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五百四十七章聒噪
    第五百四十七章聒噪

    罗峰第一时间察觉到欧阳渊语气中的敌意。这倒也理解,在这寒冬的夜里,湖心亭中,孤男寡女,相处交谈,若说两人之间并没什么交情,欧阳渊绝对不信。而且,在大船靠近的时候,罗峰明显避让开来,在欧阳渊眼中,这无疑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欧阳渊。”此时,司徒小妮忍不住开口了,眉头一皱,“欧阳静怡应该跟你说过,我只会在这待三十分钟,现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你到底想做什么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还在这磨磨蹭蹭,本姑娘恕不奉陪。”

    欧阳渊眼眸狠狠地盯了一眼罗峰,仿佛要先将他这副脸庞记住,再慢慢秋后算账。

    片刻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欧阳渊眼眸望向了司徒小妮,眼神中少了几分冰冷,多了几分柔情,“小妮,我们上船,再慢慢谈吧。”

    “不用了。”司徒小妮摇头,“我时间很紧,有什么,在这儿说。”

    欧阳渊眉宇暗暗一皱,心中升起了一阵的不甘。

    哪怕自己费尽心机,司徒小妮,始终对自己没有产生半点情愫。

    今夜是平安夜。

    欧阳渊想挑选在这个日子,正式向司徒小妮表白。

    可他所有的准备,都在船上,司徒小妮此刻竟然不答应上船。

    欧阳渊对司徒小妮非常了解,她不想上去,自己哪怕说再多也是无济于事。

    欧阳渊的脸庞神色变幻不定,许久,再度深呼吸,脸庞挤出了一阵微笑,“没关系,小妮,我想请你看一场烟花表演。”话语一落,欧阳渊直接一摆手。

    轰!轰!轰!

    湖泊四周围,突然间发出了一阵子鸣响声音。

    烟花璀璨,冲上天空,绽放出无以伦比的绝美光华。

    司徒小妮的视线不由得也被吸引了,抬眼望了过去,见此一幕,欧阳渊的神色流露出了一丝窃喜,满心期待地站在一旁,烟花冲起,绽放出一个个特别订制的图案。

    有心形,有爱的印记……

    欧阳渊的意思,显而易见。

    湖泊岸边的诸多青年男女见此一幕,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声的惊叹。

    “难道渊少爷准备在今晚向司徒小妮正式表白?”

    “好美的烟花,如果是向我表白,我肯定答应了。”

    “卧槽,你一个男的说这种话,想不到你竟然是弯的。”

    烟花映照着脸庞。

    欧阳渊上去一步,手中拿出来一个长方形盒子,将其打开,深情款款地望着司徒小妮,“平安夜快乐。”

    盒子上装着的是一条精致美丽的项链,光芒璀璨,看上去便是价值不菲。

    “谢谢。”司徒小妮并没有接过盒子,“烟花很美。”

    意思似乎也很显然了,烟花很漂亮,可并不收你的礼物。

    欧阳渊心中升起了一股‘十动然拒’的悲哀。

    手中拿着盒子,进退两难,尴尬无比。欧阳渊的眼角余光瞥见了站在一侧的罗峰,见其嘴角轻轻一扬,似乎在嘲讽自己,心中不由得勃然大怒,指着罗峰,“你笑什么!”

    尼玛的躺着也中枪。

    罗峰一扭头,懒得理会这家伙,明显是在司徒小妮的身上吃了憋,现在想将怒火发泄在他的身上。看来今晚自己没有当挡箭牌,反而要成出气包了?

    当然,罗峰此番京城之行意在低调,明天的大赛结束后立即返回羊城,并不想生事,所以此时主动避让,扭头侧身,没有去看欧阳渊。

    可欧阳渊似乎并没有放过罗峰的意思。

    在他看来,就是罗峰破坏了自己今晚的计划。

    如果罗峰知道他此刻的想法,恐怕心中立即堪比六月飞霜,比窦娥还冤。

    欧阳渊要借罗峰来下台,握着手中的盒子,大步流星地走到了罗峰的身后,沉声地开口,“你是谁?”

    “欧阳渊。”司徒小妮柳眉一掀,“你不要无理取闹好吧,不关他的事。”

    欧阳渊眼眸的怒火反倒是更盛,近乎喷射出火光地盯着罗峰的背后,咬牙切齿,“难道连自己的名字,也没有胆子说出来?”

    罗峰依然背对着他,没有回应。

    司徒小妮紧紧皱着眉头,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她此时也是进退两难,如果完全视若无睹的话,此时大船上已经有几名欧阳渊的保镖走下来,双方一旦起了冲突,罗峰恐怕要得罪欧阳家。可是,如果自己硬是要维护罗峰,欧阳渊这白痴家伙,一定会更加认定自己跟罗峰有什么关系,到时候,会更加猛烈报复罗峰。

    “无胆匪类!”此时,欧阳渊已经继续开口了,面容流露出冷笑,“如果我是你,自己跳进这湖泊算了。”

    欧阳渊接连的大喝冷骂,似乎永无止境一般。

    “聒噪!”

    罗峰终于回应了。

    两个字在欧阳渊的耳边响起,几乎同时,罗峰转过身,却瞬间出手如电,抓住了欧阳渊。

    还是军中擒拿手!

    司徒小妮瞳孔剧烈一缩,嘴巴顿时张大到极致……

    扑通!

    水花溅起。

    欧阳渊,竟然被罗峰直接扔下了湖。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闪间,司徒小妮就是有心阻止也来不及了。

    “你……”司徒小妮瞠目结舌,“他,他是欧阳家的……”

    “难怪这么聒噪。”罗峰嘀咕了一声。

    这家伙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闯了什么祸啊!

    司徒小妮顿时哭笑不得,旋即也立即提醒道,“罗峰,你还是赶紧连夜离开京城吧,别参加什么比赛了,否则的话,你恐怕很难安全离开京城。”

    罗峰看了一眼司徒小妮,没有多说什么,稍稍一拱手,旋即转身迈步离开,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扑通,扑通!

    从大船上下来的几名保镖也根本来不及去追击罗峰,纷纷跳下了湖泊,冰冷的湖水刺骨,浑身打着哆嗦,几分钟后,才将几乎快要被冻僵了的欧阳渊护送上岸。

    欧阳渊接连地打了几个喷嚏,身躯在哆嗦着,这个平安夜,一点都不平安。

    “哥。”欧阳静怡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神色关切,“你怎么样?你……”欧阳静怡没敢问欧阳渊怎么掉湖里去了。所有人都光注意着烟花,没有看到湖心亭发生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