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625章赢家危机
    就是这张脸庞,就是他。

    千依岚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前方的罗峰,如石化住一般。在她最想不到的时候,在她以为罗峰不会回来的时候,罗峰,却回来了。他还是他,看起来一点也没变。

    事实上,罗峰也不过是离开了几个月的时间,可千依岚总感觉这段时间,无比的漫长。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管你爷爷的闲事?”那手握着弹簧刀的青年凶神恶煞地盯着罗峰。

    罗峰仿佛直接将该红发青年当成了空气,双眸明亮,朝着千依岚一笑,眨眼说道,“傲娇女侠,你该不是把我忘了吧。”

    话语一落,这一袭淡蓝衣身影朝着罗峰冲了过去,清淡的幽香扑鼻而来,秀发缠绕,那倩影已经投入怀抱之中。

    这一刻,千依岚实在无法遏抑住自己心中的情绪,如同火山喷发,一发不可收拾,直接投身入罗峰的怀抱了,唯有这样,千依岚心中才有一种真实的感觉,这是真的,罗峰,书呆子,真的回来了。

    千依岚的反应也是让罗峰同学一下子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有呆呆地站着。

    见此一幕,身前的两名红发青年眼眸的妒火上涌。

    今晚喝多了几口酒,准备来紫荆附近把个学生妹,恰巧碰到这么一个绝色女子穿过这条小巷,两人都以为是要天降艳福了,想不到,竟然半路杀出个小白脸,而且,还让这女神投怀送抱。网136zw>

    “嘿,看来不给你放放血,还真的不知道什么叫社会。”那手握弹簧小刀的红发青年脸色冷狞地走了上去,另外一名青年则轻车熟路地绕到了另外一侧,防止罗峰的逃跑。

    这一下,罗峰同学可是插翅难飞了。

    千依岚此时已经重新站起来,神识恢复了几分,面色微红,她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这以后肯定要被书呆子拿这件事来笑话了。

    “滚开。”

    青年握刀直捅过来,千依岚正愁着不知道要怎么化解眼下略微有些尴尬的局面,当即是一出脚,直接踢中了青年的手腕,惨叫一声后,弹簧小刀朝天一抛。

    砰。

    千依岚顺势一脚将青年踹飞了几米远,倒在地上的时候,痛苦地哀嚎蜷缩起来。

    发飙的女人是很可怕的。

    这红发青年真正的领教到了,此刻痛得龇牙咧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罗峰接住了那把弹簧刀,转身朝着另外一名红发青年走了过去,一边往前走,手中的弹簧小刀仿佛附着着魔性一般飞快地转动着,令人看着眼花缭乱,罗峰手上仿佛都布满了刀芒。

    红发青年看得瞠目欲裂,目露惊恐,连连地后退着,他已经被吓得酒已经醒了。

    “别,别过来。”红发青年声音颤抖。

    咻。

    刀光一闪。

    红发青年被吓得发出了一声惊喊,扑通地瘫软坐在了地上。

    铿的一声,刀尖赫然直插下落,不偏不倚,直接在红发青年的双腿间。

    “尼玛,太小了,没中目标。”罗峰忍不住摇摇头。

    然而此时,红发青年已经是惊恐高呼了一声,浑身都在颤抖,双腿间流出了一滩水迹。

    已经被吓尿了。

    “还不滚?”罗峰目光如刀,一扫过去。

    两名红发青年连滚带爬地狼狈遁走,尤其是那被吓尿了的青年,今天这事,恐怕将成为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巷子内,罗峰回过头,目光与千依岚触碰。

    对视了一眼,罗峰脸庞流露出淡笑,“你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吃饭。”

    千依岚轻轻点头。

    罗峰吃饭的地点,自然是老地方。

    当他走进五星级大酒店的时候,酒店的服务员立即流露出惊异的神情。

    他们都认得罗峰。

    紫荆中学的学霸,在五星级大酒店也是一‘霸’,专吃霸王餐的那种。

    整个学期都不见罗峰的出现,听说他早已经辍学离开了羊城,怎么在这时候出现了?而且还与紫荆第一校花千依岚走在一起。

    当罗峰与千依岚走进包厢的时候,立即有服务员第一时间冲向了二楼的办公室。

    约莫一分钟。

    罗峰觉得才刚刚坐下来,包厢的大门就被轰的一声直接推开了。

    “姐夫啊!你可终于回来了,我想你想得好苦啊。”一道哭丧着脸的声音凄惨无比地响起来,小正太赢了飞扑了过去,那心酸的滋味,宛如个怨妇般。

    嗖。

    罗峰急忙闪开了,眼神警惕地看着小正太,“你又想我帮你什么忙?”

    “卧槽,姐夫简直就是明察秋毫,未卜先知,厉害,真厉害。”小正太拍着马屁,顺势在一旁坐了下来,沉吟了会,长叹一声,“不瞒你说,是我家遇到大麻烦了。”

    “大麻烦?”罗峰眉头轻皱。

    “没错,你也知道,我家老头子是澳门赌王,在澳门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在武力上,更多是古医门在震慑着澳门的诸多三教九流之辈,当古医门一夜覆灭后,很多势力都蠢蠢欲动,试图分割我们家的赌场,地盘,这段日子以来,没有一天是平静的。”赢了神色苦涩,“我大哥也在一次回家的路上,遭到了伏击,身负重伤,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家里,只有我那老头子一个人主持大局,支撑着局势。”

    “你不回去帮忙?”罗峰问。

    “我怎么不想回去?”小正太激动地说道,“那老头子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逼得我离开,如果我不走的话,他说要砍掉我脑袋,然后再自杀!”

    小正太的眼眶都隐隐通红起来。

    可以想象得到,澳门那边的局势,赢家,恐怕是岌岌可危了。

    否则的话,赢正不会这么逼走自己的儿子。

    他的大儿子已经躺在医院生死未卜,他不想再失去第二个儿子。

    “高考结束后,我陪你走一趟。”罗峰没有犹豫,拍拍赢了的肩膀。

    “真的?”赢了猛站了起来,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罗峰微笑,“我罗峰的兄弟,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欺负。”

    赢了激动得嘴唇都在发颤,张开了嘴巴,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紧紧地握着拳头。

    这些日子以来,是小正太这辈子过得最煎熬的时候。