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五百八十七章天地鼓响
    第五百八十七章天地鼓响

    轰!

    元刓雄的话语一落,突然间感觉到身后的大树轰地剧烈震动了起来,两人背靠着堆满积雪的大树,身子同时摇晃了数下,险些要摔倒在地。

    “怎么回事?”两道身影同时间一跃而起,环视四周,然而,这一震动来得突兀,去得更快,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大树的枝干上还有雪花飘落下来。

    一切归于平静。

    元刓雄师兄弟相视了一眼,眼眸皆都流露出了一阵的释然。

    “看样子,又是有强者突破了。”庞大然感叹一声,“来到驻剑峰也不过短短的三天时间,竟然接二连三的有强者突破,声势不凡,想必个个的实力都达到了极高的层次。”

    “驻剑峰上灵气十足,简直就是修行的洞天福祉。”元刓雄也是感慨,同时也充满了向往,“据说,三教内,这类的修行洞天比比皆是,甚至尤有胜之,若能入三教修行,实力必定是突飞猛进。”

    “不说这个了,明天自然便有结果。”庞大然的眼中流露出一阵好奇之色,“元师兄,你刚刚说什么供女,叫做罗刹?这个供女有什么特殊?”

    “我也是偶然听掌门师傅提及。”元刓雄沉声说道,“这一次雪山派准备的供女之中,一个名为罗刹的,来历有些特殊,甚至,师傅也不知道这个供女的来历,是铁壶老祖亲自带她来的。”

    “铁壶老祖?”庞大然大吃了一惊,“咱们雪山派第一强者,早已经退隐多年的铁壶老祖?”

    “正是。”元刓雄道,“听掌门师傅的语气,铁壶老祖似乎是为了这个供女才重新出山,并且将该供女带到驻剑峰,参加此次的天地道场。”

    “竟有此事。”庞大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具体明天就知道了。”元刓雄的眼眸带着期待,“这一次的天地道场,我雪山派,必定可傲视五派,成为最后的大赢家。不管是我们师兄弟,或者是,那神秘供女。”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提起那已经死绝了的鹿状动物,朝着远处走去……

    两人都不知道,刚刚的那一阵大树震动,不是哪个强者的突破,而是他们的身后那棵大树上,有一个人,听见了一个名字,下意识的反应!

    “有个供女,名为罗刹。”树洞内,罗峰喃喃地开口,心中不由得掀起了波澜,“罗刹,是你?你没死?是你吗?”

    罗峰反复地喃喃自语着,宛如快要着魔了一般。

    断天崖上,他亲眼看见了,玉罗刹,身中数枪,坠入万丈悬崖。

    尽管君老对罗峰说过,在断天崖下,根本没有发现玉罗刹的尸体,可罗峰不信,断天崖,亡命崖,玉罗刹,生还的几率,根本就是微乎其微。

    难道,真的有奇迹吗?

    罗刹。

    这两个字,如巨石重重地敲击着罗峰的灵魂。

    “雪山派。”罗峰抬眼,望着刚刚那两人消失的方向,沉吟了一会,身影轻闪,也朝着那一处方向潜行而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一个名为‘罗刹’的供女,到底是不是自己日日夜夜思念的那一个人……

    “希望是她,是她……”罗峰一路暗随着两人,一边默默地祈祷着,在这之前,他根本不敢去想,不敢去奢望,因为他亲眼看见了玉罗刹的中枪坠崖。

    前方已经是一排的竹屋,元刓雄师兄弟两人推开了其中一个竹屋的大门,推门进入,很快,屋子内便传出了轻微的呼噜声音。

    夜已经深了。

    嗖!

    一道身影从一处竹屋旁一掠而过,凝神屏息,竖耳倾听,却没听见半点声音。

    虽是竹子搭建起来的屋子,可却没有半点的缝隙,有开着窗的竹屋罗峰几乎都查探个遍了,根本没有自己想要看到的身影,当然,还有几个竹屋,大门窗户都紧锁着。

    “罗刹,真的会在里面吗?”罗峰实在按捺不下心中的焦虑情绪,来到了其中一间竹屋前,深吸了一口气,刚伸手想要试探性地推窗,刹那间,竹屋内便传出了一股磅礴如海的气势,宛如无形的一记重拳轰向罗峰。

    气势如山!

    被发现了!

    罗峰心头暗惊,没有犹豫,身子一跃闪晃,转眼间便已经退至远处,很快,潜入了一处密林之中。

    砰。

    这一瞬间,竹屋的大门轰开,一名白发老者一跃冲出,目光如电,四处环视,“逃得还真快,是什么人?”

    该老者,正是元刓雄口中所说的铁壶老祖。

    雪山派第一强者。

    如果罗峰的手中有,他一定会知道,铁壶老祖,是圣榜之中,除三教外,五派中的最强者,在圣榜排名第二十五!这是五派中圣榜排位最高一人,这也说明了三教的恐怖。

    铁壶老祖眉头紧皱着,“怎么会有人夜探我雪山派营地?难道,是消息走漏了?”铁壶老祖的神色凝重几分,目光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正在自己旁边不到十米外的一处竹屋,“不可能,她的身份,哪怕是雪山派中,也只有我一人知晓。”

    “明天就是天地道场正式开启的日子。”铁壶老祖身子一跃,赫然是上至竹屋的顶端,居高临下,盘膝而坐。

    “这老东西。”远处的密林中,罗峰心中不由得暗骂了起来。

    他并没有走远,打算等铁壶老祖回去之后,继续夜探此地,现在看来,铁壶老祖,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了。

    罗峰并没有因此而离开,他也待在了林子内,随时准备着伺机而动。

    一夜悄然过去。

    翌日清晨,一缕阳光穿破上方的薄雾,直破驻剑峰。

    驻剑峰上难得一见的烈阳。

    咚!咚!咚! ,o

    一阵冗长而浑圆低沉的钟鼓声音敲响起来。

    密林内,罗峰的身子一振,猛地抬起眼望去,远处,竹屋顶上,白发老者身子已经站了起来,黑袍吹风,猎猎而响,冷厉的气息遍布浑身。

    “终于要来了。”

    罗峰与铁壶老祖的心中,几乎同时冒出了这几个字。

    天地道场上的天地鼓敲响。

    天地鼓响,苍天有诏,万物响应。

    整个驻剑峰仿佛一下子都动了起来,一道道身影推开了竹屋的门,仰头望向了驻剑峰之巅,天地道场的方向,充满着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