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615章生门,死门
    第五百七十五章生门,死门

    “哈哈!不自量力,不自量力。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魁梧的身躯傲然立于英雄台上,满头的血红色长发在大风中狂飘,散发出浓烈无比的煞气,盯着明月倒地的方向,扬声地大笑,眼眸充斥着轻蔑,戏谑,嘲讽,“五派九门,皆都是蝼蚁。”

    嗖!嗖!嗖!

    这时候,四面八方,又是一波密集的攻势联合而来。

    赤闫魔王甚至没有正眼看一下,立即施展出寒冰魔功,掌风扫出,如夹带着冰寒之威,呼地瞬间,砰一声击中一人,那人立即经脉尽断,脸上浮起了冰块直接裂开,轰隆倒在了地上。

    砰!砰!砰!

    一道道身影横飞击出了英雄台。

    所谓的人海战术,根本没有用。

    赤闫魔王,睥睨群雄。

    “哈哈!”

    整个华山之巅,几乎成为了赤闫魔王的屠戮场,很快,十几名武者已经丧命于赤闫魔王的手中。

    轰。

    随着又一波的攻势被赤闫魔王轻而易举地化解,此时此刻,整个华山之巅,再没有一个武者敢踏上英雄台。

    “识时务者为俊杰。136zw>最新最快更新”

    赤闫魔王负手而立,眼眸环视四周,顿时扬声大笑起来,“现在,我给你们两条路。”

    “一,生路,二,死路。”

    声音一字一字地穿透了众人的耳膜。

    “愿意归顺我残墨组织的,站在左边,仍然选择冥顽不灵的,那便在右边。”赤闫魔王的声音蕴含着浓烈的森冷之意,“左,为生门,右,为死门。”

    生门,死门,全在一念之间。

    这一霎,整个华山仿佛都已经寂静了下来。

    死,有多少人能够坦然地面对?

    可归顺邪门,对于许多心有傲骨的武者来讲,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士可杀,不可辱。

    赤闫魔王此举,很显然便是在羞辱武者界,羞辱五派九门。

    “五派九门的弟子们,我们不惧生死,绝不与邪魔妥协。”明月手中握剑,脸色苍白无比,刚刚接连地遭受到了赤闫魔王的攻击,明月早已经身负重伤,如今甚至连一战之力都难以提起,可是,她却是第一个站出来,走到右边的人。

    她选择死门。

    真正的武者,无所畏惧。

    “明月姑娘巾帼不让须眉,我逍遥派又岂能落于人后。”傅惊珩此时同样已经负伤了,大笑三声,率领着逍遥派弟子,同样走到了右边。

    紧接着,让不少人都惊诧的是,人群中,一袭淡蓝色的身影也迈步走出来,径直地来到了右侧。

    轻纱蒙面,可看其身影,也能够想象得到,必定是一位绝色女子。

    竟然也如此坚定地作出了抉择。

    能够如同他们那般坦然面对生死的人并不多。

    死门,他们踏了过来,生门,同样也有武者选择。

    “我不想死。”一名形意门的长老神色惊惶,不停地喃喃开口,很快便退到了左侧,“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废物。”赤闫魔王眯眼望着,神色流露出不屑,嘲讽,“这种废物,本座连杀都懒得去动手。”

    “我古医门,不怕再灭一回。”姜苍海在刚刚的战斗中同样已经负伤,此刻在姜天涯的搀扶下,艰难地率领着诸多古医门弟子,走到了一侧。

    很快,在华山之上,选择生死两条路的武者,竟然各占一半。

    “哈哈……”赤闫魔王肆意张狂地笑了起来,目光充斥着嘲讽地望着明月等众人,“看到没有,这便是五派九门,这便是武者,这便是人性。所谓的五派九门,又有多么的高尚?还不是一群贪生怕死之辈,哈哈,哈哈哈……”

    左侧的武者们一个个都神色羞愧地低下了头颅,可此时的双腿却仿佛生根了一般,他们既然选择了生门,如今就算受到再多的羞辱,也只能是接受了。

    “与其跪着活,不如站着死。”明月手中的利剑一抖,“我神花宫,绝无贪生怕死之辈。”

    “诸位,是我古医门,连累了你们。”此时,姜苍海长长的一叹,他的眼中,更多的是恨。

    华山英雄会,本是为了聚集群雄,组成灭魔联盟,讨伐三大邪门。当看到五派九门诸多强者都前来的时候,姜苍海一度心中充满着期待,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华山英雄会,竟然会有残墨组织插手,并且,派出了圣榜前五十这等恐怖的存在。

    联盟没有结成,便已经遭到了邪门的冲击。

    华山英雄会,没有开始,便要结束。

    “大长老,招长老不见了。”这时候,突然间有一名古医门的弟子开口。

    姜苍海投眼望了过去,神色阴沉着,“是邪门中人,将他带到一侧。”

    “我不怕死,可是,在死之前,我不能手刃招国宾,我死不瞑目。”姜天涯的眼眸闪动着不甘之色,紧紧地握着拳头。

    “你们,都交代完遗言了吧。”

    这时候,赤闫魔王再次开口了,眯眼望着右侧众多武者,“本座也算是仁至义尽了,给了你们几分钟喘息的机会,再看一眼这片天地,很快,到了修罗地狱,就没有这等美好风光了。”

    “或者,本座可以再给你们一个机会。”赤闫魔王眼眸流露着戏谑,“现在你们这群人中,谁站出来,向本座磕头,本座,或许能够饶恕他一命。”

    “你做梦。”一道声音响起。

    赤闫魔王盯了过去。落在了那一道淡蓝衣身影的身上,目光如炬,仿佛要将那面纱看透,半响,眯眼笑起来,“小姑娘,带着面纱不敢见人?既然那明月不识抬举,不如,你随我走,保证你这一生,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要杀便杀,何须废话。”千依踏前一步,眼眸清澈而坚定,“我千依岚如果后退一步,便枉为人。”

    “说得好!”明月也迈步走上去,与千依岚并肩站立,“妹妹,虽然我们素未谋面,可今日,你我生死与共。”

    “不识抬举的婆娘。”赤闫魔王眼眸的杀机一闪,瞬息间,大手一挥,“给我在她们的脸上划几道疤痕,本座倒要看看,她们还能不能这么镇定自若。”

    嗖!嗖!

    话语一落,赤闫魔王身旁两名亲卫暴掠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