一路直上,很快就进入了独南苗寨之内,他早就已经潜伏在这百里十方的苗疆之中,对各处苗寨的地势都了如指掌,尤其是独南苗寨,更是重点考察的地方,不单单是地势,还有独南苗寨内宋家的各个重要的人物,幻狐都清楚。而且,如今他戴着的人皮面具,更是早已经提前准备好的了。

    宋胡大步迈进了宋家大屋,大厅内,宋诗人正在坐着,“爹。”宋胡走了过去。

    闻声,宋诗人站了起来,“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宋胡摇头,大咧咧地走到了一旁,倒了一杯水喝了下去,随即笑着开口说道,“他们今天派来的八人都已经全军覆没了,短时间内,又怎么敢还派出其他的举动?更何况,我们现在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他们敢再出现,我们就可以再将他们灭了。”幻狐学着宋胡说话的语气,倒是有几分的惟妙惟肖。

    宋诗人没听出什么不同之处,摇摇头,重新坐着,闭目沉思了起来。

    幻狐站在了一旁,非常的沉得住气,也是在闭目养神了起来。

    时间轻缓地流逝。

    日落西山,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大厅中,四道身影迈步走了进来。

    “饿死了,可以开饭了吗?”宋般立即抱着肚子迫不及待地大喊了起来。

    “聒噪!”宋诗人睁开了眼睛,“就你们四个回来吧。”

    “对,大哥,五弟以及六弟在上面守着,我们吃完后就上去换他们下来。”宋皆急忙开口。

    这时候,大厅的内侧,几人也迈步走了出来。

    宋黛滢扶着屠老妪,一旁,则是罗峰。

    幻狐眼眸睁开,面不改色地看向了罗峰,他看过罗峰的照片,自然一眼认出。

    “你可终于出来了啊。”幻狐内心暗忖了一声,此时站起来,脸庞流露出了笑容,“大家都回来了啊,走走,吃饭吃饭去,今天巡逻了大半天,我也是饿得发慌啊。”

    众人走向了餐厅的方向,纷纷就坐。

    幻狐率先拿起了一只碗,走到了一锅汤前,盛了一碗汤的同时,手指悄然地一弹,霎时间,白色的粉末融入了汤中。

    “我就不等你们,我先喝汤了。”幻狐一边走一边喝了一口,随即赞叹了起来,“不错,今天的汤味道真好啊。”

    “祖奶奶,我给你盛汤。”宋黛滢拿上了一只碗。

    很快,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喝了汤。

    无一例外。

    一切顺利。

    幻狐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峭的笑容。

    “二哥,看来我今天站太久了,怎么现在有点头晕?”突然间,宋有脑袋晃了一下,似乎有点坐不住地开口。

    “你这个怂货。”宋般鄙视了一声,身子却也突然地晃了一下,感觉眼前的饭菜仿佛在乱颤起来,急忙捂住了脑袋,“不对,我的头也晕了。”

    这一霎,屠老妪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回事了,猛然间了起来,“大家小心,这饭菜有毒!”

    话语一落,马茹翠面容大变,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焦急无比,慌乱失措,“不会啊……”这饭菜就是她准备的,然而这一刹那,话语还没落,马茹翠却已经头晕昏迷了过去。

    宋黛滢也紧随着双眼一黑,趴在了桌上。

    “不好!”宋诗人面容大变,立即盘膝而坐,运气驱毒。

    瞬息间,一股凌厉的掌风猛地轰了过去,正击中了宋诗人的后背。

    猝不及防之下,宋诗人狂喷了一口鲜血,身子轰地倒在了地上。

    “爷爷!”宋般强忍着身子的不适,失声大喊了起来,同时眼眸充满着不可思议地看着幻狐,“爸,你,你在干什么?”

    “哈哈……”这时候,幻狐站了起来,随手便将脸庞上的人皮面具扯掉,露出了真面目,脸庞狞笑了起来,“独南苗寨宋家,比我想象中的,更加不堪一击啊。”

    霎时间,所有人的面容皆都大变。 ,

    幻狐的目光盯向了罗峰,流露出意味深长的森寒笑容,“罗峰,中了我的天玄散,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再施展出来。还是乖乖地受死吧。”

    闻言,罗峰面容一变,猛站起来,突然间却身子一晃,仿佛无法控制住一般,又无力地坐下去,不过,他并没有昏迷,而是脸色发白地强行支撑着,盯着幻狐。

    咻!咻!咻!

    这时候,蓦然间,一阵密集的银针朝着幻狐挥击而去。

    “哼!”

    幻狐早有准备,手臂一挥,衣袖卷起了一道狂风,直接便将这一些银针阻挡了下来。

    “老太婆,你如果还想过明天的生日,那么,就给我乖乖地待着。”幻狐眯笑地望着屠老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