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五百章暴露
    第五百章暴露

    闻言,千依岚朝罗峰翻两个白眼,“苗疆毒老妪百岁大寿,轩辕阁中,也有几名跟毒老妪有交情的人,去参加了。就你这哪里响往哪凑的人,怎么可能会缺席那种热闹的场面?”

    罗峰突然间有点忧伤,千依岚同学明显是误会自己了,“我明明是个低调谦逊品德兼优的学生。”

    “明明是谁?”

    罗峰竟然无言以对。

    沉默了片刻,罗峰抬头沉声开口道,“在苗疆,我碰见了血冰深渊的人。”

    “什么!”千依岚瞳孔猛地一缩。

    罗峰随即将天水苗寨勾结血冰深渊的事情讲述了出来。

    “血衣护法,也是一位成名多年的魔头了。”千依岚看着罗峰,“竟然又败在你的手中。”千依岚感觉这家伙似乎是个无底洞,自己根本远远没法触碰到他的真实实力。眼眸不由得盯住罗峰,“还有你那两位兄弟,在白云山一战后,同时都消失了,他们的天赋,也非同寻常。”

    “没办法,我的兄弟跟我一样低调。”

    “………”

    千依岚沉默了一阵后,唯有转移话题,皱着眉头开口说道,“先是骷髅深渊大闹白云山,后有血冰深渊插足苗疆之地。看来,七渊邪魔,真的已经在逐步地重新归来,这对武者界来讲,无疑是一个极坏的讯号。”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罗峰微微一笑,“对于这些邪魔歪道,你应该有种见一次就灭一次的豪气才对。”

    “没你那么喜欢吹牛。”

    “我……”

    这一次的谈话注定了不欢而散,罗峰带着几分郁闷的心情来到了紫荆中学,第一节的英语课,英语老师已经换成了原先隔壁班的一名姓蔡的老师,临时担任七班的英语课程。

    最后一排坐着的罗峰,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又冒出了君老师的样子……

    “现在,君老师在神花宫了吧。”罗峰不由得轻呼了一口气,眼眸深邃地望向了窗外。

    “该死的天地道场,到底什么时候开启。”罗峰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正午的阳光照射着大地。

    恶鬼林外不远处,几道身影目光注视着前方。

    “殷护法,三天前,门中弟子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青年面孔,神色阴沉,徐声说道,“这里是当地的村民们人人闻之变色的一个地方,恶鬼林。传闻里面有恶鬼出没,但凡进去的人,都会被迷失本性,葬身其中。但是,三天前,门中弟子,却发现了有九门子弟进入此地。所以,我怀疑,这里是九门之一的一个据点,甚至有可能是……总部。”

    青年人的身旁,是粉红衣殷五娘。

    殷五娘视线冷眯地盯着前方的恶鬼林,“有没有进去试探过?”

    “有,一名门中弟子乔装成为附近的村民,追击猎物无意间进入恶鬼林。发现里面,瘴气重重,寸步难行。而且似乎还有诡异的阵法,让人走着走着就会自己走出了恶鬼林,根本没法进入里面去。如果强行硬闯的话,那瘴气,有毒。”青年人沉声地开口。

    “发现的那一名九门弟子,是哪一门派?”殷五娘缓声问。

    “古医门。”

    三个字落下,殷五娘的眼眸不由得猛然一亮。

    “古医门,在九门之中,实力偏弱,但是,他们对武者界,却是最重要的。”殷五娘眼眸的锐利光芒一闪,“若将古医门覆灭,那么,武者界,将失去了一股极其重要的势力。李刈,我给你三天时间,彻查清楚!”殷五娘眼眸流露出了狞笑之色,“若这个地方,真的是古医门的总部,那么……简直是天助我七渊邪门。”

    “是,殷护法。”李刈躬身点头。

    “小蝶,你留下来,协助李刈。”殷五娘吩咐身后的一名貌美年轻女子,打扮得妖艳无比。

    女子也随之而点头。

    恶鬼林后的古医门。

    没有人知道,三大邪门联合起来,暗中运作,欲要对九门下手。

    而古医门的总部,已经被盯上了。

    然而这一切,似乎都与唐大耳无关。

    他每天还是重复着功课,重复着打,重复着被以招国宾为首的诸多师兄弟的欺负,当然,总在关键的时候,白子鹏师兄及时的出现,替他解围。

    唐大耳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

    在招国宾等人看来,这家伙就是个逆来顺受的窝囊废,每天吃饭睡觉打大耳,似乎成了一个常态了。

    树下,唐大耳在打拳,树上,白子鹏在喝酒。时不时地,白子鹏的眼眸会瞥一眼下方的唐大耳,他的看法跟招国宾完全不同……下面那家伙,不仅仅不是逆来顺受,而且,还腹黑的很。最起码,每天晚上他都会画个圈圈诅咒赵国宾,那恶毒的话语,形象的比喻,生动的对白,白子鹏自认想不出来,也说不出口。

    “如果让他有能够击败招国宾的能力,他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将招国宾揍得满地吃屎。”白子鹏喝了一口酒,整个形意门,他算是最了解唐大耳的人了,“不过,这家伙最近的口头禅就是‘等我峰哥来你就知错’。他峰哥?是什么人?虚张声势吧。”

    古医门总部的大殿,会议桌前。

    这已经是三天之内召开的不下于十次的长老团会议。  8☆8☆$

    每一次,都是姜天涯提出。然而每一次,都是不欢而散。

    “掌门人,如果还是在谈论更换掌门人那件事的话,今天的长老团会议,应该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吧。”一名老者坐下来后说的第一句话,此人是最为反对姜天涯将掌门人之位传给罗峰的,招国宾的爷爷,招万量。

    招万量话语一落,另外一名护法长老已经紧接着开口,“没错,招长老说的对。古医门掌门人之位,岂可落入一个外人的手中?”

    “万万不可。”长老团中,几乎所有的长老都是连连的摇头。

    姜天涯的脸色阴沉无比。

    跟前几次的会议同样,自己还没有开口,招万量等长老已经将自己的所有的话都堵住了。

    他们只有一个目的,绝不容许姜天涯这样‘肆意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