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四百八十八章噬血蛊
    第四百八十八章噬血蛊

    闻言,幻狐视线一眯,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徐声地开口说道,“待我安全之后,我自会交出天玄散的解药。”顿了下后,幻狐继而冷笑地说道,“苗寨虽然擅长用毒之术,可我这天玄散,是在百毒老祖的手中拿到的。论毒,你们苗寨,比起百毒老祖,还差一大截。我想,纵使你们独南苗寨最擅长用毒的人,也绝对解不开天玄散。”

    “对了。”幻狐补充了一句,“天玄散的毒性开始发作之后,会令人感觉到天旋地转,内力稍差的会直接昏迷了过去,可是,这并非天玄散的最终药效。三个时辰之内,若没有及时服下解药的话,中毒者会内力逆行,浑身经脉破碎而死。”

    幻狐的眼眸充斥着浓浓的威胁气息地看着罗峰。

    意思很显然。

    一有宋胡在手,二有眼前这几名身中天玄散剧毒的宋家人,对方绝对不敢对自己不利。

    罗峰神色低沉了起来,看着幻狐这一张极度欠揍的嘴脸,罗峰下意识地直接拽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抓了起来,神色冷厉,“你信不信,若不交出天玄散的解药,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马上就会生不如死了。”此时,突然间,身后的屠老妪声音淡漠地响了起来。

    话语一落,刹那间,罗峰手中的幻狐面容蓦然剧烈无比地扭曲起来,额头的青筋直爆,突然间发出了一声疯狂惨烈的大吼。

    “放开他。”屠老妪的声音响起。

    罗峰立即松开了手,幻狐的身子扑通地倒在了地上,整个身躯蜷缩成了一团,浑身的筋骨在啪啪地作响,皮肤不时地闪出了青色的光芒,显得诡异万分,“啊!”幻狐的身子在瑟瑟地发抖,疯狂地嘶吼着,双手更是在拼命地挠着自己的身子,每当出现青色光芒的地方,都奇痒无比,很快,幻狐的身子,甚至脸庞,都血迹斑斑了。

    “怎么回事?”罗峰的瞳孔不由得猛然睁大了几分。

    “他中了我的噬血蛊。”屠老妪的声音冰冷,强行地拄着拐杖站了起来,脸色虽然苍白,可却煞气凌厉,“没错,老婆子的毒术,确实比不过百毒老祖,但是,你似乎忘了,苗寨最强的毒术,是蛊!听过噬血蛊吗?它会在你的身上,但凡是有血液流动的地方,不停地钻动,以你的血来寄养它的身躯。一直到,你的血液,全部流干为止。”

    屠老妪语气冰寒地冷笑了起来,“不过你放心,我的蛊儿没那么贪吃,你这么大块头,身上的血,估计足够它吸一年了。”

    “啊!”

    幻狐的声音凄厉无比地大吼起来,双眸充满着惊恐地看着屠老妪。

    苗疆蛊术,他不是没有听过,可他向来自信,没有人能够对自己下蛊。

    屠老妪,一个中毒受伤之躯,她怎么会在自己的身上下了蛊?怎么会!

    看着地上痛苦打滚惨况百出的幻狐,罗峰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真不愧是独南苗寨的屠老妪,在刚才那种绝望之境,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对幻狐下蛊了,她是怎么下的?罗峰都忍不住心头蹬了一下,眼神忍不住瞄了一眼宋黛滢,还好跟她的关系是装的,娶个这样的老婆实在太危险了。

    约莫十分钟。

    对于幻狐来讲,无异于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我,我交出解药……”幻狐的声音凄厉无比,艰难地喊了出来。

    很快,罗峰发现,幻狐身躯的颤栗逐渐地平复了下来,在他的身子四处游走的青色光芒,仿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幻狐身上的惨痛感觉也随之而消失不见,可此刻,幻狐的身子,却宛如一个血人一般,狰狞而恐怖。

    “解药呢。”罗峰跨前几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幻狐。

    幻狐的双手血迹斑斑,颤抖地伸手进入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瓶,“紫色的,服下一颗,皆可解天玄散之毒。”

    此时此刻,幻狐看着屠老妪的眼神,充满着恐惧之色。

    他虽然潜伏于苗疆之地很长的一段时间,也见识了不少的用蛊之术,可今晚,真的让自己防不胜防,直至现在,幻狐都不知道,屠老妪是怎么对自己下蛊的。越是如此,越令人觉得恐惧,灵魂都颤栗起来。

    罗峰将瓶子接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里面有花花绿绿的不少的药丸,每一颗都极小,掺杂了各种的颜色。若不知道哪一种颜色可解天玄散之毒,即便是在幻狐的身上搜到了这个瓶子,也很难解毒。

    “让我先吃吧。”屠老妪一摆手。

    罗峰一怔,还是依其言将一颗紫色的药丸递过去。屠老妪并非要急着解开自己身上的天玄散之毒,而是,她信不过幻狐。所以要第一个亲身试药。身后的宋诗人嘴巴张了一下,最后只能是强行地将话吞下去。在宋家,是屠老妪说了算,他就是提出要自己先吃,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说不定镇族神器又会从天而降……

    屠老妪将这一颗紫色的药丸服下后,立即原地盘膝坐了下去。

    片刻之后,屠老妪双眸猛然睁开,一道电芒从她浑浊的双眸中一闪而过,同时地,一声轻喝,身子一跃而起。

    “这是真的解药。”屠老妪转身朝罗峰开口。 ,o

    闻言,幻狐立即讨好般苦笑了一下,“我怎么敢欺骗屠老前辈啊。”

    屠老妪冷笑地盯了一眼幻狐,幻狐感觉身子的那一只蛊仿佛又要动一般,当即不敢出声,身躯颤栗了一下。

    很快,罗峰迅速地将解药让宋诗人等人服下去,同时,观察着所有人的情况。

    不出一分钟后,先是宋般等几兄弟逐渐地醒过来,抬起头,神色有些茫然,“怎么回事?我怎么吃饭都睡着了?”

    宋黛滢母女也缓缓地醒过来,众人运气一遍,确定体内的毒都已经解除后,目光都纷纷落在了幻狐的身上。

    “好你个狗贼!”宋般怒火瞪大地冲了过去,朝着幻狐就是一脚,“下毒也就算了,竟然敢冒充老子他爹?”

    “我靠,我也不能忍。”宋有等几个兄弟也冲了上去,乱拳招呼幻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