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五百一十七章生或死
    第五百一十七章生或死

    算是一份功劳?

    江中天都不由得愣了下,望着眼前这招国宾。

    不得不说,这需要何等卑劣无耻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够说出这么一句话。将自己出卖师门的行径拿来当作自己活命的筹码,还向邪魔邀功……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招国宾的身上。

    “哈哈……”蓦然间,江中天再度狂笑了起来,“实在有趣,想不到堂堂古医门,竟出如此之辈,不错,本座喜欢。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骷髅深渊的人了,我希望你能够为骷髅深渊,立下更多的功劳。”

    闻言,招国宾急忙磕头,“多谢江护法,多谢江护法。”

    “好贱的一条狗啊。”

    一侧,宿阴老魔阴测测地笑了一声,随即大手一挥,“我们撤。”

    三大邪门杀手,纷纷后撤。

    他们的身后,是越发熊熊燃烧起来的火海。

    尤其是古医门的那一座大殿,更是烈火焚烧,大殿深处的密道中,所有人也都在紧急地转移,朝着密道的另外一处通道口挪移而去,整个过程,都不敢出声,他们都知道,邪魔在搜寻他们的行踪,这处密道,是他们最后的保命之地了。

    “撤吧。”江中天亦是大手一挥。

    招国宾紧随其后,低垂着脑袋。

    “卑鄙小人。”大榕树上方,唐大耳眼眸死死地盯住了招国宾,他目睹了招国宾向江中天邀功的一幕,眼眸喷着怒火。

    三大邪门的杀手们在井然有序地撤退着。

    路经大榕树下。

    招国宾视线的余光不经意地一瞥,望见了榕树下的一个水杯处。

    脑海中下意识地冒出了一道大耳朵的身影。

    “他的水杯怎么会在这里?”招国宾一愣,目光下意识地一扫,四周围并没有看到唐大耳的尸体。“以那个废物的实力,不可能能够逃过这一劫……可这附近竟然没有他的尸体。水杯却在这里……真是奇怪了。”

    “小白脸,咕哝什么呢。”李刈推搡了招国宾一下,招国宾没有站稳,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李刈不由得大笑起来。

    招国宾狼狈站起,不经意间一抬头……

    “嗯?”这一霎,招国宾的瞳孔顿时间猛缩了一下。

    榕树上,似乎有个身影。

    一定是那个大耳朵的废物!

    招国宾眼睛一亮,瞬间闪过了一道狠色,指着上方,振声地开口,“你们看,上面有人!”

    话语一落,不少的视线纷纷抬头瞥去。

    大榕树上,唐大耳瞬间脸色苍白到了极致,险些没有抓稳要摔倒下去。

    在电光石闪间心中痛骂了招国宾无数遍。

    一分钟后。

    扑通!

    唐大耳被一名骷髅杀手抓了下来,仍在了地上。

    痛得龇牙咧嘴,唐大耳惨叫着坐了起来,“你爷爷的,这么大力干嘛?小爷我自己有手有脚,会走路。”

    此时,江中天已经回头,目光紧盯着唐大耳,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半点的内力的存在,不由得眉头一皱,“此子是何人?”

    “回禀江长老。”招国宾立即振声说道,“这个家伙名为唐大耳,是古医门的掌门人姜天涯的关门弟子。说起来,此子的来历有些怪异,明明没有半点习武的天赋,竟然被姜天涯带会古医门,传授武艺。”

    “哦?”江中天打量了一下唐大耳,“你与姜天涯,除了师徒关系外,还有什么关系?”

    “当然还有了。”反正被发现的后果只有一个,那便是死亡。此时,唐大耳脸庞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死亡的恐惧,反倒是大咧咧地说道,“我和师傅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他是大爷爷,我是小爷爷。”

    闻言,江中天脸色一沉,“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们这些邪魔歪道,都是我们的孙子啊。”唐大耳哈哈大笑。

    呼!

    一道拳风扬起。

    凌厉的拳头轰地一下击在了唐大耳的身上。

    唐大耳的身躯蹬蹬蹬地接连后退了一段距离,哇地一口鲜血喷了出去,身躯踉跄,难以站稳。

    “大胆,你这个废物有什么资格侮辱我们骷髅深渊。”招国宾大喝。

    “你特么的给爷爷闭嘴。”唐大耳目光狠瞪着招国宾,嘲讽讥笑了起来,“我们骷髅深渊?招国宾,你倒是代入得挺快啊,这么快就忘记了自己古医门弟子的身份。可是,爷爷没有你那么忘本!”唐大耳眼眸充斥着轻蔑,“有本事杀了我啊,爷爷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唐大耳的眼神冷冷地看着一众多邪魔,反正自己不能匹敌,索性也放开了说,临死前,也图个嘴里的痛快。

    “你……”招国宾咬牙切齿,目光凌厉,“找死!”

    这一霎,招国宾的眼眸杀机大盛。

    “招国宾,正好给你一个表明忠心的机会。”江中天眼神冷漠地一瞥唐大耳,“招国宾虽然是条狗,可他活得很好,你想逞英雄……那么,就去阎王爷那报道吧。”

    “杀了他!”江中天大手一挥。

    招国宾的眼眸抹过狰狞的狠色,一步一步地逼近……

    “大耳朵的废物,去死吧。”招国宾的手中闪过了一把匕首的寒芒。

    咻地一道银光划过,直刺唐大耳的胸口之处。

    夺命一刺。

    “且慢!”

    ………

    ………

    天亮了!

    羊城,一大早,细雨无声地润湿了这一座现代化的大城市。

    寒冬的天气,湿冷无比。

    罗峰晨练后,来到了古医堂,姜天涯父女俩也都准备就绪了。

    一辆车子停在了古医堂的门口。

    小正太的眼中还带着明显的困意,“姐夫,你来开车吧,我还很困啊。” ,

    几人上车后,罗峰才在姜小雪的口中得知,再过两天就是赌王赢正的生日,小正太这是要回去给他祝寿。

    车子开出了羊城,走上高速,朝着珠海的方向疾驰而去。

    车内,一阵的安静。

    姜天涯父女的神色都庄重无比,此行,是为了给罗峰争取最后的一次机会。

    “希望罗峰拿出了完整的华佗九味仙汤后,能够征服长老团超过一半的护法长老。”姜小雪默默地自语了一声。

    从羊城到珠海,两小时左右的路程很快便到了。

    小正太在拱北下车回澳门,而罗峰则与姜天涯父女,直奔恶鬼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